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亿万老公好坏坏〕〔极品小和尚〕〔最爽新人生〕〔网恋同桌〕〔完美之路〕〔漫威足球先生〕〔傲世武王〕〔最强全能玩家〕〔特种兵王重生校园〕〔深度蜜宠:偏执帝〕〔穿越八零俏宝妈〕〔千亿帝少,吻慢点〕〔民国女探:高冷少〕〔石敢当传人:捉鬼〕〔大唐好相公〕〔至尊曲之古装者〕〔重生八零:弃妇带〕〔至尊俏妃:冰山王〕〔万古神帝〕〔房产大玩家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娶个鬼妹子当老婆 第三百二十九章 误会解除
    那道士也看到了压在自己身上已经无法动弹的师弟,连忙将他抱起来,恨恨的朝我们看来。他吩咐那些青衣道士,将他师弟抬回太清宫,然后高声喊道,“崂山弟子听令,随我一同诛杀这妖魔,以告慰掌教真人在天之灵。”

    说完,他率先向我们冲来。祭祀恶灵脚下一动,便迎了上去。两人的速度极快,根本看不清他们的动作。三五秒钟之后,那道士便落在地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面色已是煞白。而祭祀恶灵依旧是一副冷淡的模样,身上没有丝毫的损伤。

    那道士见祭祀恶灵如此强横,挣扎起身,嘶吼道,“开启护山大阵,诛杀妖魔。”

    我心中一沉,这崂山果真有护山大阵。虽说我没见过崂山的护山大阵,但也能够想象到它的恐怖。这崂山传承千年,经久未衰,这护山大阵功不可没。若是我们被困在里面,恐怕一时间难以脱身。

    正当我要示意祭祀恶灵撤退之时,刘宗成却突然站了出来,开口阻止那道士,“大师兄,不可。护山大阵乃是我崂山生死存亡之际才能动用。眼下还没到关键时刻,万万不能启动。”

    那道士听完这话有些激动,一阵咳嗽之后,说道,“眼下难道不是危急时刻?那妖魔身旁的人实力在我等之上,除了护山大阵根本无法将他斩杀。”

    刘宗成有些急切,先是看了我一眼,随后拉了拉那道士的衣袖,附耳嘀咕着什么。我乃是印章天师的实力,他们即使说得再小声,我也能够听得清清楚楚。据刘宗成所说,这护山大阵一旦开启,百年之内崂山内的灵气无法恢复。这样一来,崂山所有弟子的境界难以提升,仅凭他们师兄弟几人,恐怕难以守护这千年的基业。

    那道士听完刘宗成的话犹豫了片刻,最后放弃了开启护山大阵的想法。不过并不打算就此罢手,只是不对祭祀恶灵出手,而是朝我冲了过来。祭祀恶灵身子一动,便又将他打翻在地,此时他再无力站起来。好在我先前提醒过祭祀恶灵不要伤他们性命,不然他早已是死人了。

    只是我没想到,今日前来会是这样的情况。虽说他们一心想要杀我,但是看在掌教真人的面子上,我并不想与崂山为敌,不过该解释的还是要解释。我站在原地,环视着周围的崂山弟子说道,“我周易今日前来,只是完成掌教真人所托之事,并无意与崂山为敌。实不相瞒,掌教真人殒命我也是先前才知晓,这件事情并非我所为。我周易虽不是圣人,但行的端坐的直,非我所为之事,绝不会应承。”

    说完,人群中还是十分的安静,显然是不相信我的话。我也不急,继续说道,“当初掌教真人邀我上崂山,托我帮崂山寻到上古神器东皇钟,用于修补崂山的禁制。今日我前来,便是完成当日所托。”

    说罢,我便从相柳袋中拿出东皇钟,朝着刘宗成走了过去,将东皇钟交到他手上。先前我听闻掌教身死之后,心中还有些犹豫,可眼下这般情况,若是我不交出东皇钟,恐怕崂山真的会与我不死不休。虽说我身边有祭祀恶灵这样的强者,也不惧怕什么,但我终归不想树敌太多。

    刘宗成接过东皇钟之后,仔细打量起来。虽说他没见过这东皇钟的真正模样,但或许也在典籍中了解过。他查看一番之后,双手微颤,脸上则是一副惊喜万分的模样,嘴里高喊道,“是……真的是东皇钟。”

    话音一落,人群中则是一片哗然。这东皇钟乃是上古神器,几千年都未有人见过,崂山的道士们这般震惊也属正常。

    刘宗成将手上的东皇钟递给他那大师兄,嘴里小声的说道,“大师兄,或许他说的都是真的。他若是真的杀了咱们师父,何必又返回崂山,还送回东皇钟?依我看,凶手另有其人。”

    那道士听完刘宗成的话,双手不停的磨**着东皇钟,良久之后才微微点头,向我走来,询问道,“能否告知当日家师与你交谈了什么。”

