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权妃在上:王爷听〕〔幻界之羽〕〔赢霸天下〕〔医心如蜜〕〔入幕之宾〕〔一世狂兵〕〔穿成女主宠物蛇〕〔替嫁宠妃太倾城〕〔我的灵气侧漏了〕〔身边有鬼〕〔都市之仙道宗师〕〔重生之星辰背后〕〔恶人手册〕〔国际制造商〕〔[综]我身边的人都〕〔蜜恋百分百:恶魔〕〔我的拖鞋成精了〕〔八十年代逆袭女配〕〔农门娇妻:夫君,〕〔小妻吻上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娶个鬼妹子当老婆 第一百六十二章 果然是他!
    关于那位故人,我心里也是一团乱麻,隐隐有些猜测,却也说不准。

    思及至此,我突然又泛起难来。我之所以答应王灿陪我走这一趟,也只是因为他能调动王屋洞天的的阵法,即便此行遭遇危险,他也能通过阵法,保护我们周全。但如今阵法被破,虽然还没残损到不能使用的境地,但使用起来,威力只怕是大不如前,能否护佑我们安全,也有些说不准了。

    我倒还好,这些年遭遇的危险多了,也不在乎多这一次,可王灿一人关乎整个王屋洞天的气运,却不得不谨慎一些。

    我看了看王灿,有心劝他莫要跟我趟这浑水,但王灿看出了我的意思,立刻便摇头拒绝了,对我道,“九鼎家族为圣人而生,怎会在圣人面前,趋避矛盾?为圣人赴死,乃我辈荣幸!”

    看他态度坚决,我也不好强令他回去,沉默片刻,王灿转而安慰我道,“既来之,则安之。以咱们的实力,即便遇上阳神圆满的天师,也不是没有反击之力。况且,这里是我王屋洞天,可不是他们西城山洞天的地盘,即便有危险,也无需以性命相搏,只要坚持片刻,咱们有的是援兵。”

    我本来也只是心里略有担忧,西城山洞天究竟有无恶意还是两说,我们也无需自己吓自己。

    我点点头,拍了拍王灿的肩膀,算是答应了。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紧闭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内而外的打开,迎着灯光,一道婷婷袅袅的身影走了出来,随后在门口站定,对我说道,“是周易,周先生吧?奴婢绿芜,奉宫主之命在此等候故人,先生请随我来。”

    这女子很是年轻,不过二十五六的样子,从声音便能分辨出来,我向她看了一眼,心底微生惊奇。

    我震惊的,自然不是她的美貌,而是震惊于她的修为。

    洞天福地内,年轻的天师不少,便是李之焕那种年轻阳神天师也不鲜见。但问题是,那些天才天师,都是洞天福地的主脉,而眼前这女子,从服饰称呼上可以明显看出乃是西城山洞天奴仆。

    奴仆之中,如此年轻的天师,可就不寻常了,我还是第一次遇见。即便是王灿,看着这个绿芜,脸色也变得有几分怪异。

    整理好心绪,我招呼起王灿,来到绿芜身前,轻声应道,“在下正是周易,让绿芜姑娘久等了,咱们这就走吧。”

    说着,我抬腿迈步,准备往她身后的山谷进发,但这绿芜却没有引路的意思,而是皱紧了眉头,盯着王灿问道,“不知这位先生是……”

    这人倒有意思,来了王屋洞天,认识我,却不认识此间主人王灿。

    我正欲介绍,王灿却是自己踏上前来,自我介绍道,“在下王灿,乃是王屋洞天之主,周先生的朋友。得闻贵宫主乃是周先生的故人,有心结交一番。不请自来,叨扰了。”

    王灿的话不长,但言辞凿凿,不卑不亢,非但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而且隐隐之中也警告了绿芜,告知他此地乃王屋洞天,他们若图谋不轨,还是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再做决定。

    这绿芜也不是好相与的,打量了王灿一眼,回了个礼,恭恭敬敬的回道,“早就听闻王屋洞天的当代洞主,乃是万中唯一的天才,修行家族两不误,年纪轻轻的便修得了天师的修为,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方才倒是绿芜唐突了。既然是王家家主,又是周先生的朋友,也是咱们西城山的贵客,这就随奴家来吧!”

    说完,也不待王灿回答,她施施然的转身,当先往山谷领路而去。

    我与王灿对望一眼,一前一后,也跟了上去。

    一路上,我们遇到不少与绿芜同样装束的宫女,但她们大都有自己的工作,谁也没有多说什么,遇见了便在路边等着,待我们通过后,才继续忙碌自己手上的事情。

    这样的场景我也曾见过,可都是在电视剧里边,一些身份显赫的大人物从路中央走过,地位稍有人不如的人等都要让路。我本以为一辈子也不会遇上这种事,但今日却走在了道路中央,让旁人让路于我。

    我与那些宫人素未谋面,她们如此恭敬,自然不是因为我,而是带路的那个女人,绿芜。

    心里这么琢磨,我对这个女人我愈发好奇。这个女人在西城山洞天究竟与什么样的地位?与那位宫主又有什么关系?

