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恰逢爱你,情深不〕〔武仙传承系统〕〔绝色至尊:邪王,〕〔天价宝贝:101次枕〕〔陆压道君异界游〕〔全职武神〕〔逍遥法医〕〔玲珑御〕〔娇娃联盟:小妻超〕〔五行天〕〔大龟甲师〕〔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星光遥遥知他意〕〔超级神召唤〕〔天龙神主〕〔魂魄碑〕〔[综]纲吉在暗黑本〕〔生死帝尊〕〔修真之药武扬威〕〔未来之王者荣耀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环保大师 第248章 矛盾
    在场的每个人,一时都愣住了。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蓝鲸!居然是它在水里将考察船顶了出去!

    如果没有蓝鲸的这一顶之力,不光两艘船会撞毁,捕鲸船和考察船上还没来得及逃生的人,恐怕要有不少的伤亡。

    现在毫无疑问,是蓝鲸救了他们。

    鲸鱼撞船、顶船的事以前也不是没有过,毕竟成年鲸鱼因为没有天敌,闪避能力十分迟钝,经常在水里横冲直撞。

    但这样的事每一次发生,基本上都属于破坏**故。像这种险之又险地将一场船难化解于无形当中的情况,还真是闻所未闻,让人匪夷所思。

    考察船的偏移轨迹,怎么看都像是掐准了推出去的,而不是鲸鱼随随便便一顶了事。

    如果说纯属巧合,众人觉得,这种说法恐怕连他们自己都说服不了。

    难不成,这头蓝鲸还成精了?

    一时间,双方人都是面面相觑,心里也不由浮想联翩起来。

    海洋守护者协会这边的人,除了疑惑和后怕之外,多少会感到一些惊喜。

    毕竟在他们看来,蓝鲸之所以这么做,最大的可能就是知恩图报,想要将考察船上的“善良”的无辜者救下来。

    至于捕鲸船上的那些“恶徒”,则完全是因为蓝鲸有好生之德,顺势而为罢了……

    于是,海洋守护者协会的成员们很快就自己感动起来了,有的还不管不顾地游到鲸鱼旁边,来回拍着鲸鱼,仿佛见到了久违的老友一般。

    “上帝保佑,这头蓝鲸一定是主派来的天使!啊,主……”

    一个协会成员眼里闪烁着激动的光彩,喃喃地祷告起来。

    “鲸鱼是我们的朋友……”

    “没错,我们应该把这一切告诉全世界!”

    协会的人一个个都激动起来,争先恐后地跳进水里,和蓝鲸来了个亲密接触,而后又纷纷合影。

    至于蓝鲸,则只是静静地浮在水面,不时轻轻地叫上两声。

    海洋守护者协会众人和鲸鱼亲密接触的场景,捕鲸船众人看到之后,莫名地也生出几分触动,纷纷沉默。

    再加上这头蓝鲸刚才的出手相救,让捕鲸船这边的许多人,竟然一时有些惭愧。

    心里刚一惭愧,他们却立马又想到,捕鲸正是他们赖以为生的本职工作,也是日国为弥补本土粮食供应而大力支持的行动。

    这个行业不可能消失,他们自己也必须要生存。

    从事捕鲸活动的人,多数都是渔民、水手出身,他们往往没有受过高等教育,没有出众的技能以及知识水平。

    换句话说,他们有很强的可替代性,工作可以失去他们,他们却不可以失去工作。

    蓝鲸的援助,确实让他们感到了一些愧疚。

    但如果因为这份愧疚而放弃工作,那么等待他们的至少也是一段时间的窘迫与穷困,甚至可能是长时间的失业。

    一边是内心的拷问,一边是生活的拷问。

    身在社会底层,所面对的永远都不可能是两全其美的选择。

    这种矛盾感涌上心头,捕鲸船这边的一些人,顿时变得沮丧、低落、怀疑人生……

    “田中船长……你说,我们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一个船员神色沮丧地问了句。

    田中小五郎却脸色冷淡,看了他一眼说道:“并没有。”

    “那个叫保罗的加拿大老头,他创办的海洋守护者协会,拥有三艘这样的船。他不断地骚扰各国捕鲸船队,却只在西班牙坐过三个月监狱……你觉得他的出身背景可能是怎样的?”

    “这个协会的一些成员,天天为保护动物奔走,不拿工资不工作,却依然可以活得很轻松。你觉得他们的出身可能是怎样的?”

    田中小五郎沉声道:“他们没有生存的忧虑,也不能理解别人的窘迫……他们只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可以了。”

    说着,他又转过头看向船员:“难道你可以这样吗?”

