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流伐清〕〔婚婚欲睡:顾少,〕〔与你共赏落日余晖〕〔叶薇厉空烈〕〔我老婆是冰山女总〕〔穿过风的间隙〕〔一夜沉沦总裁轻轻〕〔绝品盲技师〕〔摇曳花瓣爱落泪〕〔冰冷少帅荒唐妻〕〔平步权峰〕〔女子公寓小村医〕〔山野春情〕〔罪爱金水〕〔霸道老公放肆爱〕〔霸道帝少惹不得〕〔神级黄金指〕〔闪婚蜜爱:墨少的〕〔宠宠欲恋〕〔妖鬼横行,冥王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娶个鬼妹子当老婆 第十八章 不是红影子?
    出了什么事?为什么邓教授会发出惨叫声?

    来不及思考这些事,我很快就陷入了昏迷中。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眼前终于能模糊看到一些光线了,但依然看不清楚,隐约感到有人在推我的身体。

    我伸出手往前胡乱摸索,很快就听到一个虚弱的声音,“哥哥,哥哥你醒了吗?”

    紧接着我就摸到了一只冰凉柔软的小手,赶紧问,“瞳瞳是你吗?你怎么样了?邓教授还在不在?”

    瞳瞳的声音带着哭腔,“哥哥你别担心,我没事,那个坏人也被姐姐赶走了。”

    姐姐?瞳瞳说的姐姐是谁?是红影子吗?可她在地宫时候已经进了巨门里面,怎么可能现在出现?

    我问了瞳瞳,瞳瞳却说姐姐就是姐姐,根本也说不清楚是谁。

    在瞳瞳的帮助下,我艰难的坐了起来,靠在墙上,闭上眼,开始默念《静心咒》。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一连念了三遍,心里这才平静下来,感觉头部的剧痛减缓了一些,只是眼睛依然看不清东西。

    稍微休息了一会儿,我静静感悟到空气中的“炁”,然后再念《玄蕴咒》。

    “云篆太虚,浩劫之初。乍遐乍迩,或沉或浮。五方徘徊,一丈之余。天真皇人,按笔乃书。以演洞章,次书灵符。元始下降,真文诞敷。昭昭其有,冥冥其无。沉疴能自痊,尘劳溺可扶,幽冥将有赖,由是升仙都。”

    这是一段符咒,用于制作符箓时调整身体,能祛除阴邪,让风水师更好的引炁入符。现在我虽然还不能制作符箓,但念这段咒能用“炁”的力量来治疗身上的疾患。

    以我现在的能力,只能念一遍《玄蕴咒》,所幸的是,念完之后,我感觉身上渐暖,眼睛也终于能看到东西了。

    之前我脸上遭受的重击,应该是邓教授豢养的小鬼使出的手段。小鬼性阴邪,最爱攻击人的眼睛,目不能视物,心中的恐惧便会被放大,小鬼经常用这种手段来害人。

    比如常见的鬼打墙等,都是类似手段。而念完《玄蕴咒》后,炁可蕴身,破除一切邪妄。

    恢复视力之后,我赶紧左右察看,却没看到红影子,甚至连邓教授也不见了,屋里只剩下我和瞳瞳,还有徐子鱼趴在地上,怀里依然死死的抱着那个死去多时的男婴。

    此时她已经停止了哭泣,双目无神,一脸麻木的瘫在地上,看起来凄惨无比。

    我心里无比的自责,徐子鱼此番遭遇皆是因我而起,甚至当初我不去帮她的话,她不管选择堕胎,还是被阴魂害死,也都比此刻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死在怀里要好的多。

    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想过去劝慰徐子鱼两句,但才刚走到她跟前,徐子鱼像是护仔的母猫一般,身子猛地往后一缩,手里把男婴的尸体抱的更紧了,双眼愤怒的盯着我。

    我叹了口气,徐子鱼此时整个人还不清醒,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我重新推了回来,跟瞳瞳询问刚才的情形。

    根据瞳瞳所说,刚才是跟她一起,寄居在玉环里的“姐姐”忽然出来,手引天雷,劈了邓教授。可邓教授却未死,只是受伤之后,逃遁而去。

    这之后,瞳瞳口中的“姐姐”也直接消失了。

    我问瞳瞳这个“姐姐”是不是回到了玉环里面,瞳瞳却摇摇头说不是,她说那个姐姐是整个人完全消失了,并没有回到玉环里面。

    消失了?能寄居在玉环里面的,只可能是阴魂,而阴魂畏阳,天雷又是天地至阳之力凝聚,她说的这个姐姐居然能手引天雷,即便是伤了邓教授,可她自己估计也会受到重创。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消失的?

