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泪痕之初〕〔大唐好相公〕〔勇者大魔王〕〔直播未来两千年〕〔护国公〕〔抗战之广陵密码〕〔毒妇不从良〕〔年年安康〕〔萌狐悍妻〕〔掌家小农女〕〔女总裁的逆天高手〕〔大明略〕〔邪派掌门人〕〔副本入侵者〕〔赤兔记〕〔最强帝师〕〔天下豪商〕〔某科学的流体掌控〕〔回到八零当女兵〕〔重生军嫂逆袭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娶个鬼妹子当老婆 第一百八十三章 堂正一战?
    随着谷会长一声令下,第三场比斗正式开始。

    我盯着陆振阳,没有抢先出手,只是暗中警惕着,陆振阳好似也不着急,颇为闲适的站在那里,开口冲我说道,“你可真是一次又一次的给我惊喜啊,这次比斗你明知可能遇到我,还敢上来,实在是勇气可嘉。”

    我嘴角微微动了动,陆振阳的确是沉稳了没错,但认不清自己,或者说认不清对手这个毛病却丝毫没有任何变化,永远都是那么自我感觉良好。

    当然,根据韩稳男和张昆仑提供的情报来看,现在的陆振阳的确比当年多了许多自傲的资本,只是这些资本够不够看,却是两说。

    我懒得跟他废话,摇摇头道,“废话少说,出手吧。”

    陆振阳面容一肃,从怀里拿出来一方印章,眼睛看着那印章,似乎颇为感慨的又道,“当初第一次交手,我便用的这泰山印,最后败在你手上,今天我不用银符欺负你,我还用这泰山印。我要堂堂正正的跟你比一次。”

    这话让我一愣,差点不相信自己的人多,陆振阳这家伙放弃使用银符?要凭真实实力跟我比?

    我嘴角一咧,一句话也没说,眼睛只是盯着他手里那明黄色的泰山印。

    上次雏凤会上的夺位赛,我第一次跟陆振阳的战斗中,便抢走了他这枚传承法器泰山印,一直到陆振阳、陆子宁杀我父母那日,才重又被他抢了回去。

    看到这个泰山印,我仿佛瞬间又回到了那个绝望的下午,父亲被陆振阳一脚一脚的踢的吐血,母亲为了陆振阳给的虚幻希望,一边流泪一边在厨房里忙活,可最终,陆振阳还是没放过他们。

    我脸上的笑容更盛了,眼神却越来越冰冷,陆振阳还跟我说什么“堂堂正正的比一次”,我和他之间的较量,只有生死相搏,没有什么交流切磋,堂堂正正?对付他,再下流的手段也能称得上是堂正!

    我依然站在没动,可阴阳阎罗笔已经出现在了我右手中,一边接引道炁,一边等待着陆振阳的发难。

    几乎跟第一次交手之时一模一样,陆振阳似乎刻意要雪耻,仅有的一只右手,接引道炁之后,将泰山印抛飞起来,在空中化作一座小山模样,朝着我直直的砸了下来。

    当初弱的几乎不堪一击的泰山印,此时却展露出了强大的威力,那小山不光是体积变大了,而且上面蕴藏的气势,就好似当初我在深圳分会见到的那一尊泰山石一般,巍峨的真龙气缭绕其上,带着镇压法器独有的威慑,铺头盖脸的朝我直直压下来,甚至让我心中生出无路可逃的感觉。

    陆振阳站在那里,看着泰山印的威势,似乎非常满意,嘴角带着自矜的笑容。

    我也微微一笑,面对即将到来的泰山印,站在那里根本没动,他上次交手时的手段攻击,我自然也用上次的手段来应付,道炁接引之后,阴阳阎罗笔上,阴阳鱼图案瞬间出现,但与上次不同的是,黑白两色的阴阳鱼图案之中,还有两个说不清是墨绿还是玄黑的圆点,隐在阴阳二气之中,看似不显眼,但谁若盯着看一会儿,必然会被里面隐藏的力量震惊。

    我不光调动了体内几乎所有道炁,更是把墨绿能量也用上了。

    陆振阳想要雪耻,还得问问我答不答应!

