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绾绾司夜寒〕〔末世从红警开始〕〔漫威世界之虐杀原〕〔土豪修仙系统〕〔无敌咸鲲养成系统〕〔重生之神医军嫂〕〔重生师姑是妖女〕〔八零炮灰大翻身〕〔国民初恋:追男神〕〔无限之次元幻想〕〔杀神岛〕〔大唐乐圣〕〔漫威世界的主播〕〔重生七零王牌军妻〕〔最强万界大神豪〕〔盛宠邪魅皇子妃〕〔快穿之还愿人生路〕〔哀家有喜:摄政王〕〔绝品妖孽兵王〕〔似锦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104章 早前的恩怨
    刘队看到张先生出来之后,立马有礼貌的对张先生说说明了来意。

    可是张先生看了看刘队之后又转过头来看了看我,让他看到我的那一瞬间,脸更是已经冷得似乎都要接了冰了。

    “我并不清楚你们说什么,你们口中的忙我也帮不了,我不过是一个开着小店维持生计的人,麻烦你们还是离开吧!”

    张先生说完头也不回的就朝着他那间屋子走进去,可是刘队本就不是一个能轻易被人说服的人,更何况这件事情关系到我的性命。

    刘队说,他当警察这么多年来,无所谓就是除暴安良,维护人民的生命安全,可是现在我的生命岌岌可危,终于找到了一个能帮助的可是他却拒绝,刘队当然不会放弃。

    只见刘队先一步跨到张先生面前,苦口婆心的说到:“先生,我知道有些事情你不想管,可是这个姑娘何其不可怜呢!她现在被一些脏东西缠上了,而且有生命危险,您救她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可是张先生显然不为所动,依旧看着刘队面色冷淡的说:“她死不死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通常都是一个自扫门前雪的人,我帮不了,你们走吧。”

    说完之后,竟然已经开始去关门了。

    刘队的面色有些难看,可是对于张先生他却还是保持着冷静,继续劝说着。

    就见他们两个在门口纠缠好一会儿,最后只见张先生脸色一黑,一甩袖子看着刘队冷声的训斥:“都说了我帮不了,你这斯怎么如此胡搅蛮缠!”

    一直都冷静淡定的刘队现在也怒气冲冲,他看着张先生眉头紧皱的说道:“哼,一直都说您是一个与人为善的性格,却没成想竟然是这种见死不救的!这姑娘还年纪轻轻,你真的就眼睁睁的看着她死都不去伸把手吗?”

    早知道刘队找的这个什么所谓的就是先生,是这个姓张的先生的话,我打死都不会过来。

    可是既然已经来了,看着刘队在那争取让那张先生帮助我的事情,我心里也有些发酸。

    虽然最开始是刘队是一个非常冷漠的人,但是经过这几天的接触,我却知道他是一个面冷心热的人。

    而且知道我有生命危险,甚至不辞辛苦的找到这个地方。

    但张先生是什么样的性格,我虽说不了解,但是想起他之前和司徒墨在一起联手险些害死我的事情,我还是心有余悸。

    我再也听不下他们两个的争执,走到刘队旁边扯了扯刘队的袖子轻声的说:“不要和他吵,咱们走吧,他不会救我的,而且只要他不害,我我就算是阿弥陀佛了。”

    刘队听到我这么说,回过头来又开始劝我:“丫头,这事儿可不是开玩笑的。”

    回头刚想再去和张先生说什么,却见一直和刘队争吵的张先生忽然把视线放在了我身上,然后冷哼了一声说道:“你说什么害你?我何时害过你?小小年纪切莫血口喷人。”

    我转过头去看张先生,也实在是没有什么礼貌可言的态度对对着他说:“你可还记得我?”

    那张先生点了点头,说上他这里来的通常都是些年纪大些的老妇人,却从未见过像我如此年轻的女孩来,所以他对我印象颇深。

    我又继续问他:“那你可记得我当日来你这里拿了什么?”

    张先生点了点头:“记得,不过你拿的那几个纸扎的小鬼用着可还顺手?”

    我几乎已经暴怒,虽然我是一个上了大学,平时性格也算很温顺的人,但是对于一个几次三番想要害死我的无良道士,我现在哪里还有什么素质!

    我看着他立刻就冷哼出声:“哼,你还记得那几个纸扎的小鬼是吗?用的顺手?我险些丢了性命!不过,托您老的福吧,我几次都没有死掉,而且那几个纸扎的小鬼现在也不见了。”

    那张先生听我这么说完之后,一直冷冰冰的脸却立刻就有了其他的情绪,只见他眉头紧皱,脸上顿时出现了吃惊的表情。

    停顿了一会儿之后,他才摆了摆手:“小小年纪果真在这里胡言乱语,我何时害过你,那几个纸扎小鬼又怎会害你?”

    我看着那张先生别过头去,不想再理他,转身就去拽刘队,刘队却看着我一脸的诧异:“你居然认识他?”

    我点了点头:“这件事情实在太过复杂,等闲暇下来,我再和你细细的讲,咱们先走吧,不要在这里和这无聊的道士继续纠缠。”

    说完之后,我就带着刘队想要离开,结果我们才动了一下,就听到身后那个张先生冲着我冷声的说道:“且留步。”

    一边说着,一边走出了他那间屋子,走到我面前,看着他身上依旧穿着那身黑色印花的唐装,手上拿着一串已经揉搓得红亮红亮的菩提子,脚下稳稳的踩着黑色的三紧布鞋。

    “丫头,我从未害过你!而且我张某此生,早就已经立过祖誓,从不害人,所以我们之间怕是有些误会吧!既然话头已经填起,还望你把事情说个明白。”

    我实在是不想和他过多的纠缠,也不想听他在这假惺惺的做什么其他的姿态,就扭过头去看着他冷声的问:“从未害过我?那你干嘛让我拿走这几个纸扎的人,你可知道?那几个小鬼险些害我性命,甚至把我的……”

    我说到一半,又转过头去看了看刘队和他身后跟着的那个小警员,因为如果我告诉他们,我曾被几个用纸糊成的小纸鬼,险些逼出魂魄,弄死本体,刘队他们会不会觉得惊世骇俗呢?

    我正踟蹰着,就听到张先生说:“算了算了,遇到你就算是我命中该有此劫,什么事情都进屋说吧!”

    说完之后一甩袖子,背着手就朝他那间屋子里走去。

    而刘队见了张先生让我们进屋,立刻就扯了扯我低声的说:“无论你们之前有什么过往或者纠葛,现在就命才是要紧的!”

    一边说着,一边就拽着我和那小警员朝着屋里走了进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医毒绝世:帝尊的〕〔从姑获鸟开始〕〔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最强透视〕〔凌天至尊〕〔重生军嫂有点甜〕〔一品道门〕〔君临星空〕〔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