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100分:帝少,宠〕〔巨星小甜妻:前夫〕〔豪门通灵萌妻〕〔绝品全能兵王〕〔校草的专宠:池少〕〔封少,有点甜!〕〔我的外挂是爸妈[快〕〔甜妻来袭:傲娇帝〕〔绝地兵神之藏界风〕〔吞天龙王〕〔神界红包群〕〔一胎三宝:总裁老〕〔[综]卫宫家能不能〕〔豪门天价宠:最强〕〔3岁小萌宝:神医娘〕〔神术武装〕〔最强鬼医:暴君宠〕〔甜宠不停,男神纵〕〔我的魔法时代〕〔仙武之无限小兵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134章 祭拜的鬼群
    我正在心中惶恐不安之时,却看见那个站在树前的拿着黑色号角的男人竟然渐渐的转过了身来。而在他转过身子的那一瞬间,我几乎忘记了逃跑,因为我看见那个穿着白色长袍的男人,竟然是殷明阳!

    而这时我也才忽然想起,为什么我看着他的背影如此的熟悉,因为我曾在梦里几次遇见殷明阳时他都是这一身装扮。

    我惊诧于那个吹号角,站在柳树旁的人是殷明阳,而更痛心的是,他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此时看着殷明阳的这种状况,似乎他并没有在我梦中梦到是那么凄惨。

    他现在整个人都面无表情的站在那棵柳树旁,而此时他正回过头来,俯视着我们。就好像这群鬼是他的群臣,而他像是高高的帝王一般。

    我不理解,更不明白,只是当初对于殷明阳的担心,此刻都已经变成了疑心!

    我现在恨不得立马就冲上前去问问殷明阳,他消失的这段时间里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他在消失的这段时间里又到底都去做了什么?

    为什么我翻山越岭几乎拼尽性命过来找他,结果他却在这里吹着号角,摆弄着群尸?

    我几度崩溃,也根本忘了自己现在失去了禁锢的事情,我双腿一软,直接进来就摔倒在了地上,而几乎就在我摔倒在地上的那一瞬间,我立刻就感觉到了一种如芒在背的目光直接的就注视了过来。

    我下意识的抬头去看,却发现自己竟然在和殷明阳对视了起来!

    他看我时的眼光再也没有了当初对我的喜欢,对我的怜爱,甚至已经没有了当初对我的那种温情,只剩下了冷冰冰的疑惑。

    他整个人都在那里直直的盯着,冰冷的眼神盯得我毛骨悚然。

    而在我和他视线接触的那一瞬间,我也终于反过味儿来,他或许根本就不是我一直在找的殷明阳,或许他这是古人的装扮,是因为他和殷明阳长得神似,所以我才误以为他就是殷明阳。

    毕竟在殷明阳的脸上,我永远都不会看到那种表情……

    对视了几秒钟我不知道,只知道下一秒的时候我竟感觉自己的身子腾空,向上飞了起来。

    那种忽然脚离地的空虚感让我心中一凛,也顿时收回了自己刚才那种悲天悯人的绝望心情,我开始去审视自己的状况。

    现在我呆在一个诡异的村庄里,而身边陪伴着的是一群似乎已经死了许久的鬼怪的尸体,而面前站着一个原本可以说是非常熟悉,却又极其陌生的人。

    这种状况下,怎么还能允许我去溜号?

    而这一次当我缓过心神想要逃跑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我腾空的身子正在慢慢的冲着殷明阳飘过去。

    这一下子,那些慌乱的心情不见了,剩下的只是恐惧。

    因为这个殷明阳我不认识,我不知道他会对我做出什么……

    我想去挣扎,却发现自己的身子已经再一次不受控制了,我就好像是那一片树叶,被别人牵着线一点一点的挪向他。

    我眼睁睁的看着树下的那个殷明阳伸着手,似乎再次召唤我一般,等到我彻彻底底落在他面前的时候,才看见那个殷明阳低下头冷冷的问:“你是谁?你怎会混迹在此群中?”

    他的声音低沉而又冷冽,这一下子让我更加肯定他绝对不是殷明阳,可是为什么他们两个长得如此的相像?

    除了殷明阳是短发,而这个男人是长发,除了殷明阳穿着时尚,而这个男人几次三番都穿着长袍……

    除此之外,我似乎也找不到他们两个有什么区别,甚至不说话时,殷明阳生气的样子就和他一模一样。

    我呆呆的盯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也根本没有回答,这个穿着长袍的殷明阳着我忽然一伸手,竟然直直的就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吓坏了,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他大力的拎了起来,与此同时我直接感觉到一股窒息感瞬间就传遍了整个大脑。

    我拼命的摇晃身体,用手去抓他的胳膊,可是却发现即使自己的手可以动了,却一样显得那么的无力。

    “你到底是谁,来这儿?有什么目的?你是想要破坏祭祀吗?”他依旧声音冷冷的在质问我,而随着他的问话他手下的力度开始越发的紧了起来。

    我确实是想要回答,告诉他我来这并不是要破坏什么祭祀,我来这是找人的,可是他死死掐着我的脖子,根本没有办法让我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紧接着我就听见这个长袍的殷明阳继续冷声的问道:“你可知道,这个祭祀我筹备了多久?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来破坏它,谁都不可以!”

    一边说完之后,手上掐着我的力度却更大了,我只感觉自己的眼前有些恍惚,看着这个穿着长袍的殷明阳那张冷漠的脸色更是有些模糊。

    难不成我就要这样死掉了吗?难不成我就要这样莫名其妙的死在一个长相和殷明阳如此相似的男人手里?

    那真正的殷明阳在哪?难道我到死之前都不能再见他一面了吗?

    各种思绪充斥在大脑里,我整个人都有些崩溃,而身子也开始越来越软,胸腔里面的空气更是几乎已经稀薄到了没有,而大脑中的意识也开始渐渐的涣散下来……

    或许这就是死亡了吧……

    正当我浑身发软,已经决定要放弃的时候,却忽然听到背后一声冷叱,如此清晰的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当年就是你伤害了她,如今过了这么久,你却还是不肯罢手吗?”

    那声音依旧是低沉冷冽,似乎是从我背后传出来的,我没有办法回头去看,因为此时我自己的意识已经渐有渐无。

    紧接着我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一松,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可是却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因为感觉自己现在身上所有的感官已经变得麻木。

    下一秒我就听到那个长袍的殷明阳也冷哼着疑惑的问到:“如果她不是冲撞到这里想要破坏我的祭祀我又怎会伤害她?你又是谁?什么叫做许多年前我曾害过她?难道你认识我?”

    那疑惑的声音不似作假,而我此时已经属于半昏迷的状态,耳边的话语和风声都若有若无的传来。

    “是不是你做的你自己心里没数吗?我几乎拼尽所有气力,寻她数年之久,如今我终于寻到了她,又怎可让你当着我的面去,伤害她?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的一天,我决不允许任何人再伤她一根寒毛!”

    小 说网 .bpi. ,更新w快广t告少

    <span class="ydad1" style=”text-align: center”>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