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妖为妻,将军滚〕〔甜妻驾到:千亿总〕〔重生豪门:权少宠〕〔复制狂医〕〔战少体力好:宠妻〕〔我的美女校长老婆〕〔末世钻石VIP〕〔神魔空间设计师〕〔诱宠鲜妻:老婆,〕〔永夜君王〕〔皇后在位手册〕〔无疆〕〔名门豪宠:小妻PK〕〔绣华〕〔明朝败家子〕〔回到八十年代做土〕〔舌尖上的大宋〕〔权少贪欢:撩婚99〕〔崛起原始时代〕〔都市至尊邪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99章 红色的眼睛
    当我看到那鲜红的血液就滴在我床边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崩溃了,因为刚才还以为是噩梦的那种想法顿时就消散了。

    辅导员真的来过,否则的话,不会有血迹滴落在我的床边……

    那也就是说,其实刚才所有发生的都不是梦。

    我惶恐不安的站在地上,拿在手里的水杯因为手抖一下子就摔在了地上,啪的一声巨响水杯碎掉了,我整个人也直接崩溃的蹲在地上大哭起来。

    可是哭着哭着,我就忽然想起了刘队长曾经留给我的那个电话号码,我跌跌撞撞的跑去旁边拿手机,然后几乎是颤抖着手摁下了那个拨号键。

    电话响了三声之后被接通了,我语无伦次沙哑着嗓子喊到:“我家,我家里来了鬼,他就在我的床边,他还说他要杀了我,求求你,救救我吧,救救我!”

    我声嘶力竭的喊完,刘队在对面停顿了一下才冷声的说:“你现在在哪?”

    我立马就报出了我现在所租住公寓的位置,然后刘队让我等着,他马上就过来。

    我蜷缩在角落里,手上拿着手机,如同是握着救命稻草一般盼着刘队长快点儿过来。

    可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刘队长却迟迟都没有来。

    我越来越害怕,越来越恐惧,到最后我甚至有些虚脱,只能强撑着一口气窝在床边的角落里。

    就在我以为刘队长不会来的时候,门却忽然被敲响了,我心中一喜,立马起身跌跌撞撞的跑到门口去想要开门。

    结果不知怎的,走到门口之后,我的心里就忽然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我留了个心眼儿,偷偷的顺着门的猫眼朝外看,却发现外面红彤彤一片,什么都没有。

    我有些奇怪,怎么可能是红色的呢?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那敲门声再次急迫的想了起来,我又再次朝外望去而这一次,我却毛骨悚然,因为我发现那红色居然是一个人的眼珠!

    此时那只血红色的眼睛正滴溜溜转着拼命的顺着猫眼往里面看,我整个人倒退了几步,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庆幸自己刚才居然没有那么冲动的去开门。

    可是外面的那个到底是谁?是人还是鬼?

    我不敢再去想,而无论那红色的眼睛是什么,都足以让我崩溃。

    敲门声就像是催命符一般不停的响着,可是我却再也没有了想要去开门的勇气,甚至现在害怕的,已经要晕过去了。

    慌乱之间我跑到厨房里,随手拿起了菜刀然后跌跌撞撞再次回到门口,心里已经绝望到,如果那个外面的红色眼睛的人冲进来,那我就和他拼了。

    可是门外却一直没有动静,但那个红色的眼睛也不曾离开。

    我时不时的顺着猫眼却依旧能看到那双红色的眼睛一直在往屋里瞧着,那眼神里似乎带着很多的迫切,感觉他好像拼命的想要闯进来。

    就这样我浑身哆嗦着拿着菜刀站在门口,屋子里面点着灯一声都没有,就连针落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除此之外就只剩下我那怦怦直跳的心跳声了。

    在这期间门曾被敲响过几次,而我每一次从猫眼望去,都是那双红彤彤的眼睛,那双眼睛实在太过恐怖,让我不寒而栗。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房门却再次被敲响了,我紧了紧手中的菜刀,却忽然听到除了敲门声之外,还伴随着一声叫我名字的声音。

    我愣了一下,再一次仔细去听缺发现那确实是在叫我的名字!

    “杜玥你在吗?杜玥?如果在的话,请快点开门!”

    我听了两遍,心中这才一喜,因为那声音就是刘队长的!

    我再次小心翼翼的朝猫眼看去,就看见刘队长此时穿着一身警服,身后还领着一个穿着同样警服的警员,两个人正满脸焦急的站在门口。

    而那双一直朝屋子里面看的红色眼睛已经不见了。

    我长长的喘了口气然后直接就打开了门,刘队长急切的走进来,看到我之后上下打量了一遍,这才问道:“你有没有受伤?你所说的那个教导员在哪?”

    我摇了摇头,刚想领着刘队长去看那床边的血迹,却看见刘队长此时正一脸纠结的看着我。

    我这才缓过神来打量了一下自己,发现自己此时穿着一身睡衣,披头散发的,而且手上还拿着一把菜刀。

    此情此景想必刘队长绝对又会以为我发精神病了。

    我赶忙把菜刀送回厨房里,然后带着刘队长和那个小警员走进了我的卧室,一进到卧室床边,我就立马给刘队长指落床边有血迹的地方。

    刘队长快步的走过去,然后看了看,让身后的小警员把那血采样收起来,这才看着我摇了摇头的说:“我不敢确定你所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所以这血我还要拿回去化验。”

    “至于你们辅导员的尸体,现在就在我们警队的太平间里,所以你说他要过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太平间里还有人在打更。”

    “至于这到底是什么的血,我们还要拿回去检验了再说,而你,你确定你真的除了这件事情之外没有其他的事了吗?”

    我摇了摇头,并不理解刘队长所说的是什么,我给刘队长和他小警员每人倒了杯热水,自己也到了杯热水,这才坐在了沙发上。

    刘队长对我说,这件事情他会再细细的调查,只是让我平时一个人在家也格外的小心些。

    还说如果这段时间我的情绪不好,就尽量不要再去上学了,如果辅导员的事情有什么进展或者发现他会第一时间来通知我,还告诉我晚上睡觉的时候一定要把门窗关好。

    听到这我心中更是害怕,立马就冲着刘队说道:“可是门窗户都已经关过了,而且,窗子上面还放了铁栏,但是辅导员确实来过……他就蹲在我的床边,他就蹲在我的床边,浑身是血,浑身都是血!”

    我越说越激动,说完之后再次想起了睁开眼睛就看到辅导员别扭的姿势,蹲在我床边时的情形,我不禁的打寒战。

    而眼角的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流,只是刘队长看着我眼神中却一直都带着疑惑和不理解。

    我知道他一定又把我当成精神病,可是这种噩梦缠身的事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解决?

    而辅导员又为什么都已经死了还能进到我家里来,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