    不多时,绿芜将我们带到了一处房间,叮嘱我稍作等候,竟也离开了,偌大的房间便只余无与王灿二人面面相觑。

    不过我们也未多等,片刻之后,便有一阵脚步声遥遥传来。

    脚步声颇重,应该是个男人,而且脚步很慢,似乎揣着什么心事。

    我循声望去,即便心里早有猜测,但在看到那道人影之时,我还是忍不住心里一惊。

    韩稳男……果然是他!

    微微心惊之后,我很快恢复了过来。

    我本以为他死于殷商王陵的血祭井中,但如今想来,陆振阳背后的不过是小小的灵山福地,即便是在七十二福地之中也只是吊车尾的存在,他这样的人都能从殷商王陵中存活,更何况是韩稳男呢?

    论天赋,韩稳男比陆振阳分毫不差;论背景,世俗之中,韩家便稳压陆家一头,论起各自背后的洞天福地,灵山洞天跟西城山洞天更是无法比较。

    殷商王陵一行,无论是韩家还是西城山洞天,既然韩稳男过去,定然也不会打着让他去送死的念头,必然另有打算。

    在那场献祭中,陆振阳本意是将轩辕剑占为己有,但最终,轩辕剑被南宫所得,又转赠于我,因此,陆振阳得到的也不过是一把蚩尤用过的法器,乍一比较,陆振阳在献祭中的收获比我却有不如,但随后,他却以蚩尤斧得了蚩尤传承,一举突破到了阳神圆满的境界,如此比较下来,倒是我不如陆振阳了。

    那韩稳男呢?他在那场献祭中又得到了什么?应该不会比蚩尤的传承差吧?

    他如今这所谓“宫主”身份,是不是也是因此而来?

    心里思索之时,韩稳男却是看着我,脚步停了下来,在原地呆了片刻之后,这才重新踏步走到我跟前,瓮声瓮气的吐出一句话来,“周兄,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韩稳男从献祭中活了过来,我心里自然是高兴的,他毕竟是我的朋友。但我那么相信他,他却帮帮玄学会之人抓我,虽然最后我也平安无恙的从殷商王陵中逃了出来,但这却是我心里一个心结。

    谈不上愤恨,但若说相逢一笑泯恩仇,我却也没那么洒脱。

    好久不见……我咀嚼着这四个字,思考着他究竟是站在什么样的角度同我寒暄,朋友?

    我点了点头,回道,“是啊,好久不见!”

    得到答复,韩稳男脸上的尴尬明显少了一点,这才在我面前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似乎是见我没有要主动搭话的念头,他转头看着王灿,寒暄了起来。

    “想必这位便是王屋洞天之主,王灿王先生吧?在下西城山洞天,韩稳男。”

    在这句话之前,对于韩稳男的身份,我还不太拿的准,但能以西城山洞天之名与王灿打招呼,那他自然便是此次罗天大醮,西城山动态年的话事人,那位神秘莫测的宫主。只是西城山传承已久,韩稳男不过出自旁系,从韩家四叔的口中得知,他们也不过是刚刚才回归主家,他何至于坐上宫主的宝座?难道只是因为天赋?不大可能。

    王灿不知道我与韩稳男的过往,不过从我的表现来看,他多少也猜到了一些东西。见我不没有多说什么,便开口回应道,“韩宫主有礼了!西城山洞天专精诛却精魔、防遏鬼试之道六事,下设九宫十八殿,不知宫主是哪一宫之主?”

    韩稳男瞥了我一眼,接着说道,“韩某乃为镇魂宫宫主!”

    镇魂宫?我不明白这镇魂宫在西城山洞天的地位,但王灿自幼接手家族事物,对各大洞天福地了如指掌,听闻之后,便开口同我解释一番。

    从他的话里,我方才知道,这镇魂宫在西城山洞天的地位是何等的重要。

    为了保护重要人等的安全,洞天福地之中,多会以秘方将直系嫡传或者重要之人的魂魄,留一缕在洞天福地内,派专人职守,这个地方便被称之为镇魂地。只是这西城山洞天略有不同,满门上下,皆有一缕神魂被收纳其中,说是保护众人,其真实的目的,不过是为了便于掌控那些人等的行为罢了,这其中,但凡有人逾越了他们的等级制度,或是没能完成洞天交代的任务,镇魂宫宫主便会根据规定,给予相应的处罚,甚至可以决定当事人的生死。

    所以镇魂宫的权力极大,堪称诸宫之首。

    而这镇魂宫最厉害之处还不是在此,而是历代镇魂宫宫主,便是下一任西城山洞天之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