    船员被他噎住,无言以对,半晌只好默默地低下了头。

    过了一会,田中小五郎平复稍许,又道:“保护环境的道理谁都懂,但选择却不是谁都能做的。”

    “立刻通知附近的海警,保罗撞了我们的船,虽然损坏不大,却也不能这么算了。”

    他顿了顿,又说:“另外,重新调整捕鲸炮,将这头蓝鲸就地击杀。”

    船员嘴角一抽,不过还是低下头:“嗨!”

    ……

    考察船上,保罗终于从驾驶室出来,走到甲板,一脸惊异地看着浮在船边的蓝鲸,眼中神采连连。

    “嘿,约翰。刚刚是它把考察船推出去了吗?”他咽了口唾沫,问了旁边的金发青年。

    约翰看见老头子神采依旧,竟一时还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是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保罗闻言,顿时兴奋起来,满脸红光:“哦天哪!这真是太让人激动了……”

    一边说着“excited”,他就直接跳下水,迅速地游到蓝鲸身边,一番搜索,随即竟是纵身下沉,寻到了蓝鲸的眼睛附近。

    “我的朋友……”他看着蓝鲸的眼眸,心中默默地说道,脸上满是激动。

    就在这时,水上忽然传来一阵喧闹和嘈杂,似乎发生了什么意外。

    保罗眉头一动,随即上游露出水面。

    刚一上来,他就听到捕鲸船上的喇叭正在用英文喊话:“请海洋守护者协会的人迅速远离这头蓝鲸,我们即将对其展开捕杀……”

    “什么!”保罗怒不可遏。

    其他的协会成员也是愤怒,指着捕鲸船就大骂起来。

    “你们这群魔鬼!”

    “如果不是这头蓝鲸救了你们,你们早就已经下地狱了!”

    “我们绝不会离开它的……”

    然而捕鲸船却恍若未闻,船头整装待发的捕鲸炮开始转向,逐渐对准了近在眼前的蓝鲸。

    保罗见状,当即翻身爬上了鲸鱼的头顶,无所畏惧地大喊道:“日国佬们,你们有胆就向我开炮!”

    有他带头,一些激进的协会成员也有样学样,爬上蓝鲸的身体,分散地站着,表现出一副誓与蓝鲸共存亡的样子。

    “日国佬,我们绝不会让你们得逞!”

    “开炮啊!你们这群恶魔!”

    如此一来,捕鲸船当然也就不敢贸然出手了。

    至于船里的田中小五郎等人,更是把保罗等人恨得牙根痒痒。

    田中小五郎甚至希望捕鲸炮忽然出了故障,自行发射出去,将海洋守护者协会和这头鲸鱼,一并送上西天!

    双方就此对峙了好一会,其它几艘捕鲸船因为丢失了目标,也只好停在原处。

    于是,这一片海域顿时呈现出一幅神奇的画面:

    在两艘船旁边,一头巨大的鲸鱼身上,赫然站着十几个白皮肤的欧美人,脸上都是义愤填膺的模样。而旁边的捕鲸船,捕鲸炮早已准备就绪,却迟迟没有动静……

    “嗯,照片还不错。”

    不远处的游艇上,林寒看着手机屏幕,微微地点了点头。

    先前发生的有关鲸鱼的一系列变故,自然都是他在暗中操纵的结果。

    虽然中间过程有些惊险,但不管怎么说,现在人、鲸、船都已无碍,此次捕鲸活动也被迫终止,算是初步完成任务了。

    除此之外,他还在不经意间又搞出了个大大的新闻。

    别的不说,这个事要是报道出去,不管在日国还是美国加拿大欧洲,都绝对是轰动级的。

    即便在华夏,也绝对能引起一大堆吃瓜群众的强势围观。

    说起来,林寒倒是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遇上大名鼎鼎的白左组织“海洋守护者协会”。

    所谓“白左”,指的是目前在西方发达国家泛滥的一个特殊群体。

    因为优裕的环境和认知上的一些片面,白左们往往不关注切实的生存问题,也不关注政治、经济、社会,而是只把目光放在环保、种族平等、自由这些东西上面,并进行一些不切实际甚至有些蛮横的行动。

    “白左”这个词最初是由华夏网民发明的,传到欧美之后,却出人意料地引起了许多人的共鸣。

    美国的一位主持人,就在节目中说道看来华夏人,比我们自己还要了解美国人。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对于这些白左人士,林寒无意多做评说。

    毕竟到了这个时候,也该他出场过去协调一下了。

    将照片和事情简述发给了刘语风,林寒就让驾驶员开着游艇过去,来到捕鲸船和考察船对峙的地方。

    眼看着一艘小游艇过来,两边的人却都没怎么放在心上,依旧对峙,这情景看得林寒不由暗自摇头。

    于是,只听“哗”的一声,在他的操纵下,蓝鲸便直接下沉,引得它身上的协会成员们一阵惊呼。

    随后,蓝鲸转眼就没入水中,向着远方的深海而去。

    站在它身上的众人,纷纷落水,来去扑腾得狼狈不堪。

    “上来吧。”

    林寒站在游艇上,向身边落水的人说道。

    保罗看了他几眼,皱眉说道:“你是谁?也是日国人?”

