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金黄市走出的训〕〔黑夜进化〕〔咎由自娶:鲜妻每〕〔漫漫诸天〕〔我真的不想扮猪吃〕〔我有一座军火库〕〔重生元末做皇帝〕〔知心大师〕〔寻宝师〕〔重生燃情年代〕〔大明钉子户〕〔下一秒,巨星〕〔兽世田园:抢个娇〕〔电影世界大赢家〕〔末日有战车〕〔武者诸天〕〔头号前锋〕〔甜妻逆袭,霸道老〕〔蜜爱100度:宠妻成〕〔盛世娇宠之名门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娶个鬼妹子当老婆 第十七章 魔鬼
    怎么会是邓教授?

    查监控之前,我怎么也想不到,会在里面发现邓教授的身影。虽说之前我对他心有警惕,可那是因为瞳瞳的事。风水师对瞳瞳这种罕见的阴魂有觊觎之心,我可以理解,但怎么也想不到,这件案子居然也能牵连到他。

    这时候我一下子想起来,当时在焦教授家里,我发现红肚兜和银圈的疑惑后,邓教授直接轻描淡写的阻止了我的继续追问。还有在法医处招魂仪式的时候,邓教授说要招那小孩的阴魂,最后却变成了招瞳瞳的阴魂。

    当时我心里就很疑惑,可从来没敢想过,或许邓教授就是那个杀死小孩,拘魂养小鬼的风水师!

    更不可思议的还有取那小孩尸油,表面上看他是要招魂,可实际上,如果邓教授真是凶手,那他当时是光明正大的去取养小鬼的寄身物啊!

    怪不得当时我看他炼尸油的动作那么娴熟,而且还在法医处备着一套取尸油的装备!

    或许他市公安局法医处特别顾问的头衔,就是为了方便他炼制小鬼才去弄来的!

    一方面用玄学知识去杀害那些小孩,一方面又在公安局任职,等尸体送去的时候,又落到了他手里。邓教授这一番算计,真可谓是老奸巨猾!

    光这次在我们市里发生的小孩死亡案都有四件,谁知道以前还有多少件?而且如果不是焦教授家里装的有看护小孩的监控设备,根本就没人会发现小孩死亡前的诡异举动,也根本想不到会是风水玄学界的人做的案子。

    这么一想,我只觉得脊背发寒。虽然这几年来,我也见过很多恐怖的鬼怪阴魂,甚至连当初的骷髅人和女尸那种东西我都见过,可这些鬼魂怪物都只是出来害人杀人罢了,哪有像邓教授这样的,一边杀人,一边正常的活在人群中,还能担任大学教授、风水协会副会长,甚至还在公安系统里面任职!

    跟鬼物阴魂比起来,或许人才是最可怕的。

    易学社的同学还在纷纷讨论邓教授为什么会在监控里出现的事,只有我几乎已经确定了他就是那个凶手,心里波涛起伏,又怕又怒。

    只是确定了他是凶手又能怎么样?去报警?靠手里的这些证据肯定不行,更何况,邓教授还在法医处任职多年,恐怕没人会相信我的话。

    而靠我自己更是天方夜谭,我能进入地师境界,领悟到“炁”的使用,还是靠邓教授一言启发。我现在是地师入门,而邓教授的境界,恐怕高深到我只能想象的地步!

    怎么办?难道只能当作没看见?

    虽然我是风水师,可我还是一个二十岁的大学生!心是热的,血是滚烫的,焦教授家小孩尸体的模样还在我眼前浮现,我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心里装的一丝波动都没有?

    可真要想办法对付邓教授,徐子鱼怎么办?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因为我的劝说才留下来的,之前邓教授是抱住这个孩子的唯一希望,可现在呢?

    想到徐子鱼,我心里忽然一抖。

    不对!

    邓教授杀害了那么多小孩,炼制小鬼,这种魔鬼怎么可能好心帮我去保住徐子鱼肚子里的胎儿?

    而且这胎儿还是天生三魂携带阴气的,是炼制小鬼极好的体质!

    我想起当时邓教授交给徐子鱼的那个挂饰,脸色大变,那东西肯定不是养胎的,说不定就是什么拘魂道具!

    我赶紧找了借口从易学社里跑出来,找地方给徐子鱼家里打电话。

    一连拨了好几遍,都没有人接听,就在我越来越慌的时候,徐子鱼的妈妈终于接了电话。

    我一问徐子鱼,徐妈妈就哭了起来,边哭边说徐子鱼正在生孩子。

    我大吃一惊,徐子鱼生孩子了?她怎么不跟我联系?还有徐妈妈为什么一直哭泣?

    还不等我问,徐妈妈又说,上次我带去的那个老先生已经在家里了,孩子的情况不是很好……

    我一听,感觉头皮都炸了,邓教授这么长时间不出现,我还以为事情暴露,他有所顾忌先跑了,可完完没想到,他居然在徐子鱼生产的时候,跑到了徐子鱼家里!

