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喜嫁〕〔血尊的甜心夫〕〔夜帝独宠:天才萌〕〔重生冥婚:傲娇鬼〕〔奇葩女神屋〕〔宫女木岚〕〔重生洪荒之帝皇〕〔史上最牛主神〕〔花都最强医神〕〔主宰星河〕〔蜜爱100分:不良鲜〕〔穿越长姐持家〕〔妈咪九块九:总裁〕〔机甲王座〕〔邪皇宠上瘾:爱妃〕〔慕川向晚〕〔鸿蒙道〕〔绝世冥仙〕〔无限进化系统〕〔特工重生:快穿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105章 命该至此
    屋子里面依旧一片阴暗的,屋子里的潮湿味道似乎永远都无法散去,而且依旧拉着厚重的窗帘,和我上一次来没什么区别。

    想起上一次在这间屋子里,那惊魂的一幕,我都记忆犹新,我小心翼翼的跟在刘队身后。

    张先生一路穿过前厅最后竟然带着我们走过了那个点着蜡烛的小屋里。

    我有些诧异,正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呢前方忽然出现了亮光,只见张先生打开门,竟然带我们出去了他的屋子。

    而这时我才发现张先生的那屋后面门外竟然是一个庭院,院子里面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凉亭。

    此时凉亭旁边还着着火炉,火炉上还架着水壶,凉亭的桌子上面摆着茶具,这应该是在烧水沏茶吧。

    我心中冷笑,这么如此卑鄙的人,竟然还会享受生活,真是有些可笑。

    张先生自顾自的走进那小凉亭,坐在一旁的竹凳上,转过头来示意刘队和我们都坐。

    刘队这才坐在竹凳旁边,看着张先生解释:“不好意思,这丫头最近可能也是有些心急,毕竟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都实在是太诡异,所以还希望先生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张先生却并没有听刘队的话,而是转过头来目光直视的看着我,我被他看得有些脊背发凉,低下头去不与他直视。

    可是张先生却不依不饶:“丫头,你那会儿说我害你,可否把这事情的来龙去脉,好好的和老朽讲一讲?”

    我懒得和他说话,可是刘队却在旁边不停的给我使眼色,我也知道刘队是实实在在的在帮助我,我也不能因为自己的小脾气连累了刘队。

    况且这来都来了,之前的那些事儿,我也正想好好问问他到底都是怎么一回事。

    司徒墨司徒墨和张先生又是什么关系?张先生当初让我拿走的那个纸扎人又到底是干什么的?他为什么要问有没有什么用处,用不用的顺手?

    于是我长出了一口气,这才对他讲起了,经过。

    “自从那几只纸扎拿回去之后,我的生活就一直都不平静,而且几次三翻我都差点死了……”

    接下来我就把自从那几个纸扎小鬼拿回去之后的所有事情都说了一遍。

    比如我把那纸扎的人扔进河里,把它们冲走,它们又再次找到我,然后在学校图书馆险些淹死我的事情,包括后来他们在树林里逼出了我的魂魄,让游魂野鬼占用我身体的事,我都一一的说了出去。

    只见我越说张先生的脸色就越难看,我心里冷笑。

    哼,看吧他装不下去了!果真就是他,否则的话怎么会变成这个表情?

    可是等到我全部说完之后,张先生却抬起头来皱着眉头的问到:“你是说你曾经带着那些纸扎的小人而上过一辆车,车上的铃铛掉了下来,是这样吗?”

    我点了头,对,我记得当时上的就是殷明阳的车,我还记得殷明阳告诉那个铃铛叫做显阴铃,只有鬼上车,铃铛才会响,而那天铃铛直接就掉了,所以殷明阳才会对我说那几个纸扎人是不祥的。

    张先生听我又叙述完之后,这才冷笑着摇了摇头,一边笑一边嘴里小声的念叨:“荒唐,真是荒唐!”

    我不明白他这几句话是什么意思,就问张先生。

    张先生却抬头看着我,摆了摆手:“什么意思你知道又有什么用呢?反正都已经发生了,庆幸的是你没有被反噬吧?不过我之前都已经告诉你,要让你好好保护,怎么还能扔进河里,无非就是听了奸人的挑唆,但是,你身体阴气极重,也算是侥幸逃此一劫吧!”

    说完之后又重重地叹了口气,拿起手中的菩提子把玩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叹了口气说:“既然你能阴差阳错几次找到我这儿来,也算是缘分!这事原本我不想帮,可是,已经这样了,那么我就帮一帮你吧。”

    张先生这么说完之后,刘队显得倒是很开心,不停的和张先生道谢:“哎,先生,刚才我的态度有些不好,还请您不要在意,哦,对了,我姓刘,请问先生您姓什么?”

    张先生看着刘队却摇了摇头:“这些都不重要,姓氏也不过身外之物罢了,说一说她这段时间都经历了些什么吧,我总要知道一些蛛丝马迹才好去做准备。”

    我听着他把两句话就岔过去了,可是我之前几次三番险些丧命的事情,他竟然都不置一词?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火气,看着张先生打断了他说话,直直的问道:“先生,既然之前的事情我已经和您详细的说了,那么我也有几个问题想问问您。”

    张先生听到我这么说,只是自顾自的低头泡了杯茶,却并没有说让我问或者不问。

    我也没工夫去征求他的意见,直接就把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

    “我想问问您和司徒墨到底是什么关系?那天的那个纸扎到底又是谁给我定的?如果不是你想害我,那背后一定就有一个想要害我的人!”

    张先生听我这么说之后,却叹了口气,也并没有出声,可是越是看他这神在在的样子,我就心里越是不舒坦。

    我追根揭底的问了好几遍,最后张先生才看着我无奈的说:“丫头,你可知道那几个纸扎并不是用去害你性命的,而是……唉既然事情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不说也罢,不说也罢呀。”

    说完之后,竟然也不让我再去说我这几天发生的事了,转身就朝着他的屋子进去。

    我气急想要追上去继续追问,结果刘队却一把把我拽住:“丫头,你也别太急,至于你们之前的纠葛,现在提也没什么用,事情已经发生那么久,闲下来再说吧。”

    “现在主要的是你现在那辅导员的事情必须要解决呀,而且这迫在眉睫呀,况且这公安局里面丢了一具尸体,这可是大事儿!现在这种时候还是拎得清啊!”

    我听完刘队这么说,也点了点头,看来这件事情也只能先这么办了,把眼前的这种麻烦先解决完之后,我再细细的追问张先生这一切的一切到底都是怎么一回事儿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