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军门霸宠之特战痞〕〔明威天下〕〔末世钻石VIP〕〔重生之侯门邪妃〕〔美漫的超凡之旅〕〔陆少蜜宠:前妻在〕〔都市透视神眼〕〔都市极品猛男〕〔不灭修罗〕〔爱情冒险家〕〔老子是一条龙〕〔万仙圣尊〕〔终极小村医〕〔绝世盛宠:废材三〕〔招魂先生〕〔戏闹初唐〕〔超维入侵〕〔影帝大大,甜到家〕〔美漫丧钟〕〔娱乐之唯一传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娶个鬼妹子当老婆 第二十七章 符号
    发现这个情况之后,我面色未动,看着前面韩稳男等人都在默默的沿着绳索向下滑,并未注意身后的情况。我这才调动巫炁出来。

    尽管这绿雾很像巫炁,但此处凶险暗藏,我也不得不小心,没敢直接将其直接吸收,而是用巫炁将面前的一片绿雾包裹起来,这才吸进体内。

    绿雾随着巫炁在体内运行一周之后,进入天脉之内,一股脑儿的涌进巫炁源石。

    我脸上这才露出了笑容,能被巫炁源石吸收,这绿雾自然便是巫炁了。我心里止不住兴奋。巫炁一直无法修炼,只能从外界吸收,所以我早先才动了去泰国一趟的想法,谁知还未成行,倒是又发现了一处巫炁存在的痕迹。

    我忍不住思索起来,太岁应四余岁星而生,照理来说,太岁也有四个才对。迄今为止,小金、尸阴宗、泰国大王宫,我已得知这三处皆有太岁存在,难道这个神秘黑洞里,便是第四个太岁?

    这也太巧合了吧?

    我脑子里思索着这件事,下意识的就放缓了往下行进的速度,前面的陈扬庭很快就发现了这个情况,转头压低声音对我叫了一声。我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将脑子里的疑惑暂且放到一边,加快速度,赶上了他们。

    陈扬庭早先的探测没错,这个神秘洞穴的确只有不足五十米深,等我赶上他们之后,最前面的韩稳男已经下行到了洞底位置,手里的探照灯朝着后面晃了几下,给我们发出了信号。

    为了安全起见,我们下来的四个人,并非吊着一根绳索,而是每个人身上都有一根单独的缆绳。韩稳男发出信号之后,我们跟在后面的三人全都错开彼此的位置,继续下行到跟韩稳男平行的位置。

    此时四只探照灯的光线把洞底照的非常明亮。我们的正下方,的确是陈扬庭说的水,而且颜色幽深,似乎的确不浅。只是水面上波光盈盈,除了水之外,并无他物,梁教授根本没在这里。

    陈扬庭正要说话,韩稳男却伸手制止了他,手里的探照灯从水面移开,平行于身体的位置往四周照过去,口中压低着声音说道,“你们看。”

    方才我们注意力都放在那水面上,这时往四周一看,顿时吓了一跳。不知何时,我们四周已经不是墙壁,而变成了一个非常开阔的空间,只是我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下面的水面上,根本没有察觉到这个变化。

    探照灯的光线虽然明亮,但那是因为灯光聚集在一起的缘故,所以照亮的空间极为有限,只能看清楚灯光投射的地方,四周反而显得更加黑暗。韩稳男说完之后,伸手从背包里拿出来几根照明荧光棒,全部弄亮之后,丢到下面的水面上。

    那颜色幽深的穴底水似乎并无奇异之处,荧光棒漂浮在上面,柔和的光线很快便照射出来。韩稳男这才让我们把手里的探照灯关闭。

    关了灯之后,我们全都闭上眼,等眼睛逐渐适应眼前的暗光之后,才纷纷睁眼往四周看过去。

    荧光棒的光线不强,但照亮的空间极广,而我们这四人都有识曜境界的修为,视力远比普通人强的多,此刻这洞穴底部的情况完全显露在我们眼中。

    这个洞穴底部是一个极为开阔的空间,自我们头顶约两米高的地方开出了一个圆形洞口,一路延伸到地面上,这就是我们下来的黑洞,而这黑洞正下方,也就是此刻我们的脚下,乃是一个边长大约十米的方形石台,石台上面正中心位置,是一个圆形类似于圆井的东西,大小约是上方洞穴的两倍多,井沿完全由石头筑成,表面光滑平整,看起来很是精致,井中则是蓄满了水,跟边沿齐平。我们看见的水面,不过是这圆井中的水而已。

    在我身边的陈扬庭最先开口,他小声咒骂道,“妈的,我刚才也只探测到下面有水,没想到这底下还别有洞天。不过这方台圆井的模样,你们有没有觉得很诡异?这分明是人工建筑,莫非这下面是一个陵墓,咱们下来那个洞是个盗洞?”

