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凤飞〕〔炮灰女配大逆袭〕〔不败狂徒〕〔傲娇儿子逆天娘亲〕〔龙珠之诸天穿越〕〔都市阎罗狂少〕〔一试成婚,总裁太〕〔幻神—死神之渊〕〔军阀迷情:少帅夫〕〔灭神榜〕〔妖孽狂医〕〔权谋仕途〕〔万界黑科技聊天群〕〔夺取基因〕〔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不愿做奴隶的人[综〕〔史莱姆的进化之路〕〔我的狐系女友〕〔阎君的替嫁新娘〕〔美漫里的变形金刚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2章 非礼
    看到来电显示我一愣,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并不认识。

    可是听到他那平平的语调,我的脑中立马电光火石般的回想起了昨天晚上我陪的那个客人。

    那个拿着骨灰盒的古怪客人……

    他怎么会有我的电话号码?

    他口中的哥哥是那个骨灰盒里的人吧?那么他哥哥不是已经死了?

    一个死人哪还有机会去说自己是满意还是不满意?看来昨天我陪的那个客人精神也不好。

    现在我也没时间理他,就匆忙地挂断了电话朝楼下跑去。

    身后的刘兰兰还对我说,慢点儿,别摔着。

    可是现在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体会到我现在心中的这种急迫和兴奋!

    跑到了楼下,司徒墨见到我这披头散发的样子,立刻一脸怜爱的走到到我旁边握住了我的手,把花递给了我,轻声的道歉。

    “是我错了,你原谅我吧,好吗?”他的声音依旧是暖暖的,听得我心都化掉了。

    我眼睛一涨,鼻子一酸,直接趴进了他的怀里痛哭了起来。

    这一整天,我整个人都失魂落魄的,心中的委屈更是已经达到了顶点,此时看到司徒墨真的来了,我的心一下子就落地了。

    司徒墨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又对我解释了好一会儿之后,我才止住了哭声。

    司徒墨柔声的问我是不是饿了,笑着对我说,他已经订好了地方,这就带我去吃饭,让我抓紧回楼上换衣服,他在这等我。

    晚饭吃的西餐,吃饭的时候司徒墨再三和我说他再也不会阻止我去工作,还说他会无条件的相信我……

    其实看到他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原谅他了。

    一顿饭花了不少钱,我有些心疼,司徒墨却说只要我高兴,什么都值得。

    说到钱,我忽然就又想起了昨天的那个古怪的客人,还有经理给我的那一信封的钱。

    昨天晚上回宿舍的时候,我开封查过,那足足有两万块……

    这两万块钱对于我说,就是是一笔巨款,甚至可以支付我两年的学费和所有的生活开支。

    我当真是穷怕了,从小生活在那种拮据的家庭里,长大之后接触在这个社会里,都让我深深的明白,没有钱几乎是寸步难行的。

    回去的路上司徒墨还说他不会再因为我的工作而和我发生争执,还说他会尊重我所有的选择,因为我在他心里和其他的人是不一样的!

    听到司徒墨如此说,我的心里更是软的如同是一汪水一样。

    我向司徒墨保证,我也一定会保护好自己,一定不会让他担心。

    一整个晚上,我和司徒墨的气氛都很好,只是回到宿舍不知道为什么浑身酸痛的厉害,而且那难以言说的地方更是有些微微的胀痛。

    刘兰兰见到我回来还冲着我打趣的说,看我现在的气色,跟她下午刚见到我时完全不一样,还说恋爱要比化妆品还滋养人呢。

    我也有些不好意思,和她说笑了几句,洗漱完毕也直接翻身就上了床。

    躺上床没一会儿,我就睡着了。

    只是在睡梦中,我总感觉床旁边坐着一个人,他不停的用手轻轻的抚着我的头发,一下又一下,那感觉真实不得了。

    我想去睁眼去看,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睁开眼睛,这让我很惶恐。

    也不知道这种感觉到底持续了多久,最后我竟然就直接睡死了过去。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回想起昨天夜里似乎有人坐到过我床边,就问刘兰兰是不是她想吓我?