    我心里一紧,若她真是红影子,怕是凶多吉少了。

    我又追问瞳瞳,这个姐姐是不是穿的红衣服,头上有红盖头。瞳瞳又摇摇头,说这个姐姐穿的是白色的衣服,头上也没有盖头。

    这下我才松了口气,红影子从出现在我身边之后,一直都是那样的一副装扮,既然不是红衣服,那肯定就不是红影子。

    只是我心里更加疑惑了,为什么玉环里面还有一个穿着白衣服的阴魂?

    红影子当初交给我这个玉环的时候,只说是她的寄身之物,从来没告诉过我玉环里面还有其他阴魂。而且红影子在的时候,玉环里面很是阴寒,即便是夏天,我只要带着玉环,身上都从来不会炎热。可红影子走了之后,玉环再也没有那种感觉了,只有瞳瞳住进去之后,才重新恢复了一些阴寒,但也远不及红影子在时。

    我又问瞳瞳玉环里面究竟有什么,瞳瞳说里面是很大的一座宫殿,她在里面感觉很舒服,但只能在很小的一部分活动,其他的地方都进不去,而那个姐姐是她唯一见到的“人”,之前没跟我说,也是因为那个姐姐的警告。

    这下我对这个玉环更好奇了,但可惜的是,我是人,不可能像阴魂那样进到玉环里面,除非将来我能按照《死人经》上所说的那样,成为超脱地师的风水师,到时候就能练出阴神或阳神,从肉身之中跳脱出来。

    又休息了一会儿,我看徐子鱼似乎平静了一些,重新过去,开口劝慰她。

    徐子鱼不像刚才那样反应剧烈了,但依然脸色麻木,对我的话置若罔闻。

    我也只好停住了劝慰,狠狠心,告诉她说,怀里的孩子已经去世了,婴孩刚出生便死,怨气极重,必须把他交给我,多念几遍《往生咒》,方才能祛除怨气,安然下葬。

    说起孩子,徐子鱼脸上才终于有了些生气,从地上缓缓的坐了起来,低头看了看怀里的男婴,麻木的脸上泛出几分母性光辉,嘴角微挑,竟是笑了起来。

    “我说过,就算他生出来就死,那也是看了一眼这个世界啊……所以你放心啊,他不会有怨气的,我知道的。”

    看着徐子鱼的表情,我心里更不是滋味了,可不管有没有怨气,这个孩子只要还在身边,徐子鱼就会一直处于痛苦之中。

    我坚持要把这小孩尽快下葬,徐子鱼却似乎有些生气了,瞪着我说,“这是我的孩子,我不会把他下葬的,我要一直带在身边。”

    带在身边?可他已经死了。我看着徐子鱼坚定的表情,心里觉得有些不妙。

    有很多死了小孩的人,因为不舍孩子的离开,就想尽各种方法,把小孩的尸体留在自己身边,有些甚至还借助风水师的能力,硬是养出了小鬼。

    这种情况在东南亚那边很常见,徐子鱼该不会生出了这种念头吧?

    不过转念想想,徐子鱼应该不至于想到这种方法,应该只是她过于悲伤之下,说出来的气话,等恢复平静之后,她应该会给孩子一个最好的归宿。

    徐子鱼不同意下葬,我也不好强行逼迫她,只好就此作罢,准备带瞳瞳离开。

    离开之前,我特意在徐子鱼家里找了一下,很快就在另一个卧室里找到了她的父母。老两口在那个小卧室里来回的走圈子,脸上还有一种迷茫的神情。

    肯定是邓教授养的小鬼,迷了老两口的心智,让他们在卧室里兜圈子,怎么也走不出来。

    我走过去,口中含炁,在他们面前猛的一声低喝,老两口便马上从迷茫中清醒了过来。

    一看到我,他们就问我怎么来了,问完也不等我回答,说徐子鱼还在生孩子呢,让我跟他们一起过去。

    此时老两口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心里更加自责了,也不敢看老两口的眼神,只是跟在他们身后,一起去了徐子鱼的房间。

    走过去之后,老两口见到徐子鱼和怀里的男婴,顿时老泪纵横,嚎啕大哭起来。

    我心里不忍,也不敢上去规劝,咬了咬牙便转身离开了。

    临出门的时候,我又转头看了一眼,在一片嚎啕痛哭的声音里,徐子鱼却在笑着。她宠爱的目光看着怀里的死婴,嘴里一动一动的,似乎还在轻声说着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徐子鱼此时的模样,让我感觉心里发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隐婚娇妻:老公,〕〔龙裔的轨迹〕〔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