    韩稳男摇摇头,瓮声瓮气的说,“不像是陵墓,我也说不准,咱们下来的第一要务是救梁教授,先不管这些,下去这圆井边检查一下,看看梁教授是沉到了水里,还是从水里离开,去了别的地方。”

    他说完之后,身子半空中发力,猛地一荡,滑飞到圆井旁,脚尖在井边一踩,便顺势落到了井旁的平台上。

    我们剩下的三个人也有样学样,很快便全部落了下来。

    解开身上的绳索之后,韩稳男试了上带的对讲机,发现根本无法使用,于是他找出纸笔,简单写了下面的情况,然后将纸条绑在他的缆绳上,扯着绳子猛地抖了几下。

    这是下来时候,我们约定好的让上面人拉绳子的暗号。等他抖完绳子,很快他那根缆绳就被拉了上去。

    将信息传递上去之后,韩稳男便凑到圆井旁,仔细盯着井水和井口,试图寻找梁教授的活动迹象。一旁的陈扬庭则是开口说道,“不用做这无用功了,你看荧光棒既然能漂在水面上,证明这水浮力肯定是正常的,梁教授要在水里,不管死活,终究还是要漂上来的,现在水面上无人,他肯定是从水里爬出来,往四周什么地方去了。咱们还是直接去找人才是正理。”

    韩稳男却是没理会他的话,将手里的探照灯重新打开,沿着井边仔细搜寻了半天之后,才指着井沿上的一个地方,开口道,“这里有个类似脚印的痕迹,梁教授的确是从水里爬出来了。”

    我们凑过去一看,果然,那里有一个极淡的水渍印记,像是一个模糊的脚印。

    陈扬庭轻嗤一声,“我刚才不就说过了么,何必多此一举。”

    他的话很不友善,韩稳男却也没在意,只是站在那水渍印记旁,伸手指了指这脚印正对的方向,又开口说,“这里空间极大,四周什么情况黑洞洞的根本看不清楚,梁教授既然是从这里爬出来的,那么行进的方向肯定是一个直线,咱们沿着这条直线继续搜索,必然能找到其他线索。”

    陈扬庭顿时一怔,讪讪的不再言语。

    韩稳男沿着那条直线,继续朝前行进,一边走,一边用探照灯仔细查看着地面上的痕迹。我微微笑了一声,跟妙觉和尚一起跟了上去,陈扬庭估计是觉得落了面子,等了好一会儿,才一起跟了过来。

    等他过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走到了那方形平台旁边。

    这个平台约有一米高,韩稳男走到这里,没有直接跳下去,而是用探照灯在平台边缘略一搜寻,便发现了边沿上有极小的一坨湿泥,他点点头又道,“应该没错了,梁教授的确是从这个方向下的平台,咱们继续往前搜寻。”

    这回不用他解释,我们也都明白。地窖上方的果园里都是沙土,尽管没有下雨,鞋底不会沾泥,但总会带点沙土。梁教授掉进池水里,沙土沾水形成一层薄泥,粘在鞋底上,走路时候或许不会留下痕迹,但从平台上跳下去时,他年纪大,不可能像我们这样直接跳下去,鞋底难免会在边沿上刮动,这一坨泥土便是当时刮落下来,留在这里的。

    道理虽然简单,但韩稳男从下来之时,便开始从井沿上寻找线索,一直找到这里,显然是心里早就预想到了这些线索,这份细腻心思可一点都不简单。

    我转头看了看他,这家伙看似朴拙,实则大智若愚。雏凤会上,他的天赋被同辈天骄完全压制,进阶识曜之前那争夺赛上,他又败给了张昆仑,似乎已经被其他天骄抛下了一个段位,但实际上,我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这个以前顶着“年青一代第一人”身份的家伙,或许现在依然还是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

