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妖为妻,将军滚〕〔甜妻驾到:千亿总〕〔重生豪门:权少宠〕〔复制狂医〕〔战少体力好:宠妻〕〔我的美女校长老婆〕〔末世钻石VIP〕〔神魔空间设计师〕〔诱宠鲜妻:老婆,〕〔永夜君王〕〔皇后在位手册〕〔无疆〕〔名门豪宠:小妻PK〕〔绣华〕〔明朝败家子〕〔回到八十年代做土〕〔舌尖上的大宋〕〔权少贪欢:撩婚99〕〔崛起原始时代〕〔都市至尊邪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187章 冤魂
    我故意把声音提起来,吊着嗓子:“服务上门,先生来玩玩吗?不爽不要钱……爽了不认账就要命咯~~”

    里面又是一阵杯盏盆子落地的声音,估计快被我吓死了。

    “咳,快开门,我是法师,你不开门我们可救不了你啊。”我心里偷笑,恢复了正常声音。

    “……你是人?”里面的人疑惑的问道。

    “是啊,妥妥的人,不信你从窗户看看影子。”

    玻璃窗里面果然掀开一点布帘缝隙,一只眼睛在缝隙里往外看。

    我觉得这种景象比鬼还恐怖,如果门后面的眼睛不正常的话,我估计我都想拔腿就跑了。

    门后是个形容憔悴的年轻人,他模样很清秀,穿着白衬衫休闲裤,是大学生村官。

    我站在这间小屋中间打量了一圈,这里环境简朴清苦,门后挂着一个红色的护身符。

    这年轻人对我们说,他是从外省一个大城市考过来的,打算好好努力从基层干起,矿老板的矿井是收入大户,他作为村官与矿老板打交道很多次,那个女高中生就是这样跟他熟悉起来的。

    可女高中生才十七岁,还没成年,不想读书,想要早早嫁人,得知年轻村官家境不错、而且是大城市的人后,就拼命缠着他要与他发生关系。

    女追男,隔层纱。

    就算一开始年轻人还有些顾虑,最后还是发生了关系,他劝那女高中生好好读书,考个大学,不然家庭差距太大、两人的未来困难重重。

    但是那女孩子好几次故意要他射*在里面,作风很大胆,他每次都后悔,但又抵抗不了诱惑。

    后来怀孕了,他生气女孩一意孤行,也后悔自己意志不坚定。

    “我是来当基层公务员的,弄出这种事情,别说升迁了,估计调离这里都难,前途全毁了。”他抱着头十分痛苦:“她就是不想读书,怎么劝都不听,要生孩子以后也可以啊,她想用这个逼我!让我前途全毁了,逼我结婚,然后带她回我老家去……这种情况我哪有脸面回去?”

    “吵架后我说要么分手、要么听我的话去打掉孩子、好好读书,要结婚几年后再说……她不同意,我俩就冷战了一段时间,她来找我我也不想见她,后来听说她父母知道了这事,拉着她去医院,后来……我再听到她消息就是她在家上吊死了。”

    男子捂着脸,害怕得双肩发抖:“她太任性了……我好几天梦到她来找我,吓得我把护身符挂在门后辟邪,可是又经常梦到一个小男孩来拉我,刚才也是梦到一个小男孩来拉我,把我拉得跌倒在地,我惊醒的时候,整个人睡到门边了,太可怕了……这世上真的有鬼吗?”

    “你心里有鬼,自然就有鬼咯。”我打了个呵欠道:“你最好趁我在的时候,去送她最后一程,不然她迟早会找到你,今晚是我们及时叫魂,才没让那个小男孩把你的魂拉走,你既然已经知道害怕,就赶紧去磕头认罪吧。”

    年轻人犹豫了一会儿,终于点头答应,他从门后摘下护身符戴好,开着一辆比亚迪跟着我们来到矿老板家。

    这时候已经后半夜了,他一踏进院门,那口红色的朱漆棺材里就发出了“咚、咚”的轻响——

    村官吓得瘫在地上,正要大叫就被我狠狠捂住了嘴巴。

    我笑道:“她不肯走,棺材绳子断了几次呢,要等你送她最后一程,喏,过去好好哄哄呗。”

    “我不去!她会弄死我的,我那天梦到她,惊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用枕头捂在自己脸上!”他哑着嗓子低吼。

    那矿老板一看是自己矿上的村官,脸上表情纠结得要命!

