刚刚更新: 〔稻香王小根〕〔我拿时光换你一世〕〔冥娇〕〔都市之最强仙尊〕〔福星高兆〕〔仕如破局〕〔至强战皇〕〔孤怎么又绿了〕〔豪门少奶奶:谢少〕〔神祇〕〔天价老婆买一送一〕〔冠盖如顾〕〔大明女皇〕〔小城女律师〕〔重生之天命太子妃〕〔重生顾少娇宠小刺〕〔瑶光女仙〕〔基因超维〕〔大仙厨〕〔暗黑世界风云录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行道有术 第28章 被救
    也许会被活埋吧,毕竟自己为了省事将从陷井中挖出的土石直接堆在了陷井两边,这么一个狂野践踏下来,土石堆不松动滑落才怪。

    自己这算是自作自受吗?

    自己挖的陷井却将要成为自己的葬身之地,纪有材心下自嘲。

    很奇怪,在这生死存亡关头,他却想起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是临死前的走马灯吗?

    就是不知道自己死后还能不能如游戏中一般复活,如果能的话就好了,虽然死亡惩罚会很严重,但重来一次的话自己一定……

    “咚”

    巨物落地般的声音响起,却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震动感!

    猪猡兽的践踏技能施展失败了吗?!????纪有材猛然睁开双眼,却只觉眼前一黑,被一股滚烫中夹杂着腥臭的液体浇了个满头满脸!

    纪有材心中一惊,这种味道,这种热度,这种轻微的刺痛感……这是二阶猪猡兽的血液!

    二阶猪猡兽不但实力比一阶猪猡兽高,就连血液的活性、温度也要高不少,虽然没有毒性,一阶人类接触到的话还是会产生一定的不适——哪怕是改善身体的良性反应!

    是的,二阶猪猡兽的血液对于一阶的人类来说堪比一些极品的炼体草药,用来沐浴的话比起药浴效果更强!

    但纪有材现在没空关注这些,他想到的是这些血液的出处!

    这么新鲜的血液不可能来自别处,肯定是陷井上面的二阶猪猡兽的!

    这种出血量和刚才巨物落地的声音,是有人把二阶猪猡兽的头直接砍下来了吗?!

    是谁有这种实力?!

    难道是自己的导师——剑士公会会长?不可能!他要驻守剑士公会不能擅离职守,哪怕自己再天才,也不可能让他暗中跟踪保护!

    别的还能有谁?张干或者他的导师?不可能!张干导师也不过才一阶巅峰,更何况又不是战斗职业,想一击必杀二阶猪猡兽,那是痴人说梦!

    除了他们,自己认识的人中……

    难道是路过的好心的冒险队伍?可是这种实力,小镇上哪个队伍能达到?

    纪有材擦着脸上、眼上的血液,心中忽然想起了一个邀请过自己加入的人的队伍——勇者小队!

    他们是自己唯一看不透实力甚至被系统提示不能用被动特效“信息采集”进行观察的人!

    “哈哈!拯救世界的勇者来了!区区一只没有超凡的猪猡兽,想要伤害我人族同胞,真是活的不耐烦了!”熟悉的中二话语,纪有材却有了一丝感动,是劫后余生产生的吊桥效应吗?

    “喂,这位兄弟,你没事吧?”勇者武傲天对着纪有材问道:“咦?你是……纪哥儿!”

    虽然纪有材浑身是血狼狈不堪,但是武傲天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来。

    “刘叔刘叔,你们快来!是那个你一直念叨的会采集术的纪哥儿!他好像受伤了,浑身都是血!”

    “一直念叨的人是你吧!”刘叔一翻白眼纠正道。

    “你还好吧?”

    “你们如果没有来就不好了。”纪有材彻底放松下来,无力地坐在陷井底部,靠着墙壁开玩笑般说道:“至于现在,能够捡回一条命,只能说已经是好到不能再好了!”

    虽然是为了放松气氛才说的话,可声音一出口,纪有材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十分沙哑,喉咙仿佛有什么东西堵着一般干涩,眼眶更是有种酸酸的感觉。

    活着,真好!