    刘兰兰瞪了我一眼说她才没有那么无聊,我也没细问,估计是自己睡蒙了在做梦吧,收拾了一下也就去了班级。

    晚上放学我如期而至的出了校门,朝着ktv走去。

    在ktv的换衣间里,我换上了我们的制服然后坐在一旁等待着客人点单。

    坐在一旁坐久了,我有些昏昏欲睡,忽然身旁的阿玲推了我一下,对我说经理叫我过去。

    我赶忙收拾起了睡意朝着前台走去,经理见到我去了之后趴在我的耳边对我说,今天又有一个客人单点了我,让我现在就去包房等着。

    听到经理这么说,我心中有些不踏实,这个客人会不会是昨天的那个拿着骨灰盒的精神病?

    可是一想到昨天经理给我的那笔钱我却不想拒绝,只能僵硬的点了点头,然后按照经理说的包房走去。

    那里安安静静的,我坐在一旁角落的沙发里,心里却还在猜测着。

    可是等了好一会儿,却都没有人来,我有些无聊,这客人不会是不来的吧?

    可是他如果不过来,经理应该会通知我的呀……

    但是对于这种忙里偷闲的事情,我倒是也乐意接受,正坐在沙发上有些困意的时候包房的门却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困意立马消失,然后就看到好几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我赶忙站起来,领头进来的一个男人看见我忽然说道:“嗯?怎么有人?”我也有些诧异,难不成他们进错包房了?

    但是依旧保持着职业的笑容轻声的问到:“您好,请问您几位是预定了这间包房的客人么?”

    领头进来的那个男人看到我之后没回答,却色眯眯的走到我身旁,转了一圈,问我包夜需要多少钱!

    听到他的语气如此轻浮,我顿时就有些不自在。

    我尴尬的对他说我只是陪客人喝喝酒,唱唱歌,并不出台的。

    可是那个男人冷哼了一声不干不净的骂道:“哼,都是婊、子,既然出来卖,还立什么贞洁牌坊!”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听到这话我更是气急攻心,想着和经理调下班,这间的客人我没办法陪了。

    刚想朝门外走去,结果那个男人突然拽住了我的手,只感觉眼前一晃,一下子就把我给拽倒在了沙发上。

    紧接着他就欺身而上,把我压在了他的身子底下,手还在我裙子底下游动,恶心的我几乎晕过去。

    另外的几个男人也开始起哄,甚至我看到有一个人还拿着手机似乎在录视频。

    我害怕起来,挣扎着解释我确实不出台,可是那男人却根本不理会我,嘴里念叨着下流的话,手上的动作更过分起来。

    我死命的挣扎着,却顾忌不能伤到顾客,只能被动的用双手紧紧的护住胸前的衣服,可是一个不防备,那男人竟然把我裙子的拉链给拽开了。

    这一下那男人更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死命的拉扯我的衣服,而我早就已经吓傻了,心里只有两个字:“完了……”

    就在我已经彻底绝望的时候,包房里却忽然传来了一声巨大的敲门声,紧接着我就看到包房的门竟然被从外面推了开来。

    我像是溺水的人碰到了稻草一般,大声的呼救,可是此时我已经被吓得哽咽,喊出来的声音也有些含糊不清。

    身上的男人听到我嘶喊还伸手想要捂我的嘴,而这时就看到一个人影站在了门口。

    他逆着光,我根本看不清他的样貌,趴我身上的那个男人忽然愣了愣,然后从我身上爬了起来,气势汹汹的朝着门口走去,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着:“操,居然敢坏老子的事儿,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我惊魂未定的整理自己的衣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哽着嗓子继续冲着门口大叫救命。

    包房里面的其他几个男人立马跑到我这捂我的嘴,动作粗鲁而且野蛮。

    我发不出声音,却看到那男人走到门口之后,骂声一下子停了。

    只见那男人站在门口好半天,这期间我根本听不清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忽然就看到那男人一下子就直直的跪在了门口。

    紧接着我就听到那男人几乎是颤抖着断断续续的说道:“我错了,饶过我这一回吧,下次一定不敢了……不,绝对没有下一次了!”

    说完之后那男人又忽然跪着朝着我爬了过来,那几个捂着我嘴的男人已经撒了手,七嘴八舌的问他到底怎么了。

    那男人却没搭理他们,急切的爬到我眼前,我下意识的朝后躲了一下,就见那男人开始哐哐哐的给我磕头,一直在说对不起。

    我大脑乱作一团,心中却开始猜测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刚才敲门的那个人是谁?又和这个男人说了什么?

    只见他道歉完了之后,回头看了一眼同行的几个人,嘴里骂了一句脏话,急切的说了声快走,然后就率先跑出了包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修行在万界星空〕〔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