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学霸的妖艳人〕〔娱乐之从非诚勿扰〕〔创世元能〕〔精分少女的别样生〕〔快穿:反派boss,〕〔权少贪欢:撩婚99〕〔修炼从斗破苍穹开〕〔将门凤华〕〔首富心尖宠:多面〕〔暖婚似火:顾少,〕〔最强军宠:蜜爱狂〕〔医色撩人:丞相,〕〔向往的生活之全能〕〔综艺之谐星传奇〕〔美利坚纵享人生〕〔我的大明新帝国〕〔牛头人领主〕〔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美梦成真〕〔女总裁的至尊高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146章一探究竟
    我浑身都有些微不可见的发起抖来,因为我忽然想起今天早上在我的包间门口敲门找我的那个男子,他穿的就是白色的衣服……

    印象最深的就是他浑身都是白色的,再次想起他那张苍白的,而且没有表情的脸,我忽然就联想到了他们现在口中所说的那个死去的刘家的儿子。

    刘队可能是看出我的脸色有些不好,连忙问我到底是怎么了。

    我考虑了一下之后才对刘队轻声的说:“你记不记得今天早上我给你的那张纸条?”

    刘队立刻点了点头,却疑惑的反问:“是啊,你不是说是一个陌生人给你的吗?怎么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看着刘队凝重的说今天早上给我送他纸条的人穿了一身白色的衣服,他脸色格外苍白,似乎根本没有血色,而且,而且……

    我的话说到一半,也不知道该接下来怎么去形容了,因为那个男人除了浑身穿着白色的衣服之外,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其他的特征,说明他已经是一个死掉的人,但是我的直觉却告诉我,那个人绝对不正常。

    刘队等着我的话,却没等到,也有些疑惑,我看着刘队摆了摆手,示意他等会儿再说吧。

    接下来我和刘队一直都默不出声的坐在自己的饭桌前,假装着吃饭的样子,其实我们两个都竖着耳朵,听着旁边的那桌人在聊天。

    在他们断断续续的聊天状况下,我和刘队得知,原来那个所谓的什么刘家儿子其实是这个镇上的类似于巫师似的人,但是前段时间他似乎是得罪了什么人,所以才会遭此横祸,早早的就死掉。

    关于那刘家儿子尸体失踪的事情,他们猜测可能是因为被得罪的那家人见不得他可以安安生生的死掉,所以这才偷掉尸体想着让刘家儿子死不瞑目。

    而那两个人一直在念叨和讨论的,也都不过是一些他们的猜测,等到他们两个吃完饭收拾东西走了之后,我和刘队才去结账。

    刘队是一个很能和别人打成一片的性格,很快他就和老板谈天说定了起来。

    又因为我们是外地人,所以当地的人都格外的热情,介绍了一下附近的风景区和好吃的小吃。

    兜兜转转之后刘队这才问到了这个所谓的天字号酒家在哪?

    早餐店的老板听到刘队这么说,手上打着算盘的动作停了一下,抬起头来,看着刘队眉头微皱:“兄弟你们找的天字号干啥呢?”

    刘队一愣,下一秒直接呵呵的笑:“嘿,能干啥?这不就听别人说,他家的菜挺好吃吗?打算上那去尝尝。”

    结果刘队说完之后,那早餐店的老板表情更奇怪了,盯着刘队和我好半天之后,才尴尬的咯咯的笑了两声,好半天才冲着刘队摆了摆手:“嘿嘿,兄弟开什么玩笑,他家你还能去吃饭?他家的饭可不是一般人都能吃得了的,再说了,咱们这儿好吃的地儿可多了去了,你非要去那儿干嘛呀。”

    听到早餐店的老板这么说,我心里也有些奇怪,低声的问道:“哦,只是听人说那里还不错,所以就想去看看,毕竟来都来了吗?”

    结果那早餐店的老板听到我这么说之后,脸色暗了暗看着啧了一声:“丫头,谁和你说那地方不错的?我可告诉你,那可不是个什么好地方。”

    老板说到一半,叹了口气,似乎并不想再往下说,而且一脸的忌讳。

    老板的这个表情,我的隐隐觉着曾经在哪儿见过,和老板对视了一会儿之后,我才猛然想起,我第一次去拜访张先生时,当时问张先生所在村的村民,他们每个人都是这个表,难不成这个天字号酒家也有古怪?

    那早餐店的老板见我和刘队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唉声叹气了好一会才低声的冲着我们说:“哎,你们要去的那天字号那是一个义庄!”

    “你别以为叫什么酒家,就是饭馆,早年那里确实是一个饭店,后来呀,他们家总出怪事儿,一点儿点儿的,就被他们家当家的人给改成义庄了。”

    “这么多年村里面所有死的人都送到哪儿去了,你说谁这么下三滥和你们说让你们去那吃饭呢?这不简直就是让你们去送死吗?在那吃香嚼蜡的那可都是死了的人。”

    那老板说完之后,刘队的脸色也黑了起来,我也是有些惊讶,这怎么明明一个挺大气的酒家饭店顿时就变成了义庄了呢?

    老板和我解释完之后,依旧是一脸的讳莫如深,还告诉我们不该问的,可千万别问,说那义庄邪性的很。

    还说那义庄的家主是一个格外奇怪的人,让我们还是少招惹的去好,毕竟开那种地方的多多少少都有些古怪。

    见从老板这里也在得不出什么其他的信息,我和刘队这才悻悻然的走出了早餐铺,外面的太阳已经高高的升了起来,倒是还有些暖洋洋的意味。

    我看着刘队,心里面却总惦记着那张字条,考虑了一会儿之后,我才对刘队说了自己心中的想法:“那个漯河山庄咱们先不着急去,我总觉着这个给我纸条的人一定和我认识,不然的话,他怎么会莫名其妙的送纸条给我,所以我还是想去一下那个天字号酒家瞧一瞧,等到看完了,咱们再去漯河山庄,您看怎么样?”

    刘队倒是什么都没说,只是点了点头,还对我说,他也是这么想的,毕竟我们两个初到这来,人生地不熟,结果却在第二天早上直接就收到了这个字条,怎么都觉着有些古怪。

    商量好之后,我和刘队立刻就出门打了车,可是上了几辆车,听到是去那天字号酒家那帮人却都死活都不拉着我们,直接就拒载。

    无论怎么商量,给多少钱都不去……

    最后还是打了一个黄包车,那黄包车的大爷已经年纪很大了,听到我们出一百块钱要去那天字号酒家,虽然也有些不愿意,但是却也还是同意了,只是对我们说,他会把我们送到附近,再往近了他就不去了。

    我和刘队已经心急如焚,于是就立刻答应,然后上了那黄包车,结果竟一路跌跌撞撞的出了这个查噶岭的村子,朝着山脚走了去。

    *瓜 子小说 网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span class="ydad1" style=”text-align: center”>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首席律师〕〔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