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祖〕〔都市之九天大帝〕〔都市梦道剑仙〕〔从坟墓中爬出的大〕〔不遇暗礁何遇你〕〔重生小俏媳:首长〕〔Hi,我的萌系小甜〕〔临时老公,吻慢点〕〔枭妻诱入怀:景少〕〔电影世界大赢家〕〔妙手神农〕〔喜劫良缘,纨绔俏〕〔重生之都市仙尊〕〔岛屿漂流记〕〔绝品透视狂仙〕〔透视极品神医〕〔变身优雅女神〕〔伊塔之柱〕〔汉末之奇谋〕〔茅山末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186章 幽怨
    听这女鬼的话,似乎眷恋她的男朋友所以才不肯走,不过那个男的不愿见她。

    我手中的轩辕剑锋芒太盛,那个女鬼害怕的躲避到自己家门口,哭着哀求自己父亲道:“爸爸,你不要让她收了我,我不害你们,我只是想见见他,见他一面我就走好吗……我还有话跟他说,满足我心愿吧,爸爸……”

    矿老板原本心里就内疚得不行,现在一听女儿的鬼魂这么哀求,立刻就露出了犹豫的神色。

    我皱眉提醒道:“不要相信鬼的话,思维这么清晰的鬼魂,怎么可能是善茬?”

    那女鬼身形飘忽,她幽幽的对我说:“看你也是有故事的人,也有深爱的人,为什么不能体谅我的心情……你怎么会这么狠心——”

    “我要是狠心,你还有机会在这里说话?”我不悦的回道,这女孩子真是不知好歹,居然还提起我的伤心事。我要是狠心,她现在已经被拖进冥府了。

    不过她也挺可怜的,我尽量劝解道:“做戏也适可而止,奉劝你打消那些害人的心思,自杀也是一种罪孽,你不要再想着害人了,早点去赎罪轮回吧。”

    女鬼被这直白的话语震慑住了,她的身形慢慢显现出来,是一个短发的女学生样子。

    看起来也就比我小两岁。

    不过我和这个女孩家庭情况不同,我就算在十六岁那年就怀孕,我家里也不会觉得意外,我本来就是献祭的。

    可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女孩子,高中就被搞大了肚子,这确实是很辛苦的事情,会被无数人背后嬉笑咒骂,压力很大,而且还没有自己做主的能力。

    家里若再给压力,就更容易情绪崩溃、走上极端了。

    不过这也跟那男人有关,这男人从头至尾避而不见,这也太渣男了,一点担当都没有。

    有些男人很渣,觉得怀孕和流产都是女人的事,男人没业障,其实男人的业障更大,只是孩子随母亲多,因此大多会寻找依附母亲。

    如果有人没能留住孩子,大多会于心有愧,用超度或者抄经来求得心安,这样能平和心态,寄予希望,减轻愧疚和业障。

    尊神曾说过:有了业障不想着消除,反而刻意掩盖错上加错,所以冥府才那么忙,忙着清算业障。

    “姑娘,你要找渣男做什么?明知道是渣男还念念不忘?你傻吗?早点投胎重新开始吧。”我无奈的劝她。

    那女鬼幽幽的看着我:“我要找他问清楚……”

    得,又是个有执念的鬼。

    她转朝矿老板道:“爸爸……求你了,不要赶我走,我要找他问清楚……我不甘心……”

    那矿老板也想知道到底是谁搞大了自己女儿的肚子,气愤的说道:“好、好、好……我不赶你走,不赶你走,你先让弟弟的魂回去好吗,爸爸帮你出气!”

    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答应了鬼的话?这矿老板想被女儿跟着是吧?

    主家变了心思,我们这些接受委托的法师也只能暂时罢手,凡事都有因果,我们又不是苦主,自然袖手听从吩咐。

    女鬼凄凄幽幽的哭泣着消失了,矿老板将儿子的魂带回房间,那魂飘了一会儿找到自己的“屋舍”回归了。

    我看着他,给他贴了一张定魂的符咒,嘱咐矿老板别撕下来,等二十四小时候再撕。

    矿老板搓了搓手,请我到客厅坐着,有些犹豫的说道:“道长,那个……刚才我都看到你的本事了,是真有本事的法师!”

    “废话少说,说重点。”我不耐烦的说道。

    “那个……我女儿心愿未了,我这当爹的心里也遗憾和愧疚,您二位能不能帮我女儿达成心愿,让她没有牵挂的离开啊?”

    “我们接到的委托是送走你女儿,如果刚才我狠心一点,直接就锁了拖走了,我们现在都开车回家了,哪还有这么多破事?你也是做生意的人,怎么这么优柔寡断?”我皱眉。

    我不爽的说道:“你看你们这穷乡僻壤的,还要让我在这里帮你女儿抓奸夫?谁有这个耐心?”

    我刚想甩袖子走人,突然转念一想,我可以召唤这一片的土地公公出来问问,说不定还能顺便积点德。

    于是我眉头一挑,话锋转得特别快:“……不过我是行善积德的好法师,谁叫我心地善良啊……只好勉为其难的为你消灾解厄了,唉,又要添我的业障了。”

    矿老板立刻点头如捣蒜:“道长放心、放心!我知道给你添麻烦了,我再加十万的辛苦费!两位辛苦、辛苦,务必让我女儿没有挂碍的安心离开……”

    听到这话我就比较满意了,看来老板也是比较上道的人,知道顺着我的心意讲话,不错不错,我就勉为其难召唤一下土地,看他愿不愿意给脸出来一下。

    我一边想一边掐了个诀,车外的树叶发出一阵轻微的沙沙声,地上旋起一些尘土。

    “您好。”我尽量欠身鞠躬。

    “…我是想问问这家女儿的情况,您是一方土地,应该了解吧?”我小声的问。

    土地公公摆摆手让阴兵退下,缓缓的说道:“凡人的因缘业障无非是贪嗔痴怨……”

    通过土地公公的简单指点,我们连夜开车到矿老板的出矿地点。

    这是靠近县城的一个小村,简朴的村委会里大半夜的还亮着灯光,保卫室形同虚设,里面的人睡得天昏地暗。

    我撬锁简直不要太顺手,我都怀疑我上辈子是不是学过,如此得心应手。

    村委会一楼亮着灯的那个房间就是男子的住所,我轻轻的敲了敲门,里面传来杯子落地的声响。

    一个恐惧的声音问道:“……谁?!”

    小 说网 .. ,更新w快广t告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