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宠婚:蜜吻小〕〔撩一送二:总裁大〕〔修仙之重生仙帝〕〔魔法日记:魔伊传〕〔傲天弃少〕〔早安,龙先生!〕〔快穿:炮灰女配要〕〔剑鸣九天〕〔来自男主后宫的宠〕〔恋爱手册,萌妻掌〕〔喜劫良缘,纨绔俏〕〔韩先生,情谋已久〕〔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医杀手妃〕〔神医凰后〕〔慕川向晚〕〔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狂医废材妃〕〔国民男神是女生:〕〔创神纪:女王有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162章 同生共死
    听闻杜星河那毫无感情的话之后,我整颗心都凉了,因为我知道,在这种状况下,如果杜星河真的要杀了殷明阳,我根本抵挡不住。

    但是无论怎样,我必须要坚持,绝对不会退缩。

    我和殷明阳之间虽从未说过什么,但是在我的心里,我隐隐的觉着殷明阳的地位已经在我的心里早已根深蒂固,。

    虽然从未承认过我喜欢他,但是经历了这么多,我早就已经不知不觉的深深的和他纠缠在了一起。

    那份爱正在一点儿一点儿的滋长从一颗小种子变成了现在的小树苗,甚至有一点点变成参天大树的趋势。

    我还有好多事情想对殷明阳说,也还有好多疑问,想要去问殷明阳,我怎么可能就让他现在这么死了?

    杜星河冷冷的盯着我,似乎在等待着我的回答,我死死地握住殷明阳的手,手心里都出了汗,最后我望向杜星河,心中却忽然出现了一种坦然:“可以,你杀了他吧。”

    杜星河听到我这么说一直阴沉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抹放松,随即就见他想朝我走过来。

    我赶忙到退了一步,看着杜星河继续说到:“杀完了他,再把我也一起杀了,我不会一个人独活,我愿和他同生共死。”

    原本还面露欣喜的杜星河听了我这么说之后,整个眉毛都似乎竖了起来,他的样子有些狰狞,似乎已经气愤到了一定的程度,而我也悄悄的发现杜星河死死地握着拳,骨节都有些泛白。

    “呵呵,我就说嘛,这就是孽,你当年阻止不了,现在也一样阻止不了,无论是多久,她都不会忘,你也不要企图能改变什么了,要么你把她们都杀了。要你就都放了他们吧,何苦在这纠缠着。”

    一旁的月奴擦了擦嘴上的血迹,爬在地上虚弱的看着杜星河挑衅。

    杜星河压根没搭理她,依旧直直的盯着我看:“杜玥,你确定这是你内心中的想法,不会变了,你真的愿意和他一起去死,永远受轮回之苦吗?”

    我点了点头,第一次感觉自己竟然可以如此坚定。

    我心中害怕也怯懦着,但是此时和杜星河对视的时候,我却觉着自己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

    殷明阳手心里面偶尔传过来的温度,让我一点点的变得踏实,我看着杜星河越发坦然的说道:“我不知道什么轮回之苦,也不知道你所说的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只想告诉你如果你想杀了他,那就把我们一起都杀了。”

    “在这个世界上,我已经没有朋友了,只有他从一开始认识我,就一直对我这么好,我们中间是也有过误会,但是我早就已经不在乎,而且,我喜欢他……”

    说完这话之后,我低下了头,望着殷明阳轻声的对着依旧熟睡的他说道:“你不要怕,原来总是你保护我,今天就让我保护你吧。”

    殷明阳依旧没有反应,可是我的心里却越来越踏实了下来。

    我看见杜星河望着我那表情都有些支离破碎,似乎下一秒他就恨不得冲上来把我们两个一起弄死。

    我已经彻底接受了这个现实,也彻底做好了心理准备,我看着杜星河闭上了眼睛。等待着他过来,把我和殷明阳全部杀。

    可是时间停顿了好一会儿之后我都没有听到殷明阳有任何的反应。我诧异的睁开眼睛去看,却发现不知屋子里什么时候竟然又进来一个人。

    从背影看去,竟是张先生!

    我一愣,下一秒却是一喜,张先生居然还是安全的!

    刚想叫张先生就听见张先生转过头来,冲着我说:“丫头。你可真是鲁莽,不是告诉你,让你在那里好好等着么,你跑到这儿来干什么?”

    欣喜已经冲破了刚才的恐惧。一时之间,我竟不知怎么回答,而杜星河也显然被这突如其来找到这儿的张先生给弄的一懵。

    只见杜星河看着张先生,紧皱着眉头问道:“你又是谁?”

    张先生看着杜星河,声音清淡的回答:“我是谁不重要,但是这个丫头我要定了,如果你真的想对她做什么,就先过了我这关再说吧。”

    听完张先生这么说杜星河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今天这里还真是热闹,什么牛鬼蛇神都聚在了一起,但是是谁告诉你我要伤害她?我想要的不过就是她旁边的那个人吧,如果你可以把那个人交给我,我可以保证让你们安全的出去。”

    张先生听到杜星河这么说转过头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怀里抱着的殷明阳:“丫头。这个人就是你要找的那个朋友?”

    我赶忙点了点头,肯定的对他说:“是,就是他,可是他现在的这种状况,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一直都不醒。”

    张先生听了我这么说,转过身来,到了殷明阳旁边,他把手伸到殷明阳的手腕处,探了探脉搏,好一会儿之后,我才看见张先生皱着眉头看向我:“你这朋友已经死了……”

    听到张先生这么说完之后,我整个人都惊诧了。浑身都有些哆嗦的伸出手,探了探阴阳的鼻息。

    他居然真的没有气息……

    我整颗心都揪了起来,颤抖的再次伸手去探了探殷明阳脖颈处的大动脉。可是那里也是平平的,一点脉搏跳动的感觉都没有。

    我彻底崩溃了,看了看张先生,又看了看殷明阳,只感觉自己的心酸酸的:“这怎么会这样?张先生,我求求你救救他,他怎么可能死了,绝对不会,你看他的手心还有温度呢,他的睫毛还会动,他怎么会死了,你一定是看错了,一定是!”

    可是张先生却一点儿都没有回答我的话,依旧悲悯的望着我。

    我自己絮絮叨叨的一边说完之后,猛地抬起头来去看向月奴,从最开始对于月奴的惧怕,到现在早就已经变成了仇恨。

    我疯了一般的冲向月奴的身旁,狠狠的朝着她伸手砸了过去,可是奇怪的是,那月奴并不躲,而是硬生生的受了我好几拳。

    我打完发泄完自己也懵了,跪坐在地上,眼泪漱漱的往下流,只听到趴在一旁依旧在嘴角流血的月奴看着我冷笑:“我就说过,你早晚会害死他,你果真是应了这句话,毕竟诅咒是改不掉的。他死了也好,这样你就永远都不用惦记他,永远都是我的!”

    月奴说完这个话之后,竟然虚弱的朝着殷明阳的那口棺材爬去。而站在旁边的杜星河和张先生却似乎好像是看客一般,根本不理会我和月奴之间的纠葛。

    眼见着月奴就要爬到殷明阳身旁了,我疯了一般的把她推开,然后死死地拽住了殷明阳的手,我趴在他的颈窝处,只是感觉自己心中撕心裂肺的疼。

    殷明阳你到底是怎么了?你醒过来啊!难道真的是我害死了你吗?

    小 说网 .. ,更新w快广t告少

    <span class="ydad1" style=”text-align: center”>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