    他想冲上来打这村官一顿,但是又不够胆子,好歹自己的矿还在他的管辖范围。

    “别怕,有我们在,她肯定是想跟你说话才会老实待在这里,不然早就飞去找你了,你还能平安到达这里?”我坏笑道:“去呗,体验下有个鬼老婆是什么感受。”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了殷明阳,如果他还是当初的他,现在陪在我身边做这些事情的应该是他了吧。

    棺材里面的咚咚轻响在夜里显得很清晰,村官走到那口朱漆棺材面前跪倒,喃喃的说着对不起。

    我有些紧张,随时准备掐立狱收邪,如果那女鬼要害人或者上身,我就把她收了。

    我比矿老板淡定:“小女孩的心思好猜,无非就是死了都要爱,然后真的死了、才发现根本不懂什么是爱。”

    那棺材里的轻响停了,女鬼悠悠的化出一个轮廓,那男子看不到她,在那里边哭边埋怨这女鬼太任性,任性的怀上一条人命、任性的结束两条人命。

    女鬼默默的听着他的话语,最后俯下身来朝男子伸出双手。

    我手指一动,就想要掐诀。

    女鬼好像是想伸手抱他,但人鬼殊途,不可能再有满怀的拥抱。

    她的手穿过那男人的肩膀,那男人浑身一震,打了个激灵。

    似乎感觉到有东西在自己身上,他吓得抖若筛糠,恐惧的朝我们看过来。

    我走上前去:“姑娘,有什么要问的,我帮你转述呗,早点走吧,天都快亮了。”

    那女鬼摇了摇头,幽幽的飘到朱漆棺材里,她突然笑了一下。

    冤鬼笑起来很是恐怖,我只能偷偷的掏出了符。

    “我想问他,敢不敢再看看我一眼?我光着身子的时候,他都不怎么敢看,现在要下葬了,再不看……我就只能出现在他梦里了……”女鬼笑着说道。

    说罢,棺材里又传出咚咚的轻响声。

    是她在搞鬼,已经停了这么多天,怨气充斥在这个小棺材里,还是朱漆棺材,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民俗会用这东西来镇邪,就算真的有这种方法,应该也有特别的讲究,随便乱用更容易出事吧?

    那女鬼突然看向我,对我幽幽的一笑。

    她看我做什么?想要算计我?

    别说这样一个刚死没多久的女鬼了,这种程度的就算再来十个八个,我也不害怕。毕竟我自己真正意义来说都是一个死了几百年的鬼了。

    “谢谢你。”她对我说道:“我最后的愿望,就是他能再看看我。”

    我皱着眉头看着她,问道:“什么意思?要开棺?”

    女鬼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要他亲自动手……只要他再看我一眼,我就心满意足了……”

    这是什么要求,果然是个任性的鬼。

    那棺材里面的轻响让我们提心吊胆,别糊里糊涂的下葬了,结果里面已经尸变,这样不处理好,迟早会出大事,那就是我们的罪过了。

    “拿工具来。”我对矿老板喊了一声。

    矿老板立刻拿来两个铁锤,我丢了一把在村官旁边:“起来自己动手,脱裤子的时候动手倒是快,现在怕个屌,滚起来!”我最讨厌这种负心汉了,也许是因为我自己的缘故,所以我对这种男的都很讨厌。

    那男人哆哆嗦嗦的跌了一跤才站起来。

    其实都是矿老板动的手,那男的连铁锤都握不住。推开棺材盖,那男的呆若木鸡,仿佛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小 说网 .. ,更新w快广t告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