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庭〕〔萌宝种田:腹黑将〕〔入骨暖婚:首席的〕〔剑侠神医〕〔位面监察使〕〔大叔,轻轻吻〕〔狂龙傲宇〕〔明星饭店〕〔阴媒〕〔鬼医嫡妃〕〔小爷要造反〕〔池司爵苏悠悠〕〔惹爱成瘾〕〔逆世魔女:强宠天〕〔妖尾之金金果实〕〔穿成豪门宠文的对〕〔穿成美男子〕〔付先生的占有欲〕〔重生最强女帝〕〔斗破苍穹之水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125章 独闯
    我害怕极了,不知道张先生的情绪怎么会波动的如此之大,可是看到他吐出的那一口鲜血却足以让我触目惊心。

    我赶忙手忙脚乱的就给张先生擦了嘴上的血迹,然后扶他躺下,而这时我才发现张先生的呼吸已经非常的微弱了。

    我看了看张先生的这种状况,心里顿时有些不忍。

    想必昨天晚上他一定比我惨多了,虽然我曾经碰到过那个脓包男,但是不管怎样说,我还碰到那个黑影。

    无论我对那个黑影有多么的惧怕,但是总归他救了我一命,而我也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除了有些惊吓。

    可是张先生这么一对比,简直比我差的太多,他反反复复不让我去牛家村,想必也一定是担心我。

    但是我来到这儿就是为了找寻殷明阳,如果找不到他,那么我回去岂不是白来了这一趟!

    我给张先生喂了一些水,可是却也知道他的这种状况,绝对不能继续呆在这儿。

    我拿着手机疯了一般的站在大娘家的门口去找寻信号,最后终于在我不懈的努力下把电话打了出去。

    此时此刻,我根本没有办法去找别人,而且也不会有任何人能帮助我,无奈之下,我只能把电话打给了刘队。

    刘队接到我的电话也是非常急切,质问我这几天到底去了哪,他已经在我的公寓里找了我两天。

    我这边的状况简直是一言难尽,也没有办法和他细细的讲一带而过,只是简述了一些事情。

    之后才告诉刘队,我现在在刘家村一家大娘家,而且张先生受伤的事情我也都和刘队讲了一遍。

    刘队听了这样的话,更是急切的不得了,让我和张先生在这里等着,他马上就和小李开车过来接我们。

    我深吸了一口气才对刘队说的,:“倒是没什么,而且我也不能跟你们一起回去,可是张先生的状况等不了了,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受了什么内伤,今天他还吐了血,所以你们快点来把他送医院吧。”

    说完之后,我又把大娘家具体的位置和刘队讲了一遍,让刘队在那边画了地形图。这才挂断了电话。

    回到屋子之后,我摸了摸张先生的额头,发现他又有些高烧的迹象,我心里实在是不忍。

    对于张先生,除了之前的厌恶之外,又多了些许的愧疚。

    我给张先生盖好被子,又把自己仅剩的那一百块钱扔给了大娘,告诉大娘帮我照看张先生一会,下午的时候就会有人过来接他。

    大娘连连点头,交待好之后,我才翻了翻张先生带着的那个背包,背包已经非常的脏旧,好在里面的东西却还都没丢。

    我从里面找到了一把匕首,就是张先生的那把黑色的古刀。

    又从张先生那里拿出了两张符纸,虽然我并不知道这符纸到底有什么作用。

    紧接着又从张先生的包里面拿出了那把古铜色的铜铃。

    最后我深深的看着张先生好一会儿之后紧接着我就转身出了大娘的家,顺着牛家村再次走去。

    或许张先生醒来之后会认为我的举动非常的冲动,但是他不会理解我对于殷明阳消失的这件事情到底有多大的恐慌。

    想起殷明阳在梦里时给我托梦的那种状态,我就整颗心都揪着。

    而且,不知怎的我越是接近牛家村,就越是感觉殷明阳或许就在那里。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再一次冲着牛家村走去,为了不耽误时间,从大娘家出来,我就一直都没有停,快速的顺着牛家村走,可是当我走到牛家村的时候,也已经是下午3点多钟了。

    当我在一次看到牛家村的那个界碑石,心里又开始不安起来!

    对于这个牛家村,我并没有什么好的印象,可是我这一次却不得不来。

    我希望这一次进去之后,我能直接就碰到阿奎,然后让阿奎带我去找那个婆婆,如果能碰到那个婆婆,我相信婆婆或许会帮着我去寻殷明阳。

    这样总比我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强的多。

    我站在村口处呆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抬起脚迈进了牛家村。

    走进牛家村之后,那个阴森的感觉再一次笼罩了上来,而这一次更加的清晰。

    想起张先生对我说,村东口的那棵柳树,其实是一个阵法的阵眼,这让我格外的小心,所以这一次我也依照着上一次来时的记忆,小心翼翼的躲过那个地方。

    我手里面握着那个铃铛,好在一直都没有响。

    因为下午这会儿太阳还并未落山,整个村子被阳光照着,显得并不是像想象中的那么恐怖。

    但是因为这村子荒废许久,所以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凄凉。

    我握着那把匕首,小心翼翼的朝前走去,可是走了一会儿之后,我却有些叹气,因为如果我不去那棵柳树前,我就没有办法碰到阿奎。

    碰不到阿奎我也根本不清楚那瞎眼婆婆究竟被关在哪……

    最后我考虑了一会儿,一咬牙终究还是握着那把匕首冲着那棵柳树走去。

    走了许久之后,我才终于再一次看到了那棵柳树。

    而当我再一次碰到那棵柳树的时候,才终于清楚,张先生对我说那里为什么是一个阵法。

    因为这一次借着太阳的光,我才终于看到那柳树,上面竟然挂着许多面铜镜。

    那铜镜都是六角形,随着偶尔有风吹过,撞击在一起,发出轻灵的声音。

    我有些害怕,可是还是壮着胆子站在了那棵树下:“阿奎,阿奎,你可在这儿?阿奎,如果你在这请你说句话,我有事找你和婆婆。”

    我不知道阿奎能不能听到我的呼喊,可是却依旧冲着空气喊着,可是喊了好几声都没有人回答。

    我有些颓然,却又无奈,看来也只能等到晚上了。

    结果我心中的想法还没有过去,忽然感觉到一阵大风吹了过来,我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眼睛,而下一秒当我把胳膊拿开的时候,才惊恐的发现天,居然黑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君临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