    足足相当于十四窍的道炁,加上十窍墨绿能量,陆振阳便是再强,仅凭这泰山印,却也完全不可能是阴阳鱼的对手。

    我甚至都没盯着他看,而是微微转头,注意着台下谷会长和陆子宁他们的动静。

    南宫说过,墨绿能量识曜之后,若被天师境界之人发现,必然会杀我。现在墨绿能量虽然没有识曜,但吸收了墨珠中全部力量之后,墨绿能量比上次雏凤会上多了也不知道多少倍,所以使用之时,我必须特别小心,借着这次对陆振阳全力出手来做个试探。

    谷会长面色很平静,坐在那里,像个泥胎木偶一般,并无半点表情。陆子宁脸上有表情,但更多的只是对陆振阳的担心,并未看出其他任何异常。

    我这才松了口气,看来墨绿能量识曜之前肯定是安全的,以后这个问题倒是不用过多担忧。

    我的注意力重新恢复到比斗之中,此时巨大的阴阳鱼终于跟泰山印碰撞到了一起,泰山印化成的小山虽大,可却还是大不过不断盘旋流转的阴阳鱼,碰撞之后,根本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泰山印直接被阴阳鱼包裹了起来。

    然后,泰山印只是略微挣扎了几秒钟,就停在那里不再动弹,随后更是身形堡缩,重又变成了一枚印章的样子。很明显,陆振阳已经失去了对泰山印的控制。

    从开始到现在,一切的一切都与当初那次交手完全一样,这正是陆振阳追求的,他想重现这个过程,然后追求一个不同的结果。

    但可惜的是,最后的结果也跟上次一模一样。

    到此时,陆振阳脸上的笑容终于维持不住了,瞬间多了几分气急败坏,双眼恶狠狠的盯着我,再无半点先前的平静。

    我咧咧嘴,这家伙表面上看,似乎内敛和沉稳了许多,但实际上,他还是没有任何长进,一旦出事,依然无法控制中自己的情绪,只是一个小小的挫折,急躁和气急败坏的模样便显露无遗。

    控着阴阳鱼回到自己面前,伸手把捆缚在其中的泰山印拿了回来,冲着陆振阳扬了扬手,咧嘴笑道,“陆兄倒是客气,上次把泰山印主动送给我,这次又主动送给我,那我便却之不恭了。”

    说完,我直接把泰山印揣到了自己身上。

    上次拿他法器之时,我心里还有些惴惴,但这一次,我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比起我今天打算做的事,法器这东西实在不算什么。

    陆振阳脸色更差,愤怒和急躁几乎遮掩不住,但他还是强行挤出来一丝笑容,冲着我恶狠狠的说道,“上一次你拿了我的泰山印,最后是什么结果你应该一辈子都忘不掉,你确定还想再来一次么?”

    不得不说,陆振阳的确有长进了,最起码学会了如何真正的激怒别人。

    我脸上的笑容凝固起来,沉默数秒钟之后,才忽然又对他咧嘴一笑,摇摇头道,“我倒是希望你能再来一次,但有些事却注定无法重来……一年时间,你就这么点长进吗?”

    我尽力转开话题,让父母惨死那一幕从我脑海中摒弃,刻意激怒陆振阳。

    他果然像个一点就炸的炸药包,双眼瞬间变得通红,冷冷冲我笑道,“别因为靠着张文非那个法器,你就真的还能压住我了,你想看我这一年的长进,那我就让你看个够!”

    说完,他口中凛然念道,“步三摄纲,三五迹禹!”

    这是我第二次听到这八个字,陆家的步罡之法!

    尽管陆振阳只是点穴圆满,依靠曜石才能用出步罡,威力自然跟当初的陆承平不可同日而语,但我依然不敢有任何怠慢,阴阳阎罗笔一收,瞬间拿出方天扇暂时挡在身前,然后金光神符和纯阳神符同时从怀里拿出来,接引道炁之后,手印和神咒齐出,化作带着一圈火焰的金色光墙挡在身前。

    这是我的最强防御之法,当初面对陆承平尚可抵挡一时,面对今日的陆振阳,自然不会有任何意外。

    这就是今天听张昆仑说起陆振阳已经可以用出紫薇步罡之时,我心里的最大依仗。

    当初陆承平可以瞬间破了我的两大神咒,让我面色大变,但今天的陆振阳显然没有这个能力,即便他有这个能力,他体内也没有充足的星力可供挥霍……曜石这种东西,陆家便是再阔绰,又能让陆振阳浪费多少?

    而且我此时已经失去了跟陆振阳对战的耐心,他想跟我堂堂正正的一战,我却不想。

    我心里唯一的念头,便是尽快结束这场比斗。

    所以,在陆振阳从身上曜石中吸收完足够星力,抬脚往我这边跨过来的时候,我右手在怀里一摸,拿出了李老爷子送我的两张银符之一。

    ……陆振阳说过不用银符,我可没说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回流大时代〕〔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大唐颂〕〔重生之夜少独宠娇〕〔真武狂龙〕〔隐婚娇妻:老公,〕〔龙裔的轨迹〕〔修行在万界星空〕〔我有奈何桥〕〔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妖娆炼丹师〕〔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完美主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