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凤飞〕〔炮灰女配大逆袭〕〔不败狂徒〕〔傲娇儿子逆天娘亲〕〔龙珠之诸天穿越〕〔都市阎罗狂少〕〔一试成婚,总裁太〕〔幻神—死神之渊〕〔军阀迷情:少帅夫〕〔灭神榜〕〔妖孽狂医〕〔权谋仕途〕〔万界黑科技聊天群〕〔夺取基因〕〔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不愿做奴隶的人[综〕〔史莱姆的进化之路〕〔我的狐系女友〕〔阎君的替嫁新娘〕〔美漫里的变形金刚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100章 尸体不见了
    刘队长说我的精神状态不太好,所以让我尽量好好的休息,只是又说了几句其他的话之后就离开了。

    毕竟现在才凌晨四点多钟我也有些不好意思,因为我的事情去折腾人家晚上休息的时间。

    我千万谢的送走了刘队长这才重新躺回了床上,屋子里面床边的那几滴血迹在小警员采完血样之后也顺便帮我擦了。

    可是我却再也不敢关灯,而且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想起辅导员那恐怖的样子。

    一整个晚上我也都没有睡觉,从刘队长他们走了之后,我就一直那么坐在床上,稀里糊涂的坐到了天明。

    等到手机闹铃响了之后,我这才回过神儿来去洗了把脸,随便的吃了口东西,背着书包去了学校。

    想起前两天的时候辅导员还在给我打电话质问我为什么不去上课,还说如果不去上课,就给我办退学。

    那两天我是既害怕又紧张,而且更多的却是无奈,万万没有想到才过了这几天,辅导员竟然死掉。

    可是纵使他死了,我也还是要过来上课的。

    当天去到班级里的时候学校已经又安排了其他的老师过来代课,而因为我心情低落,所以班级里面依旧飘荡的那几个已经死去同学的鬼魂我也不再去理会,只是呆愣愣的坐在自己的书桌旁,默默的看着书。

    虽然我是拿着书,却根本看不进去状态,整个人都有些朦朦胧胧的,整整一个上午我都是那么过来的。

    中午的时候我也没有心情吃饭,自己跑去操场坐了整整一个午休的时间。

    我不清楚,为什么别人都可以平平淡淡的生活,而在我的身边却可以发生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

    下午上课的时候我刚进到班级里,就听到同学们在那里小声的讨论着什么。

    我也没有理会直接回到自己的座位旁坐下,就听到同桌小心翼翼的凑过来问:“杜玥,你知道辅导员是怎么死的么?”

    我心一惊,下意识的回过头去直接否认到:“我,我怎么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同桌被我的这个反应也吓了一跳,他呆愣的看了我一眼,这才轻声的解释:“哦,不,最近同学们都在讨论辅导员其实是被别人弄死的,你都不知道,据警察过来了解,说辅导员当时死的时候,整个胳膊和腿都被大力扭断了,而且,据说应该是人为的。”

    我浑身颤抖,并不知道同桌和我说这事儿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想去听,可是又怕引起什么怀疑,于是只能硬着头皮坐在一旁。

    就听到同桌继续说:“而且警察他们过来调过监控奇怪的是辅导员出事儿的那段时间,学校所有的监控都失灵了,这件事情,校长他们说,可能要被定性为灵异事件呢。总之这段时间不太平。你自己小心些。”

    我尴尬的点头答应,然后不敢再说别的。上课铃声响了,代课的老师过来给我们继续复习接下来的课程,可是我却再也学不下去,满脑子都是同桌刚才所说的话。

    辅导员死的时候监控坏,而且辅导员死时的伤势是人为的,那么又怎么会定义为灵异事件呢?

    会不会是平时辅导员在学校里面树敌太多,所以被别人谋杀害了呢?

    我脑中乱作一团,也不敢多想,迷迷糊糊的听着代课老师讲的课,甚至讲的是哪一页我都忘记了。

    课上到一半,放在桌堂里的手机却忽然叮的响了一声,我吓了一跳,赶忙把手机掏出来,却发现手机上面来了一条短信。

    我偷偷的看了一下代课老师,然后小心翼翼的把那条短信点开,才发现发短信的竟然是刘队长。

    上面只有简单的一句话:“如果你现在方便,麻烦来一趟警局,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我抬头看了看正在代课的老师,一咬牙,最后举起手站起身子对老师说,我要上厕所。

    老师没说什么,点了点头,然后就放任我离开了。

    因为现在都已经是在大学,所以平时上课的时候,老师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每天露一个面,他们也不会多说什么。

    我快速的拿着手机跑出学校门外打了一辆车直奔了警局,一路上我心中还在不停的忐忑着,不知道刘队长所说的那个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难不成那个血迹真的就是辅导员的?如果事实真的如此,那么我又该怎么办?

    我的心就好像是那被打乱了的毛球乱得不成样子。

    一直到了警察局之后,我熟门熟路的就找到了刘队长的办公室,敲门进去才发现刘队长正坐在办公室前手里拿着一大沓文件,旁边放着茶杯,茶杯里还的飘出热气。

    我赶忙走过去,刘队长看见我之后点头示意我坐,我坐在刘队长的对面,急切的问道:“刘队,您找我到底是什么事儿?发生了什么?是不是那个血,有问题?”

    刘队长看着我愣了愣,这才郑重的点了点头自己也有些疑惑的说:“确实,那事确实不对,不过有一个比那血更严重的事情。”

    我已经急得不得了,看着刘队示意他快点儿说,刘队这才叹了口气,可是几次欲言又止,却都没有说出什么。

    我急的不成样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刘队长到底怎么了?您直说就是了!”

    刘队听到我这么说之后,这才眉头紧皱的冲着我说:“你们辅导员的尸体,不见了。”

    这句话我听到耳朵里就如同是平地炸雷一般轰的一下,让自己整个人都蒙了。

    我身子一软直接就瘫在了椅子上,尸体丢了?难不成,昨天辅导员确实去了我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修行在万界星空〕〔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