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妖为妻,将军滚〕〔甜妻驾到:千亿总〕〔重生豪门:权少宠〕〔复制狂医〕〔战少体力好:宠妻〕〔我的美女校长老婆〕〔末世钻石VIP〕〔神魔空间设计师〕〔诱宠鲜妻:老婆,〕〔永夜君王〕〔皇后在位手册〕〔无疆〕〔名门豪宠:小妻PK〕〔绣华〕〔明朝败家子〕〔回到八十年代做土〕〔舌尖上的大宋〕〔权少贪欢:撩婚99〕〔崛起原始时代〕〔都市至尊邪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81章 漏掉的缸
    我眼睁睁的看着殷明阳扶着那个假的“我”重新躺回床上,心里一阵阵的冰凉。

    刚才那个用了我身子的女鬼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殷明阳还有什么事并没有和我说实话的?

    我心里一阵阵的不舒服,看着殷明阳的背影好久之后,才转身从那间屋子里面飘了出来。

    此时忠叔家别院里安安静静的,月亮照在大地上如同是太阳一般散发着耀眼的光,只是奇怪的是往常白色的月亮,现在看起来居然是血红色的。

    我站在院子中央发呆了好一会儿,忽然听到一阵悉悉嗦嗦的声音传来,就好像是有什么动物正在爬动一样。

    我并不想理会依旧飘在院子里,看着那轮血红色的太阳,心里一阵阵的泛着冷。

    现在的这种情况真的是不容乐观,虽然,我并不清楚我到底是怎么才魂魄离体的,可是那个女鬼有一件事情说的很对,我本就残魂半魄,现在离开了本体,只感觉自己的身子越来越虚,或许我真的活不了多久了……

    而最失望有无可奈何的是殷明阳他们根本就没有发现那个身体里面现在居住的根本就不是我。

    如果殷明阳的心里真的有我,他真的那么在乎我,怎么会看不出来现在在屋子里,他所守候的那个是假的呢?

    我正在惆怅伤心呢,却听到耳边传来的那嗦嗦的声音更加的清晰起来,我皱了皱眉,转过头去看却并没有发现什么。

    而且也分辨不出来,那个声音的来源在哪,似乎我的周围都在那么响。

    我长长的叹了口气依旧看着那红色的月亮,心里发凉。

    是不是人死了之后看到的月亮,都是红色的呢?

    正当我看得月亮看的出神的时候,身后忽然传出了砰的一声,似乎是瓷罐之间碰击的声音,而这一下更是清晰,而我也终于找到了那发出那个声音的来源到底是哪。

    那是我身后的一间偏房,门脸很小,只有一扇门,那声音不停的,有规律的响着,我终究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飘飘忽忽的朝着那发出声音的小屋里面飘过去。

    飘到门口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这个小偏房的门是用一个很粗的铁链锁着,而更诡异的是那铁链上居然放了三把锁。

    这实在是有些奇怪,我皱着眉头心中猜测,这屋子里难不成放着很重要的东西?

    不然的话忠叔干嘛要放这么多把锁?这实在是有些小题大做了吧!

    正猜测着忠叔放这么多锁的含义,屋子里面那瓷罐儿相撞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我也不在乱猜,想着进去看看,毕竟纵使他现在放再多的锁,也拦不住我,因为我已经变成了魂魄……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慢慢的靠近那扇门,就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就穿过了那扇门进到了屋内。

    说实话,这种感觉实在是有些恐怖。

    屋子里面黑漆漆一片,可是现在我能看到屋内所有的东西。

    只是这屋里面的摆设也有些奇怪,因为这里并没有桌椅板凳,连家具都没有,只在屋子的正中央有一口特别大的缸。

    而那撞击的声音就是从那口缸里面不停的发出来的。

    只见缸上面有一个木头缸盖,盖子上还摆着一个香炉,香炉上的香已经燃尽,香灰凌乱的撒在缸盖儿上,甚至这间小屋子里还弥漫着那股香的味道。

    除此之外这间屋子里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我有些好奇小心翼翼的朝着那口缸走过去。

    那声音还在很有规律的响着,在这一片寂静的黑夜里,显得格外的清晰,而且诡异。

    可是就当在我走进那口缸的时候,那声音竟然猛的停了!

    我顿时有些毛骨悚然,心脏开始怦怦直跳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这口缸里,藏着一个人吗?

    这个想法跃然的脑海上之后,我顿时就有些头皮发麻,害怕得恨不得拔腿就跑出去。

    可是就在这时候我却忽然反应过来,反正我现在已经是个魂魄,再坏又能坏到什么程度呢?

    如果这缸里真的藏了一个人,那他也不见得能看到我不是?

    我长长的吸了口气,然后想要伸手去推那缸盖,结果当我伸出手去,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穿过了那口缸盖的时候,才想起我现在根本不能触碰到任何东西。

    考虑了一下却又想起现在我可以自由的出入所有地方,那么我能不能进到这口缸里呢?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闭着眼睛直接冲着那口缸的缸壁就撞了过去,果真我一下子就穿进了那口缸里。

    而当我进到那口缸里之后,我才开始,真正的害怕起来,因为这缸底竟然是漏的!

    而从那刚的破洞处,我还能隐隐的感觉到有风吹过来,那撞击的声音应该也是从地底深处发出来的。

    可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忠叔为什么会在他家偏房里放一口漏掉的缸?

    而且这个漏掉的缸下到底通着什么地方?

    我满心的疑惑,而好奇心最终战胜了恐惧,我飘忽忽的顺着那黑漆漆的洞口深处飘去。

    结果飘了好远好远,却一直都是一条非常紧窄的甬道。

    这条黑漆漆的甬道似乎只能通过一个人,那么忠叔为什么在家里挖这么长的地道?

    他家不是有一个地下室吗?那么,抠这个甬道又是为了什么呢?

    而且还要在上面摆一口缸做装饰,最最重要的是,为什么要锁上三把锁?难不成这里忠叔并不想让人发现吗?

    我越走越心惊,因为我走出的这个距离,绝对要比忠叔家的这个别院要大。

    那也就是说,现在我所在的地方,可能已经不在忠叔家的别院了,这个长的有些惊人的甬道,到底通向什么地方?

    又走了一会儿之后,眼前的视线开始变得慢慢得宽阔起来,而且一股怪异的味道扑面而来。

    我吸了吸鼻子,总感觉这味道似乎曾经在哪里闻到过,可是却一时想不起来。

    而就在这时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非常大的空间,到空间像是一间房子大小,只是这个空间里竟然到处摆满了黑色的瓦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首席大人,超护短〕〔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