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尊溺宠:腹黑萌〕〔超凡卡神〕〔神通不朽〕〔自然大玩家〕〔山海画妖师〕〔海贼王之天赋重置〕〔韩硕传〕〔老姚酒吧〕〔亡妻之战〕〔非卿非故〕〔我在古代养媳妇〕〔师叔无敌〕〔圈妻自萌:莫先生〕〔海岛生存记〕〔我愿意〕〔鲜妻撩人:寒少放〕〔丞相保重〕〔不朽造化诀〕〔变成少女的我决定〕〔极品医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51章 说辞
    我惴惴不安的站在忠叔面前,看着忠叔,听他和我解释,可是心里的疑惑却已经达到了极点。

    我从没想过刘兰兰会出现在这,而且还是和忠叔以这种形式出现在我面前。

    我整个手心都是汗,心中隐隐的感觉,这件事情或许并不像忠叔所说的那么简单。

    忠叔见我不出声,这才又回头看着我说:“玥儿,这件事情确实是为师的疏忽,以后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再出现了。”

    我依旧不说话,因为头脑中是一片混乱,也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

    陈星站在一旁这才拽了拽我的手:“这种事情很平常吗,平时师傅也会这么马虎,我也不是被吓了一次两次了,没关系的。”

    我回头去看陈星,发现她果真一脸的真挚眼神,明晃晃的,似乎根本没有骗我,而且她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是的,或许在这里面除了殷明阳知道我和刘兰兰是室友加同学的关系之外,忠叔和陈星根本不清楚这其中的缘由。

    只是我总感觉这件事情格外的不对劲,刘兰兰到底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会忽然变成了忠叔养的小鬼?

    我朝后退了两步,努力平复心中的惊诧颤抖的声音对忠叔说:“既然是这样,那算了吧,我回去休息了。”

    忠叔没说什么,点了点头,陈星要送我,我却拒绝了。

    我一路跌跌撞撞的回到自己的休息室,开着灯,可是屋子里面却依旧是昏昏暗暗的。

    就这么坐了好一会儿,忽然门外再次响起了敲门声,我还出声,只见一个人已经冲了进来。

    看清楚来人,我又往床里缩了缩,而进来的殷明阳看到我之后才一脸的心疼然后柔声的对我说:“玥玥,如果你不想呆在这,我现在就带你走!”

    我避开殷明阳的目光,低下头去感觉自己整个人整个思维都混乱了。

    我早就不相信殷明阳了,而之前一直认为可以帮助我的忠叔说,现在却又这么古怪。

    这里我没有一个人可以去相信,所以我必须要离开,但是也根本不可能跟殷明阳一起走!

    我忽然有一种前是狼后是虎的感觉,现在的这种状况,我只能自己帮助自己,我不能乱。

    而现在我要是想出去,怕是只有殷明阳这一条路可以选,虽然我不知道这一次还能不能像上一次那么幸运哄骗他然后逃出来。

    但我总要试一试。

    以目前的这种状况来看,殷明阳虽然对我有所企图,但从头到尾从未做过什么伤害我的事情,所以为今之计或许还可以利用他一次。

    考虑了一会儿之后,我才抬起头去看了看殷明阳:“那你现在就带我离开吧。”

    殷明阳听到我这么说之后,眼前一亮,立马伸手就搂住了我,我格外的抗拒,可是却也强忍着自己并没有挣扎。

    感觉殷明阳拍了拍我的后背才凉凉的说:“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帮你处理,至于你今天看到的一切,我都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我看着殷明阳,似乎他对于这些事情还是有很多了解。

    我踟蹰了一下,才装作很恐惧的问道:“那你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我看到的那个小鬼,为什么会是刘兰兰?”

    殷明阳听到我的询问,也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才缓缓的对我说起了,所谓养小鬼的事情。

    忠叔这么多年一直都有这个癖好,只是他所养的小鬼通常都是自愿投奔的,至于刘兰兰到底是怎样和忠叔变成了这种关系,现在还没有办法解释。

    但是我出现在这之后,刘兰兰竟然就能逃出瓮罐,还能自如的寻到我,也就说明这件事情还是很蹊跷的。

    毕竟,在忠叔的这个几进的院落里下了很多的障,而这种障对于鬼来说那是非常厉害的。

    可是刘兰兰却直接就能找到我,这不排除她是通过闻气味才寻到这里的,但是一个才刚刚死了不久的鬼,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能力?

    殷明阳分析到这儿,我也深深的感觉这件事情不简单。

    虽然我和忠叔并不熟络,但是那么成熟老道的人,怎么可能会忘记关严罐子,然后让刘兰兰跑出来。

    只是中枢已经做出了解释我也不敢再去深问。

    因为我现在的身旁实在是有太多太多让我不清楚,看不透的事情。

    而殷明阳已经和我保证这件事情他会帮我解决处理,那我也不想再纠缠。

    毕竟只有刘兰兰不过来吓我,那其他的都不在我考虑范围之内了。

    只是还有一个疑惑深深的盘踞在我的心里,刘兰兰究竟是怎么死的?她是被害死的还是,另有原因?

    既然已经决定要和殷明阳离开这里,那现在立刻就走。

    殷明阳却说不急,让我先收拾收拾东西,他要出去一趟,还有一件事情他要弄清楚。

    我问是什么事,殷明阳也没说,只是让我等他,我点了点头,任由他离开了。

    坐在屋子里面正心慌意乱的想着接下来和殷明阳离开之后又怎么摆脱他的事情,结果屋子却再次被打开了。

    我以为是殷明阳去而复返,才起身想去迎他,结果却看到站在门口逆着光的影子却始忠叔的。

    我心里立马就有些虚,就见忠叔看着我然后缓缓的朝我迈了过来。

    走到我正对面,离我还不到一米的距离才凉凉的对我说:“我刚才和你的解释,不管你信与否,我只想和你说你该选择相信的人,即使不是我,也不应该是他。”

    “这件事情远远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一步错步步错,你自己考虑清楚,多余的话我也不想说了。”忠叔说完之后,摇了摇头,又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才转头出去了,留我一个人在原地彻底蒙了。

    忠叔刚才的话明里暗里都在说殷明阳吗?如果他过来只是想告诉我这件事情,那么他是怎么知道我要和殷明阳离开的?

    难不成他这么神通广大都已经知道了我的心思?

    还是说刚才我们在屋里谈话的时候,忠叔在外面都听到了?

    他是恰巧听到的,还是故意为之?而忠叔说的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