    我见他松了口,倒也没拿架子,这件事情也不需要隐瞒,便将当日的谈话告诉了他,并且强调了当日我只是在掌教真人的蝶梦之中,并未见到他本人。

    听完我的话,那道士陷入了思考,良久都未有动作。此时,刘宗成走了上来,对那道士说道,“师兄,我想他没有说假话。当**们都在师父的门前守着,若是里面有异动你们应该有所察觉。况且当日是我亲自将他送下山的。他下山之后不久师父才被杀,时间上根本对不上。”

    刘宗成所言非虚,条理也非常清晰。不过他提起送我下山的这件事情,倒是让我回想起了当日的情况。我清楚的记得,当日他迎我上山的时候态度恭敬,但是下山的时候却是十分匆忙,这其中必定有什么缘由。不过此时这件事情还是先不提为好,待会儿有机会,当面问了便知。

    经过刘宗成这么一说,那道士这才点点头,不过并未向我告罪,看来他还在为祭祀恶灵打伤他的事情介怀。这点我倒没在意,毕竟他也是阳神天师,自有傲骨。

    我没有着急离开,而是告知刘宗成自己想要去祭拜一下掌教真人。他一时间也不好做决定,询问过他大师兄之后,这才答应下来。虽说我与掌教真人素未谋面,先前的事情也是只我之间的交易而已。不过经过上次的谈话,我心中对他有了大概的了解,此人虽说贵为掌教但为人和善,毫无架子,对我来说是一位理应尊重的长辈。

    刘宗成将我引到崂山的祠堂之中,这里摆放着历代崂山掌教的灵位和骨灰,最下方的便是刚刚殒命的掌教的灵位。我接过刘宗成手上的黄香,朝着掌教的灵位拜了拜,随后走上前去将黄香插到香案之中。

    此时,我察觉到那掌教真人的骨灰之中有股很熟悉的气息,这气息十分微弱,若是不留神查看,很容易被忽略。先前那些道士一口咬定是我杀了掌教,看来这气息他们并没有察觉到。也难怪,自己的师父不幸殒命,他们肯定着急寻找凶手,情急之下忽略了这气息也属正常。

    就连我也要十分仔细,反复确认之后才能感觉到它的存在。这气息必定是那凶手留下的了,只不过他那般实力的人为何会出此纰漏。

    祭祀恶灵见我呆在原地迟迟未有动作,走上前打算询问。可刚要开口,他脸上便有了变化。看他这模样肯定也察觉到了那股气息。我朝他摇摇头,示意不要作声。这件事情似乎远比我想象的要复杂些,我们此时若是将这件事情说出去,恐怕一时间难以走出崂山。祭祀恶灵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手指轻轻一点,便将那股气息打散。我俩这才跟着刘宗成出了祠堂。

    出来之后,我将刘宗成拉到一处,问起当初送我下山时为何那般模样。那支支吾吾了半天,都不肯开口,最后迫于祭祀恶灵的强势,他这才说道,“当时我得到家师的传音,是他老人家让我那样做的。”

    听到这话,我皱了皱眉头。随即询问他可知掌教真人此举是为何。他却告知我掌教真人并未说起缘由。

    拜祭完掌教真人之后,我也没有在崂山逗留,带着祭祀恶灵便下了山回到了酒店。一路上,我脑子里都在想刚才刘宗成的那番话。也不知道掌教真人那样做到底是为何,难不成他明知道自己有危险,所以这才让我赶紧下山,免得造成误会。

    这样想似乎也不是没有道理,先前在祭拜掌教真人的时候,我在他骨灰盒中发现的那股气息非常熟悉,那种气息和我身上的巫炁十分相似,但也有细微的差别。

    回到酒店之后,我便和祭祀恶灵交谈起此事。当我说起那气息有些像巫炁的时候,得到了他的肯定。据他所说,巫炁并不像道炁那样尽数相同,虽说巫炁大致上都差不多,但是由于血脉不同,也有些细微的差别。

    这么说来,那掌教真人或许是知道会有巫族的人来杀他,为了不让别人误以为这件事情是我所为,这才将我匆匆送下了山。

    想到此处,我询问祭祀恶灵巫族还存活有多少人。他听完之后,一时间并没有立刻回答,思考了片刻之后,才开口道,“我也不知,但除你我之外,我只见过一人。”

    我立刻便明白了过来,他说的,正是那个胖子的便宜师叔——南宫。因为除了我和祭祀恶灵之外,我所见过的修行巫炁之人,同样也只有南宫一个。

    只是南宫的实力我是知晓的,当初在殷墟王陵的时候,他只有阳神天师的修为。虽不知那掌教真人是何修为,但他有两个弟子皆是阳神天师的修为,那他的修为不是冲举也是阳神天师巅峰。按理说,仅凭南宫阳神天师的实力,不可能轻而易举将掌教真人杀死。

    思忖片刻,结合先前刘宗成那二师兄描述的情况来看,那掌教真人很可能是心甘情愿的被南宫所杀,不然现场不可能没有打斗痕迹。

    推测出这些,我心中愈发不解。崂山掌教真人为什么会这么做,他和南宫之间,又有什么我不知道的隐情?娶个鬼妹子当老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