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权妃在上:王爷听〕〔幻界之羽〕〔赢霸天下〕〔医心如蜜〕〔入幕之宾〕〔一世狂兵〕〔穿成女主宠物蛇〕〔替嫁宠妃太倾城〕〔我的灵气侧漏了〕〔身边有鬼〕〔都市之仙道宗师〕〔重生之星辰背后〕〔恶人手册〕〔国际制造商〕〔[综]我身边的人都〕〔蜜恋百分百:恶魔〕〔我的拖鞋成精了〕〔八十年代逆袭女配〕〔农门娇妻:夫君,〕〔小妻吻上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娶个鬼妹子当老婆 第二百二十九章 邀请
    ,!

    看着眼前的吴越,我脑子里迅速思索起这个关于泰山圣母庙的故事。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那个所谓的“游方道人”,肯定不是江湖骗子。四凶位虽然不是多么高深的风水知识,但也绝不是一般人能轻易看出来的。那道人能看出塔儿村建在凶绝之地,可谓见识不俗,而且很有可能有修为在身。

    只是接下来,他以一处寺庙化解了塔儿村的凶绝之势,却显得不那么真实了。

    古往今来,以大兴土木的方法来化解风水格局的案例比比皆是,这点不奇怪,但要化解绝命位、五鬼位、六煞位、祸害位四凶并存的凶绝风水,单凭一座庙,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哪怕是泰山圣母庙也不行。

    更何况,泰山远在山东,塔儿村却在河北,这泰山圣母再灵验,恐怕也管不了这么远吧。

    所以,从这点来看,这座泰山圣母庙很明显有猫腻。而那个游方道人,不远千里,从山东跑到河北来兴建这样一座庙,所作所为,必然也另有所谋。

    至于他所谋求的东西,却也不难猜测。我千里迢迢跑到这里,为的是这里的南蚩尤墓,那个道人的目的,多半也是为此。而眼前这个叫吴越的女人,自称是泰山圣母庙之主,行为举止又如此怪异,必然跟当年的那个游方道人脱不了干系。

    心里琢磨着这些事,我对吴越躬了躬手,问道,“姑娘深夜来访,又动用这种手段,必有要事。若是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还请明示。”

    这个吴越为了见我和胖子大费周章,若说她是没所求,我是绝对不信的,只是我暂时还拿不准她究竟是敌是友,一切还是小心谨慎为妙。她的梦魇之术虽然没有什么攻击力,但经过她神鬼不知的手段施展出来,却能瞬间瓦解我们的战斗力,与主攻击的术法相比,它的恐怖之处有过之而无不及。

    听闻我的言语,吴越又是一笑,“周先生说的没错,小女子此次前来,的确有一件事想请周先生帮忙。”

    来了!她忙活半晌,总算是要表明目的了,但我心里却又有些疑惑,开口问道,“以姑娘方才施展的梦魇术来看,你的修为远高于我们两人,姑娘你都做不到的事情,为何却求到了我的头上?”

    吴越摇摇头,“有些事情我做不到,但周先生您却可以轻松做到……在下所求之事,便是让周先生离开此地!”

    离开?

    我几乎没有思索,心里便拒绝了这个提议。我们此行一是为赴陆振阳之约,让他送还炼妖壶;二则是要去蚩尤墓中寻找《死人经》下卷的消息。如今别说这两样东西,就连陆振阳我都还没见到,怎么可能离开?

    我抬头看着吴越,她姣好的脸上,似乎带着不容决绝四个大字。

    犹豫片刻之后,我还是摇了摇头,回答道,“姑娘有所求之事,我来此地也有所求之事,暂时恐怕不会离开。”

    听我说完,吴越似乎一点也不意外,摆了摆手,又继续道,“二位先生先别忙着拒绝,塔儿村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我知道你们此行所为何事,但我还是要劝劝你们,最好别打那些东西主意。”

    那东西?蚩尤传承还是《死人经》下卷?

    我皱着眉头,吃不准吴越到底知道我多少信息。

    见我不说话,吴越倒也没再逼迫,反而笑着又道,“我知道你们肯定不可能轻易放弃,不过周先生有空的话,可以先到我的庙里走一遭,到时候我会给你看些东西,看了之后,是去是留,周先生应该就有取舍了。”

    他这话更加诡异,我正思考着该如何拒绝,这时门外却再次传来了敲门声。

    “林先生您好,我是来送餐的,麻烦您开一下门好吗?”

