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幽冥棺〕〔萌宠甜心:总统少〕〔快穿通缉令:黑化〕〔甜妻撩入怀,神秘〕〔天降淘妃:战神王〕〔三国大土匪〕〔都市兵王〕〔欢乐农女:将军无〕〔鬼王独宠俏医妃〕〔万千宠爱耀星辰〕〔联盟之魔王系统〕〔骑马与萝莉〕〔这个游戏不简单〕〔国民女神:史上第〕〔军帝隐婚:重生全〕〔侯府商女〕〔宠物天王〕〔王牌军婚:靳少请〕〔报告首长,我重生〕〔首席独宠:军少的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行道有术 第六十六章真元灵剑
    ”却说陆才归被纪有材用惊神铜锣破了魔法,被反噬吐血之后。

    由于体内魔力尚未平息,一时也无法在施展魔法,只能再次以精神力启动了手上的附魔指环!

    附魔的道具并不需要魔力激活,只要用精神力——也就是神魂之力就可以触发。

    一时间,水桶粗的冰锥、三米长的风刃、手臂粗的荆棘藤蔓纷至沓来,甚至还有阴险的地刺从地底钻出,差点让手忙脚乱的纪有材晚节不保!

    当这一波攻势过去之后,陆才归虽然平复了魔力,却也消耗了所有的附魔指环。

    虽然有指环是可以多次使用的,不过其中蕴含的能量耗尽以后还是需要时间充能的。

    也就是说,这些指环在这次决斗中已经派不上用场了!

    “很好,能够把我逼迫到这个份上,你也足以自豪了!不过,接下来的决斗我不会再留手了!”陆才归阴沉着脸,恨声说道。

    纪有材不屑地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需要你留手了?别自作多情了!想认输的话就趁现在,等我把你揍得哭爹喊娘的时候,再认输就晚了!”

    说实话,在知道陆才归派胡不言暗杀自己的时候,纪有材就对他的观感降低到了极限,如果陆才归不是有着少城主这一层身份,纪有材连当场杀了他的心都有!

    ——对于想要取自己性命的人,纪有材还没有圣母到会随便原谅的地步!

    不过,这里毕竟是凤翔学院,有裁判老师照看,他并没有对陆才归一击必杀的把握,何况即使他杀了陆才归,他恐怕也离不开落凤城就会被城主抓起来吧!

    “你也就趁现在逞逞口舌之快吧!”陆才归意有所指地说了一句。

    看到纪有材再次扑近,不慌不忙地一顿法杖,反而闭上了眼睛,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可是,他的嘴中却不住地喃喃着咒语,根本没有一点放弃的样子!

    看到他如此淡定的样子,纪有材不免有些疑神疑鬼起来。

    陆才归现在的模样明显是全部心神都沉浸在了吟唱咒语施放魔法之中,为的就是避免纪有材故技重施打断他!

    按理说,纪有材应该趁这个机会上前攻击,直接打败他。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纪有材心中却隐隐有些不安,直觉告诉他,不能在这时进行攻击!

    可是眼见得这么好的机会,白白放过岂不可惜?

    纪有材略一思量,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了一把长剑,一甩手向着陆才归投掷而去!

    眼见得长剑即将接触到陆才归的身体,却发生了让纪有材目瞪口呆的一幕!

    整支长剑仿佛没入水面一样瞬间消失,结果在完全消失的瞬间又好像从水面钻出一样出现!不同的是,再次出现的长剑剑尖指向的不再是陆才归,而是纪有材!

    纪有材看着向自己飞回来的长剑,虽然心中十分震惊,却还是麻利地一个侧身闪过了长剑,并闪电般出手抓住了剑柄,回收了长剑。

    在长剑入手的刹那,纪有材感觉长剑身上的力道和自己将它投掷出去时的力道几乎没什么区别!

    这意味着着什么?

    攻击反弹?还是攻击转移?

    “这是?”有老师也看到了这一幕,心中同样有些不解。

    “陆家这小子果然带着水镜项链!”裁判长一副早有预料的样子。

    “是灵剑客陆晨的成名防护装备,水镜项链?”一个年岁较大,同样有些了解的裁判老师震惊地说道。

    “没错,就是那个拥有镜花水月技能的水镜项链!每天可以防御并反射一次不超过五阶的任意攻击的逆天装备!并且,三阶以下攻击在镜花水月技能持续时间内几乎可以无限被反射回去!”裁判长侯塞雷有些眼热地说道。

    “看来,纪有材这次不得不吃下他的魔法了!”一名裁判老师断言道。

    “这倒未必!镜花水月也不是无解的技能……我去!这也可以!”裁判长看着纪有材的动作,顿时有些风中凌乱了!

    只见纪有材收起手中长剑,反而从怀中摸出了一件薄薄的浅黑色披风!

    不过,纪有材取出披风却不是给自己穿的,而是走上前去,轻轻地将披风套在了陆才归的脑袋上!

    “禁魔披风本来是为了防御法师的魔法的!没想到竟然被他当做了破除镜花水月魔法的道具!这玩意儿对别人还好说,可一旦给法师装备上去,就好像釜底抽薪,直接断了法师和虚空中元素的联系!这下和刚才的惊神铜锣一样狠!”裁判长赞叹道。

    果然,他话音未落,陆才归就一口鲜血直接喷出,委顿于地。

    “你好卑鄙!”陆才归一把拽下头上的披风,狠狠地丢向一边,语气中满是不甘的味道。

    “彼此彼此!”纪有材再度用长剑指着陆才归:“怎么样?这局是你输了吧!投降吧!”

    “你觉得自己赢定了是吗?”陆才归冷笑着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无视纪有材的长剑,缓缓站起了身。

    不但如此,他甚至上前走了两步,直到纪有材的剑尖死死顶着他的胸口,甚至划破了他的法袍,他才停了下来!

    “死心吧!你是不可能胜利的!从一开始,这场决斗的胜利就已经注定了是我的囊中之物了!哈哈哈……”

    陆才归神经质一般地大笑起来,一股凌厉无匹的剑气突兀地从他身上爆发,迫开纪有材的同时,一柄略显虚幻的短剑缓缓从陆才归手中冒出,并且迅速由虚转实,化为真实!

    这柄剑长相并不算好看,比起纪有材手中长剑的卖相都不如,不到半个巴掌宽,长度更是不到两尺,说是长剑,它有些短,说是匕首,它却又太长,显得有些古怪。

    然而就是这样一柄剑上,却有丝丝剑气游鱼一般流动缠绕,虽无强光,却依旧让看到它的人眼睛刺痛!

    “这是——真元灵剑?!陆晨那老小子发了什么风?居然舍得把这么贵重的东西交给自己的孙子使用!他也不怕出什么意外!”裁判长看着这一幕,忽然皱起了眉头。

    深知这柄剑的来头和威力的他知道,今天有这样一柄剑在,彤彤那丫头关注的这个纪小子可就有危险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天骄战纪〕〔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