    经过今天这件事,保罗对日国的仇视已经达到顶峰。

    以前他就公然宣称“日国是世界上最恐怖的国家”,现在他恐怕是要将“世界”改成“历史”了。

    林寒只好说道:“我是华夏人,来北海道旅游的。”

    “好吧,那谢谢你了。”

    保罗点了点头,当先便上了林寒的游艇,其他人也跟着纷纷上来。

    林寒拿出几瓶可乐,递给他们,一边问道:“能和我说说刚才发生了什么吗?”

    保罗接过可乐,狠狠地喝了几口,随即娓娓道来:“当然可以。我叫保罗沃森,我们是海洋守护者协会的……”

    捕鲸船内。

    田中小五郎睁大眼睛:“鲸鱼呢?”

    “不知道,声纳已经探测不到了。”一个船员有些茫然地说道。

    “而且,附近的鲸鱼貌似已经全都不见了,一个也不剩。”

    田中小五郎呼出一口气,扶着额头,似乎气得不轻:“混蛋,怎么会变成这样……”

    好好的一次捕鲸行动,结果因为海洋守护者协会的搅局,鲸鱼全跑了,至少数亿日元就这么溜走了。

    不光如此,他们这一趟可谓是前所未有的狼狈。

    一身恶臭弥漫,就连捕鲸船也受了损坏。

    好一会过去,他才勉强恢复平静:“海警还要多久过来?”

    “他们说有一艘海警船正好在这附近,应该很快就能过来。”

    田中小五郎点头:“这次无论如何也要让保罗吃点苦头,绝不能就这么算了。”

    说完,他就直接起身从舱室离开,走到甲板上,看向不远处的游艇,脸色有些阴沉。

    他下意识地取出香烟想要抽一根,结果发现因为刚才落水的缘故,香烟已经湿透了。

    无比晦气地扔掉香烟,暗骂了一句,田中小五郎只感觉自己的心情更糟了许多。

    在甲板上吹了一会风,正等着海警,不料就在这时,旁边的那艘游艇忽然朝捕鲸船驶来,很快就到了近处。

    “没错,就是这个家伙!”

    游艇上,保罗愤愤地指着田中小五郎:“就是这个人,在刚刚被鲸鱼救过之后,又下令捕杀鲸鱼!”

    田中小五郎虽然听不太懂他在说什么,但隐隐也能猜出来一些,当下脸色更加阴郁。

    而林寒则站起身,招了招手,用日语说道:“这位船长,能麻烦下来一趟吗,保罗先生想和你谈一谈。”

    此时,其他的协会成员,已经回到了考察船。游艇上除了他和保罗,就没有其他人了。

    顿了顿,他接着对田中小五郎说道:“我是来自华夏的游客,和双方都没有关系,算是中立方,又恰好同时懂日语和英语……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不妨下来一谈。”

    田中小五郎闻言,脸色变化了一阵,寻思了半晌,他随即便下了捕鲸船,登上林寒的游艇。

    “我是田中小五郎,是这艘捕鲸船的船长……”

    然而,他一句话没说完,旁边的保罗就忽然暴起,一拳打向田中小五郎。

    只不过,他这看似气势汹汹的一拳,半路就被林寒用手捏住,无论如何也动弹不得,竟仿佛嵌入钢筋混凝土一般。

    林寒有些无奈,只好说了句:“保罗先生,刚刚田中船长说‘这是他们捕鲸船的工作,并不是想与考察船作对’。”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特意用了一些复杂的句式和词汇,而且语速很快,英语水平不行的,根本听不懂。

    所以虽然和原话不怎么沾边,但田中小五郎和保罗两人,全都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

    保罗脸上一阵变化,随即还是愤愤地收回了拳头。

    在林寒的协调下,田中小五郎和保罗坐到了一起,开始以他为翻译,展开谈判。

    一开始的时候,两人说话还常常带着火气,但经过林寒几番有误的翻译,双方的火气渐渐也就消了。

    中间唯独有几句骂人的话略显麻烦,毕竟“八嘎”和“发刻”,地球人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好在田中小五郎的英语水平着实不怎么样,也就是华夏小学生的水平,除了“哈喽”、“发刻”之类的,也听不懂太多。

    至于保罗的日语水平,那就更不用说了。“八嘎呀路”说得快点,他有时都听不懂,简直菜到抠脚。

    在林寒的刻意牵引下,双方的话题从最初的鲸鱼猎杀、环保、道义,开始逐渐跑偏,最终聚焦到最现实的粮食短缺问题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首席律师〕〔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