    刚才胖子点的餐,这下是真的到了。

    胖子听到这个声音,眼神顿时一亮,估计是已经饿得不行了。就连我也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吴越的话说得委婉,似乎还给我和胖子留了选择的空间,但实际上,她并没有给我们讨价还价的余地。

    炼妖壶还没到手,《死人经》下卷还没寻到,甚至陆振阳都还没有露面,这种情况下,我们必然不会离开。但我也不想刚到这里,便得罪眼前这个神秘莫测的阳神天师,于是心里十分纠结,不知该如何回答。这送餐的来的时间恰到好处,暂时化解了眼前剑拔弩张的气氛。

    我伸手指了指门口,示意自己过去开门。

    吴越点了点头,却又开口道,“我知道,光这么说,周先生肯定不会轻易离开。这样吧,周先生一路劳累,今晚就先休息。等明日一早,两位到我的泰山圣母庙里走一趟,咱们再作计较,如何?”

    她给了我们缓冲的时间,我也需要时间来琢磨琢磨这件事,闻言立刻便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见我点头,吴越又是一笑,然后满含深意的看了我们一眼,没再说话,在我和胖子的目光注视下,身影居然如雾一般消散开来。

    她果然是阳神天师!这瞬间消失的手段,正是阳神天师才能具备的能力,瞬间移动!

    胖子这家伙心大,见她离开之后,立刻便走过去打开了门,让送餐员把点的饭菜送了进来。

    而我则是站在原地,紧锁眉头,思索着刚才那个神秘女人说的话。

    首先她的修为很高,瞬间移动这种手段,一般的阳神天师都无法施展,至少也得阳神中期之后,才能开始修习,想要真正掌握,一般都到阳神后期了。

    既然她修为如此之高,却没有直接对我们出手,而是一直言语沟通,从这点看,她对我们应该没有太多敌意。可这样的话,那为何又要劝我们离开?

    这点还是小事,更重要的还是她为何会知道我和胖子的身份,我们的事情,她又具体知道多少?

    想了半天,我脑袋里还是一团浆糊,转头看到胖子已经开始吃饭了,我走过去坐下,也没吃饭的心思,只是开口对胖子问道,“你觉得咱们明早该不该去泰山圣母庙?”

    胖子一边嚼着东西,一边含糊说道,“去啊,为什么不去?依我看,刚才那个美女也不像是坏人,再说了,不管什么情况,咱们总得去了解了解才能做出判断。”

    这家伙向来是个没主意的,不过这话倒是说的没错。我心里略一思索,也确定下来,明早就去那什么泰山圣母庙走一趟。

    以吴越的修为,应该不至于布下什么陷阱,等我们自投罗网。她若想对付我们,大可刚才就直接动手,没必要搞的这么麻烦。

    确定之后,我也就没再多想什么,跟胖子一起吃了饭后,早早睡下。

    塔儿村里处处古怪,我自然不敢睡的太沉,不过接下来的一夜倒是很平静,甚至一晚上,我连虫鸣鸟叫都没听到一声。

    第二日一早,我和胖子起床之后,先是联系了一下陆振阳,依旧没有得到回应,然后我暂且把传音符放到一旁,在酒店里吃了早饭,找人问了去泰山圣母庙的路,这便出门,一路往庙里寻去。

    昨夜来的匆忙,到酒店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也看不清四周景色,今天却是天色明媚,刚从山庄里出来,抬眼便看到了炬禅师灵塔。

    这炬禅师灵塔在塔儿村正东的位置,刚好落在四凶位之中的祸害位上,祸害位是禄存星飞临的方位,禄存星在五行属阴土,气沉而滞。

    我仔细看了四周格局,很快便发现这座灵塔修在此处,起到了镇压地气的作用,很大程度上,化解了禄存星的凶气。只是这样一来,却也增加了绝命位、五鬼位、六煞位上的凶气。

    看了半天也看不太明白,加上胖子催促,我也就没再多看,起身前行,不一会儿便到了村西头,遥遥看到了修葺于前方山坡上的泰山圣母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