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光和你都很美〕〔万界之大佬们都是〕〔阴媒〕〔巴顿奇幻事件录〕〔[电竞]你的盖世英〕〔重生完美时代〕〔无敌剑尊〕〔八零军婚:高能田〕〔阴气撩人:冥妻有〕〔清宫娇宠:四爷,〕〔一世缠宠:总裁,〕〔万武天尊〕〔大总裁,小祖宗〕〔都市狼行〕〔超凡圣主〕〔冥妻在上我在下〕〔钱探吴乾〕〔腹黑专宠:快穿女〕〔毒妃嚣张:腹黑邪〕〔独占婚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环保大师 第313章 收集水气
    一如外蒙在各个方面受到的高度俄化,其现在的官方语言新蒙文,也是一种基于俄语改造之后的蒙文。

    林寒闲暇时倒是学过一点俄语,但对新蒙文却基本一窍不通,只能借助翻译软件的帮助来沟通,他刚才喊得这句话大致就是让对方停一下车的意思。

    他喊了几声之后,货车随即便靠在路边停下,一个留着胡子的中年司机从车窗探出头来:“叽里咕噜叽里咕噜?”

    林寒一阵抓瞎,只好在手机翻译软件上打字,然后翻译成新蒙文给对方看:“这位大叔,我想去一趟达兰扎达嘎德,麻烦你捎带一程,钱我会付的。”

    中年司机眉头一皱,目光盯着他:“叽里咕噜?”

    林寒:“……”

    “叽里咕噜叽里!”说这句话时,中年司机的表情、语气明显变得不善起来,似乎是在喝骂,但林寒却完全听不懂。

    林寒正要说些什么,司机却忽然打开车门,先是下车左右望了望,然后又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阵林寒,嘴角露出冷笑。

    他上前几步,随即竟抬手就朝着林寒胸口一推,用明显的挑衅语气道:“叽里咕噜!”

    这一下虽然来得猝不及防,但林寒如今的体魄是何等强悍,中年司机这么一推搡,他连动都没动一下。

    司机不由瞪大眼睛,仿佛不敢相信似的,不知骂骂咧咧了一句什么,手里跟着又是一阵推搡。

    然而,他还是没能推动林寒分毫,收手之时还被林寒一把抓住。

    “叽里噜!”中年司机面色大变,同时使劲往后一拽试图让自己的手挣脱,然而他被抓住的手腕却仿佛嵌入水泥一般,怎么挣脱都没用。

    林寒此时的脸色有些阴沉。

    他不知道这个司机刚刚为何会突然做出推搡这种挑衅的动作,但眼下这情况,如果不教训一下,恐怕是没法搭车了。

    他当即抓住对方衣领,单手就将之提了起来,仿佛拎了只小鸡似的。

    看着单手就将自己轻松提起来的林寒,中年司机脸上终于露出惊恐神色:“叽里……”

    林寒压根不管他说什么,而且也根本就听不懂,甩手就将之扔了出去。

    “砰”的一声,司机倒在旁边的土地上,扭着身子呻吟起来,挣扎着起身,显然这一下摔得不轻。

    林寒用翻译软件写出你刚刚是什么意思,然后走过去,将翻译过后的新蒙文亮给对方看。

    中年司机先是脸上一白,随即才看向屏幕,神色一阵变化,嘴里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堆,语气起伏,也不知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寒直接写道:因为你看出我是华夏人?

    中年司机语气一滞,虽然没说话,但流露出来的意思,却大致是默认。

    林寒见状,不由皱起了眉头。他虽然知道两国关系不好,但却没想到外蒙人对华人的敌视居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面对一个素不相识的华夏人,上来就是一番挑衅。或许这只是有些极端的个例,但外蒙人对华夏的排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由此也可见一斑了。

    林寒再次把司机拎起来,在对方的惊呼声中,将之直接塞到了副驾驶座上,然后自己则坐上驾驶座,关上车门二话不说就开动卡车,沿着公路前行起来。

    他来外蒙是“取水”的,懒得管这些糟心事,所以直接开到南戈壁省偏北部的地区继续收集水气就行了。

    以防万一,他将司机塞到副驾驶座上之后,就直接让其昏睡过去,自己开着车一路向北,晚些时候就抵达了南戈壁省的一个小城达兰扎达嘎德附近。

    将停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林寒倚在座位上,开始调集达兰扎达嘎德的水气,在他正上方的天空汇聚。

    从进入外蒙国境内一直到现在,林寒就不断地聚敛水气,以至于此时此刻在他头顶正上方的天空,赫然悬浮着一大块白云,而且面积还在不断扩大。

    大气中的水气、尘埃等凝聚到一定程度,才可能会触发降雨。在此之前,“雨”则都表现为浮云形态,云层浅薄就是白云,凝厚则是乌云。

    瑜林市两万平方公里的黄土地,在外蒙境内额外调集个两万平方公里的水气估计也就够了。

    高级气象权限的覆盖范围只有三百多平方公里,也即他能携带的云只有三百多平方公里。

    所以想要高效地调动水气,林寒就必须将收集来的水气凝聚成云,挪到陕北瑜林之后,再将云重新散为水气,均匀分到黄土地各处,由增雨弹触发降雨。

    简单说,其实也就是将外蒙国南戈壁省的水气打包带走。

    开着车,围绕达兰扎达嘎德转了一圈,当天后半夜的时候,在林寒头顶正上方,就有了一眼望不到边的大片云朵,仿佛随时都可能掉下雨来。

    他心里算了算,估摸着收集的水气应该已经差不多了,当即便调转车头,往来时的方向去,最终回到他最初上了这辆车的位置。

    停下车,看着昏睡在副驾驶座上的中年司机,林寒不由陷入沉思。

    在他看来,外蒙国整体对华夏的敌视,应该是以政治因素为基础的。

    比如说外蒙政客对国内民族主义的刻意迎合、通过树立外敌转移国内矛盾之类。

    但他实在想不出,究竟是什么具体的理由,让一些外蒙人对华夏有着强烈的排斥情绪,简直比华人对日国人的排斥感还要强烈。

    要知道,外蒙曾经也是华夏领土的一部分啊。

    林寒打算问问司机具体缘由,但转念想到交流上的种种麻烦,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没有唤醒对方。

    将对方重新拉到驾驶座上,他就直接下了车,牵引着天空中的巨型云朵,经越境地道,再次穿越中蒙边境……

    第二天上午,奥其尔巴特被有些耀眼的阳光惊醒,一个激灵从方向盘直起身,四下一阵张望,看着窗外的景致,他眼里不由透着迷茫。

    “我睡着了?”

    奥其尔巴特想起那个令他感到厌恶与不寒而栗的、戴着墨镜、力量大到奇幻一般的神秘黑衣男子,脸上不由一阵惊疑。

    难道是……做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首席大人,超护短〕〔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的邻家空姐〕〔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帝焰神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