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豪至尊系统〕〔隐婚爱妻:厉害了〕〔正义的拳头〕〔程双陈对:小花啃〕〔抗战之悍匪横行〕〔守护-诸天〕〔草根荣耀〕〔大明星的贴身保镖〕〔飞剑问道〕〔我的绝色总裁未婚〕〔重生之嫡女归来〕〔末世女王的饥荒年〕〔一念而深:帝少宠〕〔乱世我为侠〕〔至高奇迹〕〔在霍格沃茨淡定地〕〔重生之杀手至尊〕〔全职高手之叶落双〕〔重生八零:弃妇带〕〔风流苗医混都市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行道有术 第62章 解释
    凤彤彤看完血气丹后仿佛就失去了对它的兴趣,反而饶有兴致地打量起了纪有材,加上脸上羞红未退,甚至还带起了神秘的微笑,看上去就仿佛陷入了思春期的少女。

    看到这一幕的陆才归突然感觉自己心中仿佛吃了苍蝇一般恶心,冷哼一声:“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不过是一枚三阶极品血气丹就让你们激动成了这样,如果见到了真正的灵丹你们还不得兴奋地昏过去!狂狮,把你的血气丹收起来,事后如何处理是你们自己的事,现在,别忘了你们来这里最初的目的!”

    虽然很想反驳一句“这还不是你的锅?”,但也没人真的这么不识趣,老实地各自回座,狂狮拍了拍纪有材的肩膀,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他安心,也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纪有材,今天找你来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向你了解一下情况,顺道验证某件事情。”也许是怕陆才归说话不够客气,激起纪有材的反抗心理,所以镇长直接开口解释道。

    “你知道前一段时间镇上闹得沸沸扬扬的伐木场树木枯死事件吧?”

    “知道。”纪有材点了点头。

    “那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线索吗?”

    “没有。”

    “很多人都见到伐木场树木离奇枯死事件发生那段时间你频繁出入于那里,据我所知,你一开始是为了帮助木匠工会一个学徒完成任务,后来则是为了采集树木木芯售卖给木匠工会的执事张志远,对吧。”

    “镇长大人明察秋毫,事实确实如此。”纪有材施了一礼,对于镇长查到这个他毫不意外。

    “但是,据我所知,采集树木木芯那段时间你并没有去技能认证所进行认证,也就是说你当时还没有觉醒自己的天赋技能对吧?”

    “不是,我的天赋是在帮助张干······也就是那个木匠学徒做任务的时候觉醒的!觉醒后我才采集树木木芯练手的。”虽然不知道镇长为什么这么问,但纪有材早就准备好了应对的腹稿,应对起来十分自如。

    “被你采集了木芯的树木同样枯死了,而且死亡状况和那些离奇枯死的树木十分相像,这你又作何解释?”镇长继续追问。

    “大人您也说了只是相像而已,树木失去木芯本就难以存活,但它枯萎死亡后至少还可以作为木柴,和那些离奇枯死直接化为飞灰的树木是不同的,二者不能混为一谈。”纪有材侃侃而谈,不见丝毫心虚之色。

    “你还说你对这件事没有线索,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离奇枯死的树木最后是直接化为飞灰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响起,不是少城主陆才归,而是同样站在角落里的钱多多,他看向纪有材的目光充满恨意,此时却夹杂了一丝快意。

    纪有材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针对自己,还带着这么明显的仇视意味,不过他还是做出了回答:“我也接取过相关的调查任务,肯定要仔细调查一番啊,虽然没有完成,但知道这点很奇怪吗?我就是因为怕有人把我采集木芯后枯死的树木和事件死亡的树木混为一谈,才在那以后再也没去采集木芯的。”

    “不可能!你明明是利用献祭树木来获得力量,才觉醒了自己的天赋技能!为了掩盖这一事实,你才不敢再去伐木场的吧!”钱多多的辩词有些歇斯底里,仿佛他说的才是对的一样。

    “你脑子有病吧?!”纪有材眉头一皱:“这么荒谬的事情都想的出来,看来你为了往我身上泼脏水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不过,我好像没有得罪过你吧?学员资格战上你想废了我的手时我没跟你计较,毕竟你还年轻,为了获胜手段过激可以理解。后来你主动找我求和,我也答应了,虽然我知道你只是想从我这里得到极品血气丹而已,但你是为了变强,我也可以理解。可我就不明白了,你到底哪点对我不满,要这么污蔑我?”

    虽然纪有材只有十六岁,看上去比钱多多还要小的样子,但是他身上那种稳重沉静的气质却往往让人忽略了他稚嫩的面庞,将他当做真正的成年人对待,所以没人对纪有材口中那句“看你年轻”感到违和。

    “别和我提一阶极品血气丹!”钱多多听到纪有材的话眼都红了:“你少在这儿假仁假义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因为我抢夺你的学院名额,你一直都是怀恨在心,为了报复我,你故意答应我给我预留一颗极品血气丹,却在事后拿假的血气丹骗我,不但让我突破失败,还顺利地从我这里拿到了钱,让我赔了夫人又折兵,你以为这些我看不出来?我呸!”

    话一出口,所有人看向钱多多的眼神顿时有些不对了,因为这其中挟私报复的意味实在是太过于浓重了,以至于众人此时都有些偏向于认同纪有材解释了。

    “多多,你给我住口!”游商工会会长钱进——也就是钱多多的父亲气得一声怒喝,恨不得照儿子脸上扇两巴掌,但此时不是时候,他堆起笑容,向众人作揖:“犬子教导无方,让诸位大人见笑了,我这就把他带回去严加管教,失礼了。”

    说完,转头对着表情委屈的钱多多厉声道:“你个逆子,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怎么有你插嘴的余地,还不赶紧向诸位大人请罪,然后随我回去闭门思过!”

    “哎,钱老哥不必如此,贤侄只是一时冲动,才有点口无遮拦,在场的大多都是他的长辈,不会在意这些的,所以你也不必放在心上。”出来当和事佬的是药剂师公会的副会长王霸,他比钱进年龄要小上几岁,加上曾经向钱进取经来经营药剂师公会,所以他称钱进一声老哥也不为过。

    事已至此,所谓的纪有材利用献祭树木获得力量来觉醒天赋的猜测自然成了一纸空谈,所有人都相信它只是钱多多用来攻击纪有材的手段。

    没人会想到,钱多多说的其实与事实也相差无几了,那些离奇枯死化为飞灰的树木某种意义上确实可以说是被献祭了,而且也真的是被纪有材用来提高自己的天赋“采集术”了!

    但是经此一事,这个秘密将再也不可能暴露,只会慢慢烂在纪有材的肚子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龙非〕〔都市天师系统〕〔再婚甜妻:总裁太〕〔云朵有点甜〕〔半圣领主〕〔夜落京华〕〔甜妻100分:陆少,〕〔绝天灵神〕〔LOL之救世上单〕〔逍遥天鹏〕〔变身冥系魔法少女〕〔将军在上,无心何〕〔一念而深:帝少宠〕〔超级强化大师〕〔末世之初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