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喜嫁〕〔血尊的甜心夫〕〔夜帝独宠:天才萌〕〔重生冥婚:傲娇鬼〕〔奇葩女神屋〕〔宫女木岚〕〔重生洪荒之帝皇〕〔史上最牛主神〕〔花都最强医神〕〔主宰星河〕〔蜜爱100分:不良鲜〕〔穿越长姐持家〕〔妈咪九块九:总裁〕〔机甲王座〕〔邪皇宠上瘾:爱妃〕〔慕川向晚〕〔鸿蒙道〕〔绝世冥仙〕〔无限进化系统〕〔特工重生:快穿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185章 隐情
    这小女孩明显有话想说,等晚上我再去偷偷问问她,看她到底想说什么,又不能说的。

    这时那个矿老板的老婆又开始叨叨了:“这到底能不能送走啊,我找你来可不是光看看的...”话还没说完,矿老板制止了她继续说下去,转头一脸讨好的笑:“真的是不好意思了,道长还麻烦你看看这棺材了。看能不能布个法什么的。”

    我无语的看着那口朱漆棺材,问道:“布什么法坛啊?等晚上直接问问她,看还有什么心愿帮她了结、然后送走就行了吧?我送魂拘魂都不用法坛的啊。”

    话刚说完,我就意识到了不对,按照他们这些圈外人来看,可能布法更让人放心一点吧。

    于是我装装样子,让矿老板搬来一个小桌子放在棺材前面,开始布置法坛。

    越是乡下越相信法坛这样的东西,其实并不是所有的科仪都需要开坛做法,像轩辕家将法坛做成一粒空心三角的符咒,方便又快捷。

    不过各地民俗不同,这口棺材……

    “你们这里是什么风俗啊?怎么用朱漆的小棺材来入殓?”我纳闷的问道。

    矿老板脸上表情不好,他支支吾吾的说道:“我们这里老辈人说,朱漆棺材能辟邪……防止尸变……而且要用墨斗捆住里面的人,免得跳出来危害乡邻……”

    我脸色一僵,这是什么民俗啊?听起来好瘆人。

    “小姑娘……呃,不不,大师,道长,你看我女儿这种情况,到底是不是要闹鬼报复啊?”

    “……我觉得她只是不愿走,大概有心愿没了结,如果要闹鬼报复的话,你还能好好的站在这儿说话?”我对他摆摆手。

    落霞余晖,夜幕降临。

    我在车上昏昏沉沉的眯了一会儿,直到一双微凉的手把我弄醒。

    抬眼一看是矿老板的老婆,她问我:“这样已经好了吗?”

    我揉了揉眼:“没,要等子时呢,需要叫魂。

    我说到叫魂这两个字都有些无奈,这家的实际情况比我们想的复杂多了。

    叫魂在民俗间还叫“喊魂”等等,有记载在清朝乾隆年间,曾经在江南一带突然爆发一种名叫喊魂的“妖术”。

    据说老百姓们信奉通过一个人的头发和名字,就能盗窃对方的魂魄来为自己服务,这种说法造成了一定的恐慌,惊动了皇帝。

    在丢了几顶乌纱帽、丢了几条草民的性命后将这件事压了下去。

    其实叫魂,可以理解为“俗”中的一种精神疗法,如果尊神在就好了,他一个神肯定更轻松,不过尊神是不会帮我这些的,只能靠我自己来了。

    这家人还有个小儿子,最近感冒发烧一直不好,二女儿告诉我,她曾经听到弟弟说胡话:“大姐,他说不来了,你让我回家好不好……”

    这话有些没头没脑,但小玉一听就知道有情况,小儿子这么缠绵病榻迷迷糊糊,就算醒过来也像痴呆一样,就是丢了魂的样子。

    所以需要进行“叫魂”,看看这小儿子是不是被大姐的鬼魂给叫走了。

    我微微皱眉:“这些凡人之家怎么这么多业障?难道是因为矿老板暴发户的原因,暴发户这种说没业障谁信?说不定他矿上出过人命,但是压下来了呢,有几个暴发户是问心无愧的?

    孩子与母亲的联系是最深的,我让矿老板的老婆提着一盏白纸灯笼站在自建房不远处的路口。

    子时一到,她就在路口一声声的呼唤小儿子的名字。

    言语有灵,是好还是坏就看你带着什么样的感情去说。

    矿老板的老婆有点害怕,喊的声音都是颤抖的,我和她老公站在树下拼命给她打手势,让她稳住。

    喊了一会儿后,她有些累了,以为我是骗她的,摇摇头说不想喊了,就在这时,她手中拎着的白纸灯笼光线变了。

    刚才还是红光暖暖的光线,一点点的变冷,色调慢慢的变成了幽绿色。看上去就像传说中的鬼火一样。

    “啊!!”矿老板的老婆吓得大叫一声。

    “继续喊啊!”我咬牙切齿的低吼道:“你不要你儿子醒过来了?!”

    矿老板紧张得不行,对他老婆说道:“别停下!快点喊啊!”

    他老婆咬了咬牙,颤抖着声音继续喊着小儿子的名字,很快,一个朦胧的身影慢慢的朝这边走来。

    “接着喊!不要停下!”我拼命朝她打手势。

    矿老板的老婆已经吓得腿软了,她咬着牙哆哆嗦嗦的继续喊着儿子的名字。

    那个朦胧的少年身影朝她走几步,突然身后出现了一只惨白的手抓住少年的后背衣服,拼命往后扯。

    “啊——!!”矿老板的老婆两眼一翻就要晕过去。

    “哇!真的是外强中干的泼妇!骂街这么凶,真要做点什么就这么没用!这是你儿子啊喂,你快去提着灯笼继续喊!等你儿子的魂走到你身后,你就一边喊一边带他回家!后面的那只手交给我们!”

    我推了矿老板一把,矿老板吓得快尿了,只能跑去提着灯笼继续喊。

    那只惨白的手用力的扯着少年的后背,就是不让他回家。

    我对准位置,二三指、四五指交叉,中间开穴,大指掐寅文,掐出枷鬼诀。

    那只手猛地一缩,少年的朦胧身影被放开,继续飘飘忽忽的往前走去。

    我转头对矿老板使了个眼色,他转身提着灯笼,一边喊着儿子的名字,一边往家里走。

    快要进家门的时候,一个悠悠的女声突然在漆黑寂静的夜里响起——

    “爸爸妈妈,你们只要弟弟,不要我了吗……”

    这声音古怪诡异,听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女鬼的魂已经开始扭曲了……

    怨念太大,会让鬼变成邪灵恶鬼,这样的鬼魂轻则索命作祟、重则害死全家还不罢休。

    矿老板全身发抖,眼泪刷刷的掉,手抖得快要握不住灯笼:“女儿啊,你不听话、什么都不跟我们说,自己求死,还要留在家里害我们?爸妈哪里对不起了你?”

    女鬼的声音幽怨的低泣:“我不想害你们……我只是想见他……但是他不见我,我只好叫弟弟去帮我叫他来……”

    小 说网 .. ,更新w快广t告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