    最起码,从我巫炁进阶识曜到再次遇到他,这中间只过了两个多月。当初叶翩翩说过,以她的天赋,吸收曜石都用了三个月,可韩稳男最多只用了两个月。或许他的天赋的确没那么强,但他的修行基础、领悟力以及努力程度绝非寻常,最后的成就显然也不会差。

    荧光棒的照明范围广,照明的直线距离却不是很远,跳下平台之后,我们重新打开各自的探照灯,继续往前走。

    这个洞穴空间大到超乎想象,我们足足走了十分钟,这才终于看到前方出现了一片山壁。探照灯的光线下,明显可以看到我们正前方的山壁上,有并排两个山洞,左边那个山洞极大,入口处高足有三四米。右边那个则小很多,入口处不足一人高。

    这一路上我都没再发现梁教授留下的痕迹,更没发现他的人或者尸体,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是沿着这个方向,进了山洞里。

    现在的问题是,他进了哪一个山洞?

    走到山壁旁,这次不等韩稳男开口,我们便各自在两个山洞口搜寻起来。

    整个洞穴内都很干燥,地面是平整的石块,而且没有灰尘,根本不可能有脚印留下,所以我们主要在洞口的山壁上寻找痕迹。梁教授是意外跌落下来的,不可能想不到有人会下来营救,如果自己往前走,肯定会留下来一些标记才对。

    循着这个逻辑,我们很快就了发现,这次找到线索的是陈扬庭,他指着左侧那个大山洞口的山壁,兴奋说道,“这里有个标记,肯定是梁教授留下的。”

    我们凑过去一看,那里果然有一个足球大小的符号,看起来像是一个“大”字,不过下面多了一横,把大字的两个足底连了起来。

    韩稳男也跟着点点头,开口道,“应该就是这个山洞了。”

    这回他终于没有唱反调,陈扬庭很兴奋,当即便要抬脚往里面走,韩稳男却又叫住了他,用手里的探照灯往里面照了照,然后开口道,“现在这个洞穴的情况我们还没弄明白,此时不适宜再往前走了,不如我们先回去,叫那些武警一起,弄些大型照明设备进来,再往前继续查探。”

    他这是老成持重的看法,陈扬庭顿时不乐意了,满不在乎的说道,“无非是墓穴,或者是古时被掩埋的遗迹,这有啥弄不明白的?再说了,咱们这都走了半天了,前面的路适宜走,后面的路便不适宜走了?这算什么道理?依我看,梁教授那身子骨估计是撑不了多久的,咱们还是尽快去找人才是正理。”

    韩稳男摇摇头,“山洞内跟外面不同,外面空间开阔,即便遇到什么危险,咱们也能提前发现,山洞内空间毕竟狭小,真遇到危险,不光难以发现,便是躲都很难躲开。梁教授既然能自己走到这里,身体应该没有大碍,咱们还是谨慎一些为好。”

    两人争执不下,妙觉和尚还是一贯的沉默寡言,站在旁边也不劝解。

    而我这时候目光才刚从那个符号上移开,犹豫了一下,开口打断了他俩的争论,对他们问道,“你们有没有觉得奇怪,这个符号为什么这么大?”

    陈扬庭正不耐烦呢,听到我的话,直接撇嘴道,“随手留的符号而已,大小有什么区别?”

    韩稳男这次倒没跟他争论,显然也认同他的看法,开口说,“或许是梁教授怕我们看不见,故意为之。”

    我犹豫了一下,没再说什么。

    随后,韩稳男和陈扬庭的争论也有了结果,韩稳男同意直接进去,不过进去之前,要先通知一下地面上的人,这里暂时没有危险,让他们再派人带些照明设备下来,以作后援。

    陈扬庭本身便是意气之争,闻言自然同意,等韩稳男处理好之后,便带着我们一路往洞穴内进发。

    等他们三人都进去之后,我留在洞口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跟着走了进去。

    我之所以犹豫,是因为我知道山壁上那个符号有问题。当然不是我说的符号太大很奇怪,而是因为,我从那个符号上发现了很浓郁的巫炁气息。

    梁教授是普通人,断然不可能有巫炁在身,所以,这个符号绝对不是他留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