    本来我还只是怀疑他会对徐子鱼肚子里的胎儿动什么手脚,但现在看他这举动,恐怕他早就在谋算了!

    我也来不及问了,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年头,那就是去阻止邓教授。即便我不能像对徐子鱼保证的那样救下她的孩子,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邓教授把这苦命的胎儿再养成小鬼。

    匆忙的打了一辆车,我把身上的钱都给了司机,让他用最快速度把我送到徐子鱼家里。

    二十多分钟后,我赶到了徐子鱼家里,还未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徐子鱼嘶喊的声音。

    我心里一松,徐子鱼还在嘶喊,孩子估计还没生下来。这孩子是活胎,只是生出来,见了阳气之后才会马上死亡,现在说不定还有救。

    我正要敲门,结果手一推,徐子鱼家的门根本就没锁,直接被推开了。

    这时候我也顾不上疑惑,急匆匆的冲了进去。徐子鱼家的客厅没人,我循着声音,来到徐子鱼的卧室里面。

    刚一推开门,我就看见邓教授坐在距离门口不远的椅子上,手里抱着一个茶杯,正在好整以暇的喝茶。

    而徐子鱼躺在床上,满脸的汗水,双腿叉开,正在拼命的嘶喊着生孩子。

    除了他们两个之外,屋里再无其他人,刚才接我电话的徐妈妈也不知所踪。

    我死死盯着邓教授,一字一顿的问他说,“邓教授,其他的事情我可以不管,我就问你,现在能不能保住徐子鱼的孩子。”

    邓教授平淡的看了我一眼,干巴巴的脸上,依然是一副平静的模样,开口说,“看来你好像已经知道了一些东西……先不说那些,你想保这个胎儿的话,我帮不上什么忙,得看你自己。”

    “你帮不上忙?”我压抑着自己愤怒的声音,“只要你一张化阴符,这孩子就能暂时抽去体内阴气,不至于一生下来就阴阳相激而死,以后慢慢也能调养回来。你说你帮不上忙?”

    邓教授慢腾腾的从自己身上掏出来一张赭红色的符箓,好整以暇的说,“上次你带我来的时候,我给这女娃留了一个养魂木,这几个月滋养下来,胎儿魂魄极强,阴气受魂魄滋养也是很强,一张化阴符可化不去,得用这张赤符才行……不过现在孩子就要生了,一生下来,遇到阳气便死,有这张赤符也没用。”

    说完,他竟然把赤符直接丢给了我。

    我接住这张符箓,心里有些震撼,赤符是比黄符更高等的符箓,极为罕见和稀有,是真正的玄学大师才有可能画出来的。邓教授的实力在我心里又抬高了一级。

    只是他的举动我很不明白,说了没用,为啥又把赤符给我?

    很快,邓教授又给我解惑了。

    “我说了,想保住这孩子,得看你。这孩子见不得阳气,生下来之后,若是用一个纯阴的魂体将其包裹,然后用这赤符慢慢化去阴气,这孩子就能活下来。”

    邓教授微眯着眼睛看着我,“现在赤符都给你了,救与不救,就看你的选择了。”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用一个纯阴的魂体将其包裹……原来他早就知道了瞳瞳被我带走了,怪不得之前在我面前给瞳瞳招魂,还特意让我用招魂术,一切都是为了试探。

    上次试探没成功,这次他直接给我了两个选择。

    要么眼睁睁的看着徐子鱼的孩子死去,要么就把瞳瞳叫出来,救下这个孩子。

    可瞳瞳出来之后,以邓教授的实力,绝对不可能再让我带走瞳瞳了。

    怎么办?

    选择谁?徐子鱼的孩子,还是瞳瞳?

    还不等我做出决定,胸口的玉环一闪,瞳瞳直接出现在了我面前,明亮的眼睛弯弯的,笑着说,“哥哥,你犹豫什么呢,瞳瞳已经死了,这个还活着呢,要是能救下他,瞳瞳会很开心。”

    说完,瞳瞳就朝徐子鱼走了过去,还冲我招手,让我快过去。

    邓教授这时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直眯着的眼睛睁大了许多,双眼发光的看着瞳瞳,嘴里啧啧称叹,“果然是天胎鬼婴,天地造化,天地造化啊……”

    我咬咬牙,暂时不想那么多了,徐子鱼的孩子马上就出来了,能救下一个是一个。

    匆匆赶到徐子鱼身前,这时候她又长长的嘶喊了一声,身子底下,已经隐约有东西要出来了。

    瞳瞳伸手过去,她没能力抱住小孩,但却能把小孩包裹进去,隔绝阳气。

    我也咬咬牙,手里拿着赤符,嘴里念着静心咒准备好,一旦孩子完全生下来,我就立刻给他用上这化阴符。

    “哇……”

    徐子鱼生的很顺利,几分钟之后,一个男婴便出来了,被瞳瞳完全抱住,微微咳嗽了几声之后,便发出了第一声啼哭。

    躺在床上已经精疲力尽的徐子鱼,这时候似乎什么都忘了,双眼痴痴的看着这个男婴,脸上缓缓浮现了笑容。

    而我也在一旁默默引炁,准备用出手里这张赤符。

    就在这时候,忽然不远处传来邓教授的声音。

    “五鬼引魂,阴灵归位!”

