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强行相爱:娇妻,〕〔穿越特工小王妃〕〔第一首席:豪宠酷〕〔都市之特种狂兵〕〔乡村最强小神农〕〔天下珍藏〕〔大仙官〕〔女神的绝世高手〕〔撩妻成瘾:总裁请〕〔暖婚似火:顾少,〕〔美女总裁的妖孽仙〕〔农门悍女:山里汉〕〔道缘浮图〕〔木叶之一刀神明〕〔重生肥妻:首长大〕〔首辅大人,夫人喊〕〔农女重生之丞相夫〕〔20几岁要懂点人情〕〔我的绝代美人〕〔神医兵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娶个鬼妹子当老婆 第七章 邪术
    警察清理了现场,把那些残肢碎肉集中盘点拼接之后,发现这些尸体并不完整,准确来说,十九具尸体中,少了三个头颅、五副内脏,还有九条左手臂,以及所有的左手手指。

    此外,在收集到的尸块中,警察发现有部分烧烤或煮熟的,地窖四周的犄角处,还散乱丢着几块细小的骨头,根据这个迹象判断,嫌犯余福达,不光杀人碎尸,很有可能还吃了人肉。

    只是把这些细小的骨头拼起来之后,只能确定部分手指,其他遗失部分却依然无法确定。

    清理完地窖之后,警方开始追捕余福达,这个过程比想象中简单太多,根本没费什么力气,大批全副武装的武警来到余福达的家里,根本没有遭遇任何反抗,直接就将其缉捕归案,只是在接下来的审讯之中,余福达一句话都不说,只是坐在那里发呆。

    结合案情以及嫌犯的表现,警方非常怀疑余福达的精神状况,专门找了精神心理学和犯罪心理学的专家,但经过一番鉴定之后,余福达一切正常。

    撬不开余福达的嘴,警察只好继续开始地毯式的搜索,试图自行找到线索。这个过程又是出乎预料的顺利,警方第一次搜索,便在余福达的家里有了巨大的发现。

    余福达的住所,就在果园里面,是个两层的小别墅,两层之上,还有一个阁楼。警方的重大发现,就在这个阁楼里。

    说到这里的时候,之前说起杀人碎尸的事情,面色尚还平静的张姓副局长,脸上很明显带着心悸,手指也不停的抖动,点上一支烟,狠狠抽了几口之后,才继续开始讲述。

    余福达的阁楼不大,大约只有十平米的样子,尽头处是一个神龛,不过里面并没有供奉神仙塑像或者祖宗牌位,只是在墙壁上画着一些凌乱的线条,隐约像是一个鸟类的轮廓,从上面暗红颜色等迹象来看,这些线条显然也是用人血画出来的。

    人血壁画的下方,则是贴墙放着一个青铜小鼎,里面盛放着一些暗红液体,像是从墙上滑落下来的血液。

    神龛前,摆放着一个大供桌,上面有香烛、有供品,因为之前地窖里的见闻,警察一眼就认出,这些香烛跟地窖里的蜡烛一样,也是尸蜡,而下方盘子里放置着的肉块等物,自不必说,统统都是人肉。不过这里的肉块跟地窖里的不同,全部都是烹熟制作过的,有些切成薄片,有些熬成肉汤,甚至警察进去的时候,还能问道浓香扑鼻的味道。

    除此之外,桌子的左右两侧,整整齐齐的各自摆放着七个头颅,从模样看,全都是不足十岁的小孩。

    供桌之前,一直到门口的范围内,墙壁两侧悬挂着七具小孩尸体,这些尸体高矮胖瘦几乎一致,全部被整整齐齐的从中间刨成两半,分别悬挂在两侧墙壁上。

    阁楼中间空旷的地上,只简单放置着一个蒲团,蒲团的四周,呈品字形放着三个剃光头发的头颅,正是地窖中缺失的那三个,而蒲团一旁,还放着一个瓷碗,里面盛有半碗肉糜,还插着一个勺子,碗沿上有很明显的进食迹象。

    整个阁楼内又是十几具尸体,但跟地窖不同的是,这里干净整洁,毫无一丝血腥气味,所有的尸体都被香料硝石等处理过,连供桌上那些供品都烹饪的十分精美。

    但相比那个血腥的地窖来说,这个干净的阁楼更让人压抑恐惧。办案的民警几乎没人敢进去处理,连具有多年经验的老法医进去一圈之后,也变得面色惨白,出来就吐了一地。

    这一次清理现场,警方足足用了一周多的时间,最后经过法医鉴定,果园十九个工人的尸体大部分都找到了,而阁楼内那些童尸,则牵扯到了另外一个跨省特大儿童走失案件。除此之外,其中一个更令人心悸的情况是,那十四个小孩头颅之中,有一个,正是嫌犯余福达的小孙子余佳轩,而经过鉴定,蒲团旁的那半碗肉糜,也是余佳轩的尸体做成的。

