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学霸的妖艳人〕〔娱乐之从非诚勿扰〕〔创世元能〕〔精分少女的别样生〕〔快穿:反派boss,〕〔权少贪欢:撩婚99〕〔修炼从斗破苍穹开〕〔将门凤华〕〔首富心尖宠:多面〕〔暖婚似火:顾少,〕〔最强军宠:蜜爱狂〕〔医色撩人:丞相,〕〔向往的生活之全能〕〔综艺之谐星传奇〕〔美利坚纵享人生〕〔我的大明新帝国〕〔牛头人领主〕〔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美梦成真〕〔女总裁的至尊高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126章 见到了不该见到的人
    这天黑的太突然,我有些反应不过来,整个人都呆愣在原地,而这时却忽然听到,在黑暗中传来了嗦嗦的声音。

    恐惧顿时就将我笼罩了起来,因为我知道,这个牛家村绝对不正常。

    而这突如其来的天黑,更是将我的恐惧无限的放大。

    我呆愣在原地,正不知所措的时候,却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了一个人的说话声,似乎是两个人正在发生着激烈的争吵,声音快速,而且急切。

    我并听不清楚,我不敢出声只能屏住呼吸,又听了一会儿,才惊讶的发现其中有一个说话的人竟然是忠叔。

    听到忠叔说话的那一瞬间,我有些欣喜,难不成忠叔也发现了殷明阳不见了,所以跑到这儿来找殷明阳?

    那是不是就说明,其实殷明阳在牛家村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否则不可能我和忠叔都按照同一个地点来。

    可是下一秒,当听到忠叔在那里吼什么的时候,我的心又凉了。

    “这件事情已经迫在眉睫了,如果要是不拿她的气运改一下,那么星儿就要死了,你难道不知道星儿是什么体质吗?”

    只感觉到忠叔似乎整个人都在咬牙切齿般的怒吼,显然忠叔情绪很激动。

    可是,他说陈星要死了?好好的陈星怎么会要死掉?而且陈星是什么体质?忠叔这又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正在心中猜测着,就听到对面的忠叔吼完之后,好半天都沉默了,紧接着我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当然知道她是什么体质,如果当年不是你非要逆天改命,那个孩子活不到现在,但是,你也应该知道,那个人,我也需要。怎么可能独独留给你?这件事情不要再计较了。陈星能活这么多年,已经算是上天开恩了,更何况,你以为这逆天而行的事情,一次两次老天都看不见了?”

    那女人的声音冰凉凉的,凉的我的整颗心都凉了,因为那个女人竟然就是那个神秘的小丫头!

    就是那个养着诡异黑猫的小孩,又或者她根本不是一个小孩,不过是长得比较年轻,拥有一副童颜吧……

    因为她的所作所为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孩子。

    我整个大脑都懵了,整颗心都揪了起来,浑身的鸡皮疙瘩瞬间就满了全身,因为我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忠叔怎么会和那个神秘人在一起?

    这两个明明风马牛不相及的人,却不碰到了一起,而在我的内心深处,他们两个现在绝对不正常。

    我一直都知道,忠叔和殷明阳之间的关系不是特别的好,那么这一次会不会是其实是忠叔把殷明阳囚禁在了牛家村,因为打不过殷明阳所以才找来了这个神秘人帮忙?

    可是,他们两个现在讨论的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们想要把殷明阳的命给陈星吗?

    还是说忠叔现在已经要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但是我还是有很多的不理解,陈星到底是怎么了?什么病需要拿命抵?而且就算是把殷明阳的命给了陈星,陈星真的活得下来吗?

    还有就是,那个神秘人和忠叔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们两个到底接触多久了?忠叔又知不知道我和这神秘人之间的纠葛呢?

    我不敢再想下去,因为越想越感觉这件事情谜团颇多,而且越是往下想下去,我的心里就越是揪着。

    因为我总感觉,如果拨开这层迷雾,背后的事实绝对不是我想要看到的!

    我的心里再次沉默了,紧接着就听到忠叔在对面冷笑了一声。似乎整个人都有些急了。

    “月奴,你现在是想过河拆桥了?想当初,如果不是我帮你,你以为你真的能从这里逃得掉?”

    从忠叔对那个女人的质问里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那个穿着斗篷的神秘女人竟然叫做月奴。

    听到忠叔的声音已经很气愤了,可是旁边那个月奴的声音却依旧冰凉凉的:“你帮我还不是因为看中了我的一些能耐,不要把自己说的那么清高,我们无非就是互相帮衬,各取所需吧了,我和你说过了,她,你碰不得。”

    我听着他们两个在这说越说越乱,心里越来越打鼓,我现在只想知道,殷明阳在哪?

    至于他们之间到底又有了什么黑色的交易,这不在我的想象和接受范围之内。

    只是现在这种状况,他们明显两个人已经起了争执,看来他们两个之间的合作也不是一帆风顺。

    忠叔听闻月奴这么说之后,又沉默了好半天,紧接着我才听着忠叔冷哼着说:,就你这个心胸气度,怪不得不能入人家的眼,也怪不得,永远都不过是个奴才!”

    我心中更是疑云大起,看来忠叔和这个月奴之间的纠葛还蛮深的嘛。

    忠叔的这句话显然抓住了月奴的痛脚,一直都冷淡的月奴声音却忽然尖利起来。

    我看不到他们的表情,但是从声音听起来,月奴生气了。

    “陈忠,你最好管好你自己的事情,至于我的事,你休想乱嚼舌根,你是嫌舌头在嘴里放着不舒坦,还是嫌你那短命的女儿活的太久了?我不想和你计较,你快走吧,若是再让我看到你说这种无聊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我听着这两个刚才还在商量的人转脸就翻脸不认人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感慨,感觉世事无常的。

    正想再仔细听听结果,自己却一不小心踩到了旁边的枯枝,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噼啪响,我整个人都吓呆了,都忘记了反应和动作。

    下一秒我就听到忠叔和那月奴的脚步声迅速的朝我逼近!

    我手忙脚乱,不知该怎么办,因为我总不能在这里面等死,毕竟那个月奴对我可一点儿都不善良。

    但是现在我这伸手不见五指的状态下,又能跑去哪儿呢?

    正当我急不可耐的时候,却感觉自己整个身子一晃,耳边迅速传来极大的风声,与此同时,我就感觉到有一个人正抱着我的腰,快速的向前移动着,我心下一惊,这是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首席律师〕〔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