    随着他的声音,瞳瞳发出一声尖叫,身子马上不受控制的倒飞出去,直接飞到了邓教授的身前。

    而她怀里包裹着的男婴被抛飞了出去,那第一声啼哭还未完成,便戛然而止,刚睁开一条缝的两只眼睛却越瞪越大……

    “不……”

    床上的徐子鱼疯狂的哭喊着,冲到了地上,刚生产过的身子根本站不住,靠两只手扣在地上,一点一点的拼命爬到婴儿身边,把两眼圆瞪的婴儿报到怀里,发出凄厉的哭喊声。

    我站在一旁,拿着赤符的手伸到一半,僵到了半空中。

    而这时候,站在一旁的邓教授,用一根奇异的绳索把瞳瞳的阴魂完全禁锢住之后,转过头来,淡淡的说,“这天胎鬼婴我已经到手,就莫浪费一张赤符了,这东西可宝贵的紧。”

    说完,他拍拍手,从怀里拿出来一个小盒子,打开之后,从里面倒出来一些殷红粉末,开口说,“行了,生小孩这事过去了,接下来咱们讨论一下这鬼婴的问题。”

    他伸手指了指瞳瞳,又说道,“上次我用她的尸骨来招魂,依然没有招到,看来她的寄身物有些奇异。现在你把她的寄身物交出来吧。”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我之前调查过你,高中时候似乎经历过一件事,此后短短数年,便在风水玄学上有了不俗的见识,怕是有过什么奇遇。把你该交的东西都交出来吧,我不为难你。”

    我这时候才从之前的震惊中清醒过来,无穷的愤怒充斥在心里,看着眼前的邓教授,恨不得跟他同归于尽!

    为了这个孩子,徐子鱼吃了多少苦?为了这个孩子,瞳瞳甚至都不吝惜自己,直接替我做了选择。

    可做完了这一切,邓教授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把瞳瞳抓走了,让这个刚出生的男婴就此断了气!

    至于他此刻跟我索要的,无非就是玉环和《死人经》。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自己足够谨慎了,可没想到,在这个老奸巨猾的魔鬼眼里,我似乎什么秘密都没有。

    此时在无穷的愤怒中,我其实完全不在意玉环和《死人经》,如果这两样东西能换来一道九天神雷,劈死这个杂种,我肯定会选择交换。

    可是并没有人给我这个交换的机会,我除了双眼血红的瞪着邓教授之外,什么都做不到!

    看我站着不动,邓教授叹了口气,从手里那个盒子里抓起一把朱砂,轻轻丢到瞳瞳的身上。

    我眼睛一缩,瞳瞳是阴魂,而朱砂是至阳之物,把朱砂直接丢到她的魂体上,那是怎样的痛苦,我完全能想象到。

    可瞳瞳这时候却没有大声惨叫,只是身体微微的抖着,发出轻声的呜咽,同时对我小声喊着,“哥哥,你快走啊。”

    这时候,我又如何能走?

    我咬破了舌尖,抬脚往邓教授冲了过去,刚刚才感悟到“炁”的存在,我的玄学能力在邓教授面前根本就如同一个婴儿般。此刻我只能靠自己的一腔血勇,上去跟他拼命。

    可我才刚跑出去几步,甚至是什么都没看清,就感觉自己脸上受了重重的一击,整个人倒飞了出去,两眼几乎看不见东西,脑子昏昏沉沉的,一口血便吐了出来。

    邓教授又叹了口气,仿佛规劝的语气说,“你这又是何必呢?风水师之间不能随便出手,我原本不想对你动手的。”

    我抬头往邓教授那边看了一眼,两只眼睛却根本看不见东西,只能感觉到一些模糊的光影。

    原以为凭着一腔血勇,我能冲上去拼命,可谁知道,我冲上去,原来只能送命。

    这是要死了吗?

    就在我眼前越来越黑暗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了瞳瞳的声音,她好像叫了一声“姐姐”。

    紧接着,耳边传来一声巨响,然后就是邓教授的惨叫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隐婚娇妻:老公,〕〔武道大宗师〕〔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凌天至尊〕〔绝世兵锋〕〔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太子爷的独宠妃〕〔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千亿盛宠:闪婚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