    随后警方给余福达做了胃液抽取,虽然相隔时间已久,胃液之中并未检查出来什么东西,但从当时那碗沿上的进食迹象来看,所有参与办案的警察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讲述完整个案情之后,这个张姓副局长又跟刘传德说,他亲自审问过余福达,这人只是一个外表再平常不过的老头,家产又颇丰,他虽然不是我们玄学界人士,但他甚至不需要任何鉴定,就能确定这人绝对是中邪了。只是这个案件牵连太大,而且余福达这个人又太危险,连审讯的民警都不太敢跟他单独呆在一个审讯室里。公安系统的领导正在考虑不审讯、不做犯罪推理,直接将其处死的事情,所以刘传德这时候出来想做什么玄学鉴定,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到最后,这个张姓副局长还让刘传德签了保密协议,禁止将这件事外传。

    听完整个故事之后,刘传德早就绝了做这单生意的心思,不过临走时候,他还是抑制不住心里的好奇,表明了自己前佛山玄学分会会长的身份,申请想跟这个余福达见见。

    原本这种惊天大案的嫌犯肯定不可能随意让人见到,但或许是警方也想通过玄学界之人更深入的了解一下整个案情,张副所长跟上面申请之后,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带着刘传德一起去了临时羁押余福达的拘留所。

    据张副局长之前的介绍,余福达归案之后,一直都表现的很淡漠,不说话也没表情,甚至过去指认现场的时候,看到那些包括自己小孙子在内的尸体,脸色都没有丝毫动容,但奇怪的是,他见到刘传德之后,神情却第一次变了。

    余福达的脸颇为圆润,原本的面相很是宽厚平和,但看到刘传德的第一眼,他眉头猛地皱了起来,眼睛里露出骇人的阴鸷之色,似乎跟刘传德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一般,不断试图从椅子上站起来,甚至将两只手腕上的手铐都扯变形了,嘴里不断发出“嘶嘶”的声音,让现场每一个人都面色大变。

    这下刘传德什么也顾不上了,急匆匆的跟着张姓副局长出了审讯室,余福达这才稍微冷静了一些,重又坐到椅子上,目光冷冷的看着审讯室门口,不再有任何过激举动。

    这个情况让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张副局长留了刘传德的电话,说是以后调查中可能有些事情要咨询他,希望他能配合警方的调查。

    答应之后,刘传德离开市局,回到风水玄学店里。

    他这一趟去的时间不短,回来的时候,谢成华那边已经处理好了自己的事情,开了店门,正一个人坐在店里百~万\小!说,刘传德失魂落魄的回来之时,他正要开口询问,但就在刘传德进门的时候,门口悬挂的青铜八卦镜忽然发出“嘭”的一声响,从门框上直接跌落下来。

    与此同时,门口两侧张贴的四张符箓无风自燃,变成了灰烬,刘传德则是脸上七窍之内,同时流出一股黑血,直接昏倒了过去。

    足足三天之后,刘传德才清醒过来,幸运的是,清醒之后,他检查了身体,并无什么大碍。事后他们两人推测,当时刘传德身上肯定中了某种诡异道术,只是进门的时候,被那青铜八卦镜和四张神符挡了下来,化作黑血流出,否则的话,怕是性命都难保。

    听完他们的讲述,我面色也变得无比凝重。早先那血腥恐怖的案件暂且不说,光是最后青铜八卦镜和四张神符无风自燃的事就足以让我震惊。

    那青铜八卦镜还好说,本是谢成华之物,当初店面开张之时,门口需要辟阴镇邪之物,谢成华主动拿了出来。有这个青铜八卦镜在,普通识曜境界初期以下的阴魂妖物都不敢进门。随后,我不太放心,特意还在门的两侧各自安放了金光神符和纯阳神符。

    金光、纯阳两道神符,本就有极强的驱邪镇妖作用,有这四张神符,加上青铜镜的镇压作用,但凡天师之下的妖邪鬼物,都不敢轻易闯门,就比如之前谢成华说的那些驼背老妇,之所以站在门口不进来,就是因为忌惮这些。

    但现在,青铜镜和四张神符全部崩溃,才堪堪抵消刘传德身上的邪术!那对他施术之人是何修为?难道是天师?

    可按照他的讲述,他仅仅只是跟余福达见过一面而已,根本没有察觉到任何被施术的迹象,而且这余福达能被警察轻易抓捕,显然只是个普通人才对。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隐婚娇妻:老公,〕〔龙裔的轨迹〕〔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