    ……

    看出了纪有材只是脱力,并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身上的血液也大部分都是被直接斩首的二阶猪猡兽的后,勇者小队的队长兼职“独臂贤者”的刘川枫指使着勇者将纪有材从陷井中救了出来。

    “叙旧的话等下再说,先来帮纪先生清理一下吧!”刘川枫拦住了想要发动中二病语言攻势的武傲天,法杖对准纪有材一指:“水,洁净!”

    随着他的话语,一丝水流凭空在纪有材身周浮现,仿佛微风拂面,环绕着他转了两圈,纪有材身上的血渍被冲刷干净,皮甲衣物也仿佛新洗过一般,却没有留下任何水渍,干爽如常,让纪有材都怀疑刚才的血人是不是只是自己的幻觉!

    好实用的戏法!

    是的,这是一个戏法,虽然小镇只有一个仙术师公会而没有魔法师公会,但这并不妨碍纪有材知道这个虽然不是攻击型却让许多冒险者们都渴望拥有的技能,它等级不高,却可以凭空造水,既可以饮用,也可以用来清洁衣甲和身体,是居家旅行必备技能——只要你愿意花钱去学并且能够悟性达标可以领悟的话!

    不过,与一般的一阶法系职业者需要念叨一段冗长的咒语还不能自如地控制的“洁净术”相比,刘川枫这一手明显高明了太多!不但咒语被省略大半,掌控力更是妙到毫颠,让纪有材几乎感觉不到是水从自己身上冲刷而过!

    不过,勇者小队中有可以一击将二阶猪猡兽斩首的强者存在,刘川枫作为队长,更是能被“勇者”称为“贤者”,有这种实力也不奇怪!

    简单聊了两句,说了一下自己最近的情况,也简略地说了一下自己遇难的经过,纪有材无视了“勇者”对自己竖起大拇指表达对自己的勇气的敬佩,询问了一下勇者小队的情况。

    勇者小队并没什么确切目的,还是他们几个人,在带着林花语时不时进入野猪林采集草药的同时也接取或者发布一些随行任务,今天也是,不过武傲天听到这边动静有点大,当看到了二阶猪猡兽正袭向一道有些熟悉的身影时,自认勇者的他无法坐视人类被蛮兽所害,哪怕他当时并没有看清被二阶猪猡兽袭击而掉入陷井的人是纪有材,他还是毅然出手干掉了二阶猪猡兽!

    武傲天,确实有作为勇者的实力和资本!

    没有询问勇者小队为什么会对林花语这个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的普通采药女这么上心,他知道对方这么做肯定有自己的原因,但自己并没有和对方有那么深的交情,何况自己现在又欠上了一个救命之恩,知道那么多也没什么用。

    所以纪有材转而询问两只猪猡兽的处理方法,按他打算,原本是想要将陷井中的一阶猪猡兽作为酬劳来答谢救命之恩的,虽然与自己的性命相比,区区一头一阶猪猡兽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可他也没有别的东西可以作为报答了。

    “纪兄弟不必客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就是我们冒险者的本分,何况谁人没有个三灾五难的,说不定将来某一天我还要你来相救呢,所以,不必放在心上。”听了纪有材的打算,刘川枫笑着婉拒。

    “是啊,纪哥儿,你就别客气了,身为勇者,怎么能够挟恩图报要你的猎物呢!”武傲天拍着自己的胸脯,一副“我不能做让勇者这个称号蒙羞的事”的样子。

    “没错。”冷面弓箭手张扬看着纪有材,平淡地吐出了两个字对武傲天的话表示赞同。

    陆仁佳和林花语并没有吱声,但也点头表示同意。

    纪有材忽然一笑:“是我矫情了!别的不多说,将来但有吩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说这句话的时候,纪有材语句铿锵,诚挚有力。

    但他心中也是一叹,人情债最难还,何况是救命之恩,也许他们是真的好心不想要自己的猎物,可这样一来自己与他们的关系也再难断清,只能留待将来另找机会再来了解了!

    如果他们收下自己狩猎的猪猡兽,也可以说是他们同意了以此结清恩情,可以他们的实力,也看不上一阶的猪猡兽,他们的尊严恐怕也不会允许自己夺取曾经认识的人的猎物,哪怕对对方有救命之恩也一样!

    “那就加入我们勇……”武傲天貌似还想邀请纪有材却被刘川枫一句严厉的呵斥打断。

    “闭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她的乖软撩起波澜〕〔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回流大时代〕〔大唐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