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庭〕〔萌宝种田:腹黑将〕〔入骨暖婚:首席的〕〔剑侠神医〕〔位面监察使〕〔大叔,轻轻吻〕〔狂龙傲宇〕〔明星饭店〕〔阴媒〕〔鬼医嫡妃〕〔小爷要造反〕〔池司爵苏悠悠〕〔惹爱成瘾〕〔逆世魔女:强宠天〕〔妖尾之金金果实〕〔穿成豪门宠文的对〕〔穿成美男子〕〔付先生的占有欲〕〔重生最强女帝〕〔斗破苍穹之水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20章 依靠
    那刘队盯了我一会儿之后,还是把我带出了审讯室,结果一出审讯室的门口我就看到了殷明阳正站在那。

    我整个人一愣,有些发懵,他就是那个所谓的律师?

    刚想和殷明阳说话,却见到殷明阳看着我微不可见的冲着我点了点头,我刚要说出口的话,一下子收了回来。

    我想和殷明阳解释,这事情并不是我做的,殷明阳却给了我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看向了我一边的刘队。

    我偷偷的去看刘队,发现他也正在打量对面的殷明阳,然后冷声的问和我是什么关系。

    殷明阳的声音更冷淡的说:“我是她的律师,现在我当事人所有的事情你都可以和我来说。”

    刘队看着殷明阳眉头紧皱,对殷明阳说,这件事情我嫌疑最大,所以现在要把我扣留在警局,等到事情彻底结束之后,再酌情处理。

    听到刘队这么说,我心中急的不得了,毕竟,我没有杀人,他们凭什么把我扣在这。

    殷明阳看了我一眼,给了我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看着刘队冷笑了一声说到:“扣押?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我的当事人是凶手?”

    那个刘队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看向了殷明阳,好半天之后才摇了摇头。

    殷明阳接着问“那么在没有证据证明我当事人是凶手的情况下,你有什么资格和权利扣押她?”

    那个刘队不说话了,只是死死地盯着对面的殷明阳,似乎恨不得把殷明阳盯出一个洞来。

    我早就害怕的不得了,生怕殷明阳惹怒了这个刘队救不了我再给他自己添麻烦。

    我看着殷明阳,替他捏了一把汗,就听他说到“据我所知,这其中还死了一个男人,你认为我的当事人,一个弱弱小小的女生,会有能力去杀死一个男人么?况且你也说了,你没有证据,所以你没有权利这么做。”

    殷明阳一连串的反问,把那个刘队给问的眉头几乎拧成了川字。

    之后殷明阳直接一把把我拽到他的身后,然后对着刘队说:“希望您尽早破案,如果有什么需要了解或者帮助的,也可以随时过来询问,但是现在我要把我的当事人带走!”

    说完看着刘队点了点头,扭头就带着我往外走。

    我心里怦怦直跳,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那个刘队会强制性的把我们扣在这,。

    结果一直走到警局门外,都没有任何人有过来拦下我们。

    出了警局,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殷明阳看着我什么都没说,直接带着我上了车。

    坐到副驾驶上之后,我才稍稍安心,可是心中的委屈,惊惧,还有害怕却一股脑的涌上来。

    我还没等说话,就鼻子一酸,眼泪已经噼里啪啦的开始落。

    旁边的殷明阳吓了一跳,连声问我怎么了,我抽抽啼啼的看着殷明阳,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

    哭了好一会之后殷明阳拍了拍我的肩膀,柔声的劝我:“别哭了,这不是没事儿了吗?”

    我哽咽着和殷明阳说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刘兰兰的死跟我没关,司徒墨的死和我也没关。

    殷明阳一脸温柔的看着我,给我递了张纸巾,然后轻声的说:“我知道这件事情和你没关系。我相信你?”

    还说他早上去我学校找我的时候,听到我同学议论我被警察带走了,然后立马就朝这赶来。

    不过事情的经过他也大概了解了,还说无论别人怎么想我,但是他一直都相信我是无辜的。

    “这件事情怎么可能和你有关系,你不要怕,没事的,我在啊!”听到殷明阳这么说,我心中更是委屈,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我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的和殷明阳说,昨天是什么时候发现刘兰兰不见了,然后又是怎么被警察怀疑带来警局的……

    殷明阳听完之后,脸色也难看了起来:“你是说,之前你还在宿舍见到过你这个室友,只是转眼她就不见了?”

    我点头,殷明阳皱着眉头看向车窗外却并没有说什么。

    好一会儿之后才听到他叹了口气,声音沉重的对我说:“这件事情,如果以我的猜测,不是那个杀了司徒墨的鬼做的,就是司徒墨做的。”

    听到是鬼之后我更是恐惧,整个人吓得瑟瑟发抖。

    然后又立马想起了昨天晚上那个奇怪的梦……

    虽然有些难以启齿但是我还是说了昨天晚上做梦在梦里被别人欺负的事情。

    还有在宿舍门口发现了那一大堆纸扎嫁妆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说了。

    “我怀疑这都是司徒墨做的,因为之前他就让我去取过纸扎的鬼娃娃,而当天晚上我就在宿舍门口发现了那堆东西”我小声的说。

    说完之后就见殷明阳的脸色更难看了,他闭着眼睛揉了揉额头才对我沉重的说虽然这些事情到底是谁做的,我们现在还不清楚,但是必须要有所防备了。

    “他们既然都能已经把嫁妆摆在你门口,那么下一次他们就要你的命了。”

    我一听更是害怕得心惊肉跳,欲哭无泪的看着殷明阳手足无措,连声的问我该怎么办!

    殷明阳看着我眉头紧皱,好一会才对我说宿舍是不能回了,毕竟他们已经找到了我的宿舍。

    现在刘兰兰也死了,而且死因成谜,如果我继续呆在宿舍里一个人怕是宿舍也不安全,况且他也不放心。

    可是如果不在宿舍住,那么我还能去哪儿啊?我用手捂着脸,感觉自己无依无靠。

    最后殷明阳决定让我先去他家里躲一阵子,我开始有些聚一聚,可是后来一想我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

    况且我总感觉在他身旁还是很有安全感,于是就同意了。

    殷明阳开着车一路带我去的他家,在移动,别墅门前停了车,我这才发现殷明阳比我想象的还要有钱。

    进到他家的别墅,殷明阳直接把我安排在了二楼的一个房间里,对我说,让我安心休息,其他的事情他来想办法。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君临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