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下山虎〕〔透视神医兵王〕〔冷面教官是竹马〕〔村长的后院〕〔黏人精〕〔修真狂医在都市〕〔都市无上仙尊〕〔仙帝归来混花都〕〔都市逍遥邪医〕〔庶女绝色,鬼帝大〕〔武者世界大冒险〕〔武道狂徒〕〔修真之药武扬威〕〔灵医风华:王爷家〕〔都市最强打脸天王〕〔神级装逼升级系统〕〔重生七十年代小中〕〔军少心尖宠:早安〕〔一世魔尊〕〔都市小神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18章 刘兰兰去哪了?
    我胆战心惊的站在宿舍门口,那几个黑影走近了之后,我才发现,竟然是宿舍的宿管还有几个学生会的学生。

    “走廊的灯坏掉了,你不早点睡觉,站在这儿干什么?”迎头走过来的宿管冷声的问我。

    我刚想和她说,我在门口发现了这堆奇怪的纸扎,结果她们却率先看到了。

    宿管看清楚之后脸色立马变黑了,只见她皱着眉头冲冷冰冰的的问:“杜玥,你怎么能拿这么晦气的东西到宿舍?你什么意思啊?”

    一起过来的几个学生看到之后也都退后了一步,一脸的避之不及,其中一个厌恶的看着我附和到:“就是嘛,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弄一堆这破玩意儿堆在门口,你也不怕犯忌讳!”

    此时我早就已经吓得六神无主了,又听到她们在这指责我,连忙低声解释:“这东西并不是我拿过来的,刚才有人敲门,我一打开门就见到这堆东西放在这了,我也不知道是谁拿过来的。”

    听到我这么说,那几个人撇了我一眼,看来她们根本不信就不相信我的说辞,而宿管听我解释脸色却更难看了。

    我见她厌恶的用脚踢了一下那个纸扎做的车,然后冷哼着说:“不是你那是谁?大半夜的在这装神弄鬼,还有人敲门,你在这和我讲鬼故事呢?抓紧把这东西给我处理了,否则的话这事儿没完!”

    听到她说到“鬼”,我浑身都一抖,看着那堆纸扎,心里更是惊惧起来。

    宿管和那几个学生依旧咄咄逼人训斥着我,我也是满心的委屈,可是无论我怎么和她们解释,她们就是一口认定这东西是我的。

    我百口莫辩,也实在是急了,顾不得别的,直接进屋想去把刘兰兰叫醒,让她给我做个证,证明这些东西真的不是我拿过来的。

    可是我转身回到宿舍,却惊讶的发现刘兰兰并不在,她的床铺空荡荡的,而宿舍里只有我一个人……

    宿管站在宿舍门口黑着脸催促着让我抓紧把这堆纸扎处理掉,不然明天就告诉学校教导处,说我搞个人迷信。

    站在宿舍里我也有些懵了,刘兰兰什么时候出去的,我怎么没注意呢?

    “喂,你发什么呆?我和你说话你没听见吗?”宿管冲着我大声的吼,一下子让我回过了神儿。

    我看着她们,心也却沉了下去,没有人给我作证,那么她们岂不是认定了这些纸扎就是我拿过来的?

    我越发的委屈,鼻子一酸就哭了起来,我哭着和她们辩解,这真的不是我拿的,希望她们相信我。

    宿管却黑着脸冲我一阵大吼,让我别再做无用的解释,还说如果在十分钟之内,我不把这些东西解决掉,她现在就领我去教导处。

    委屈和恐惧交替着,让我心里更不是滋味。

    这实在是太诡异了,到底是谁把这堆纸扎放在我门口的?

    心里猜测着却忽然想起昨天晚上司徒墨让我去张先生那里取得那些纸扎的鬼娃娃……

    难不成这堆东西,是司徒墨送过来的?

    那么刚才睡着时在梦里发生的那种难以启齿的事情,是不是也是司徒墨做的?

    因为,殷明阳曾经说过,司徒墨之所以缠着我,是因为不甘心……而他活着的时候,却从来不曾得到过我……

    我开始害怕起来,越想越心惊,越想就越觉得这件事情,就是司徒墨做的!

    而宿管站在宿舍门前却一直黑着脸,嘴里一直对我骂骂咧咧,催促我抓紧把这些纸扎弄走。

    我有些无可奈何,这么多东西,一时之间我要怎么才能全都处理掉啊?

    而这时,我忽然听到人那几个学生里有一个人有些埋怨的冲着我说:“啧,你还愣着干什么呀?抓紧把这些破烂东西拿到卫生间去烧掉啊,还摆在这碍眼嘛?真晦气!”

    我这才赶忙擦了擦眼泪,然后拿了一个塑料袋,把这些纸扎全都装进袋里拎着去了卫生间。

    宿舍走廊的灯坏掉了,一路上阴森森的,我借着手电的微弱的光把这堆纸扎拎进卫生间然后把它们一把火点燃。

    燃起的火焰冒着绿色的火苗,一闪一闪的,看起来有些诡异。

    可是那些东西毕竟是纸做的,瞬间就燃成了灰烬,我把所有的纸扎全部烧尽之后,又把那些灰烬扫干净,然后倒进了厕所里,用水冲掉。

    一切都做完之后,心里却还是发着抖,毕竟这事情实在是太诡异了,怎么想怎么都有些慎得慌。

    我回到宿舍,宿管和那几个学生会的学生还站在门口等着我,听到我把那些纸扎都已经处理干净了,才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宿管还和警告我说,如果下一次再发生这种事情,那她一定会和学校上报,让我连书都念不下去。

    我心中既委屈,又惊惧,回到宿舍坐在床上,看着刘兰兰的床铺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

    如果刚才刘兰兰在,是不是就可以帮我作证,我就不用被她们那么冤枉,受这么大的屈辱?

    可是刘兰兰去了呢,那会儿我明明记得她在宿舍呀,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我擦了擦眼泪,拿起手机拨了刘兰兰的号码,可是响了好半天却都没有人接,就在我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对面却忽然接通了。

    我赶忙喂了一声,问刘兰兰在哪,可是,电话那边去传来的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听着有些莫名的熟悉。

    “你是谁?刘兰兰在哪?”我疑惑的问。

    却听到对面停顿了一下,然后冲着我说到:“我是警察,现在正在学校门口,刚刚发生了一起命案,而这个这个电话的主人已经遇害了,麻烦你现在过来一趟,我们需要了解一些事情。”

    我不敢相信电话里面说的事情,惊疑不定的的拿过手机再一次确认,我拨打的电话号码确实是刘兰兰的。

    这想起刚才警察说的那些话,我大脑顿时空白,刘兰兰,死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永生不灭〕〔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