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喜嫁〕〔血尊的甜心夫〕〔夜帝独宠:天才萌〕〔重生冥婚:傲娇鬼〕〔奇葩女神屋〕〔宫女木岚〕〔重生洪荒之帝皇〕〔史上最牛主神〕〔花都最强医神〕〔主宰星河〕〔蜜爱100分:不良鲜〕〔穿越长姐持家〕〔妈咪九块九:总裁〕〔机甲王座〕〔邪皇宠上瘾:爱妃〕〔慕川向晚〕〔鸿蒙道〕〔绝世冥仙〕〔无限进化系统〕〔特工重生:快穿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179章 炼尸密辛
    因为昨天晚上的惊吓,我摆了很多五帝钱在周围,这一觉就睡到的日上三竿,突然一个电话吵醒了我,我懒懒的拿起手机:“喂?您好,哪位?”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怒吼:“杜玥!你到底要不要上学了?!”

    我一个激灵翻身坐起来:“啊,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就去学校。”电话被狠狠挂掉,我无奈的扶额,现代人就是麻烦,还要上课。我还得为了生计发愁。

    当务之急就是先去学校应付老师,顺利毕业,再接点帮人看风水的事情赚点钱,再去全国各地寻找失落的神器。

    我去了学校,接受了教导主任的谆谆教诲,因为有上一个骂我的教导员惨死的事情,没老师敢跟我讲话,甚至都不愿面对我,这个老师敢面对我,而且对我说这些话,我心里还是多多少少有点感谢的。

    突然一个电话打过来,我看见是一个陌生号码,心下警惕,接上后,电话那头传来很急切的声音:“请问是杜女士吗,我们主持想见你。”现在的社会连和尚都有手机了?说不定有诈。

    我还没有接近白马寺,就感觉到浓浓的阴气,我拿出五帝钱,朝寺内逼近,迎面碰见一个小和尚,他朝我走过来,对我说:“杜施主,主持等你好久了。”

    邪气暂时收敛,我和小和尚靠近主屋的大门,我含着铜符,小心翼翼的用乾坤法剑顶开一丝缝隙。

    门后悬挂着一层层厚重的帷幕,上面全是经文,将整个门遮盖得密不透风。

    冰冷和邪气丝丝缕缕的透出,里面漆黑一片,我小声的问道:“大师,你还活着吗?”

    “老衲暂时无事,你一个人进来关闭房门,就可以看见了……慧音,你留在门口。”老和尚吩咐了一句。

    听他说话思维清楚,应该还能控制场面。

    慧音撇撇嘴,没说什么,为我掀起帷幕示意我进去。

    大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屋里亮起了两盏烛光……是写着符文的蜡烛。

    蜡烛火焰微微跳动,看起来阴气森森。

    慧清老和尚盘腿坐在木榻之上,他身前有两个人扑倒在地,应该是慧音和尚的两位师叔。

    茅草屋只是外壳,这里面是一间石室,四周墙壁、天花板、地板上全部刻着佛经。

    贴着墙摆满了博古架,架上面有数不清的木头小佛像,均是端坐的姿态,身上刻满了经文,还用丹砂涂了一遍。

    那些红色的弯弯扭扭线条,恍惚觉得好像小佛像全身都在冒血一般。

    这些木头小佛像不是固定的,而是像车里的摆件一样,头部用一根弹簧链接着身体,朦胧的烛光下,恍惚觉得这些小佛像在摇头晃脑的看着我们。

    我没见过慧清大师,不知道他长什么样,但现在的慧清……看起来好恐怖。

    他脸色灰败,皮肤往下耷拉,血红的下眼睑被下坠的皮肤扯开,眼球看起来特别大。

    皮肤干枯、骨瘦如柴、形同骷髅。

    看起来像个死人。

    “……你是,是什么人?为什么有一种久远的沧桑感。”他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我。

    “我是轩辕明月,我还有弟弟叫轩辕星河,两姐弟。”我简单的回答。

    姓轩辕的两姐弟,我觉得这圈子里的人应该都知道是谁。

    “原来是轩辕家的小友……”老和尚努力扯出一个笑道:“这里有一个蒲团,你们将就坐吧,不要怪老衲礼数不周,实在是不能移动分毫啊……”

    我好奇:“主持你这是怎么了?你身下有什么?这两位大师还有救吗?”我小声的问道。

    老和尚的目光森森朝我看过来,我直觉他命不久矣。

    “轩辕姑娘身上的气场不同常人啊……?”他试探着问了一句。

    “……超凡脱俗哪有这么容易,我只是生魂融合了而已,战战兢兢的修行而已。”我低声回答道。

    我看着他皱眉道:“大师,你这模样看起来已是强弩之末,迟早也镇压不住……我有什么不同那也是我的事、我自己会操心……你问这么多做什么?不如赶紧想办法怎么解决!”

    慧清大师淡淡一笑:“轩辕施主的眼光犀利、性格干脆,老衲很欣赏你这样的后生……尸魔就在此坐榻之中……位于老衲的蒲团之下……目前看来,这是一个阴谋,有人想让僧道俗的正道人士元气大伤、趁机颠覆,这蒲团下面,就是尸魔所在的法门——”

    他的话语突然一滞,面上神情古怪,耷拉下来的皮肤一抖一抖的抽搐。

    邪气好像翻涌的岩浆,咕嘟一声从他所在的位置冒出一个气泡,砰的一声在屋里炸开——

    那一瞬间黑气弥漫,整个地面变成了深渊一般的黑色,我光是站在门边都觉得像掉下去一般。

    老和尚颤抖着双手,拼命拨弄佛珠,提起最后的力气念诵着佛号。

    “南无南无阿閦如来……”他的嘴唇颤抖,声音发出后隐隐带着回响。

    在他念诵多遍后,四周博古架上的小木佛像一个个开始颤动起来,那弹簧微动,带动着佛像头部轻颤。

    烛光中,看起来像浴血挣扎一般,不知其数的小佛像颤抖着、仿佛一起唱诵佛号。

    唱诵这句佛号,就算堕入地狱深受其苦,也可以凭借少少善根获得阿閦如来救济拔度。

    老和尚认为这片黑暗就是佛家的地狱么?

    他身前的地上黑雾喷涌,似乎有东西突破了界限!

    一只肿胀发白、溃烂流脓的大手从洞中伸出!将地上两具尸体攥在手中、黑色的指甲插到膨胀的尸身中,挤出一堆污血。

    “啊——!!”我惊叫一声:“主持,这个洞是什么啊!这就是尸魔的那个洞吗?!”

    主持也吓到了,他连忙说:“这不是人力能解决的!轩辕施主你先走吧!”

    我回头喊慧清老和尚,想让他和我一起走,就看见慧清突然双目暴突,一声如同狮子吼般的佛号振聋发聩,四周千百小佛像剧烈摇晃,有些头都掉了下来。

    尸魔的那只手迅速缩回了黑色洞中,带走了那两具尸体……它又得到新食物了吧?

    老和尚一口血喷了出来,哑着嗓子道:“轩辕施主的……说得对……这、不是人力所及……告诉慧音,关闭寺院、遣散僧众……不要再靠近这茅屋,我还能坚持、还能坚持……”

    这样的坚持后果依然堪忧,我心有余悸的走出来,最后看了一眼形容枯槁、如活尸骷髅的老和尚一眼。

    他暴突的双目直直盯着我,下巴都是血。

    小 说网 .. ,更新w快广t告少

    <span class="ydad1" style=”text-align: center”>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