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庭〕〔萌宝种田:腹黑将〕〔入骨暖婚:首席的〕〔剑侠神医〕〔位面监察使〕〔大叔,轻轻吻〕〔狂龙傲宇〕〔明星饭店〕〔阴媒〕〔鬼医嫡妃〕〔小爷要造反〕〔池司爵苏悠悠〕〔惹爱成瘾〕〔逆世魔女:强宠天〕〔妖尾之金金果实〕〔穿成豪门宠文的对〕〔穿成美男子〕〔付先生的占有欲〕〔重生最强女帝〕〔斗破苍穹之水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192章 色 情主播?
    后来听说她跟个香港老板去东南亚陪游了一圈,还发海滩的各种艳照图。

    再后来就听说那个香港老板给她联系个什么剧组有台词的小角色。

    总之各种炫耀,隐隐有些不入流小名“援”的感觉。

    “反正我是很久没见她了,最多对着她的聊骚照片撸撸而已,谁知道一个月前她突然打电话给我——”刘庆咽了一口唾沫,脸上有些发白:“她突然说想我了,毕竟这么多年在一起,让我去她那里一趟,说送我一个纪念品,就是这个荷包。”

    “这荷包是她买的?”我好奇的问,这种打扮时髦的女人怎么会送荷包这么诗情画意的东西?

    “她说是自己做的,里面的东西是她的照片和一截香料。”刘庆回答道。

    香料?这么臭还香料?

    “那天我就去了她住处,她没让我走,我就……咳,就住了一晚上。”刘庆有点尴尬的看我一眼。

    我毫不掩饰的用眼神鄙视他。

    他咳了一声接着说:“天亮的时候我就觉得她有点不对劲,说话颠三倒四的,眼神也有些散,我以为是她接‘活儿’太多,太累了,当时没多想,可是回来后没几天,她、她就……死了!”

    刘庆前女友脖子上有手印,是被掐死的,他心里吓得不行,而且警察还上门来找他了解情况。

    警*察比对了指纹后发现不是他,才将他放出来。

    他回到自己住处,第一晚就感觉不对劲。

    “我好像听见有小孩在哭,以为是周围邻居家的小孩儿,醒来仔细听又没了。”他心有余悸的说道:“几乎每天晚上都这样,弄得我白天精神萎靡,工作也丢了。”

    “后来哭声停止了,却冒出笑声了!那种很瘆人的笑声!折磨得我快神经衰弱了!老人家不是说在枕头下面房放剪刀可以辟邪么,我就偷偷放了一把……结果第二天醒来一看,床头上有个黑手印!这么大点儿,像个小孩的手!”

    刘庆说到这个忍不住脸色发白:“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荷包,我找其他的大师问过,他说咱们这城市有一家姓轩辕,专门做阴物生意可以来求你们帮忙……我曾经偷偷将这个扔过,结果它自己回来了!那个黑手印还出现在我的枕头旁……我真怕下一次就出现在我身上了,求你们务必救救命啊,将这个东西处理了吧!”

    我没办法的挠挠头道:“行吧,我去你那儿看看先……就算要给你贴符也得看地方。”

    “只是看看怎么行啊!”刘庆着急的说:“你得跟我呆一晚上,那东西晚上才出现啊!”

    我露出一脸不爽的表情。

    “我可以给你多一点报酬?!”刘庆赶紧投其所好。

    我眼睛一亮:“行,等我换衣服拿好符咒!”但是我转念一想,就这样去一个单身男人家里怕是不安全。还是明天一大早再说吧。

    于是我婉拒了他的要求,他一脸不爽,但是又不能强迫我。

    晚上,我坐在房间里看道家典籍,突然房间门锁轻轻弹了一下。

    我以为是外面跑进来的流浪猫,它住在我门口的垃圾桶里,我偶尔会喂她一点吃的东西。,我冲门口喊了一句:“小猫?怎么还不睡觉啊?”

    门外寂静无声。

    “阿西?”我走到门后拧开房门,门外空无一人,只有一股淡淡的异香,我低头看了看。

    门把手上,有一个黑色的手印。

    我伸头往走廊上看去,阴阳之家摆设一向很注意,藏风聚气、遮挡直冲、镇宅化煞什么的都有。

    这是哪里跑进来的小东西?

    院子里响起了真的阿西的猫叫,那只流浪猫很凶,它的叫声在黑夜中听起来如同婴儿夜哭般刺耳。

    “呲……”外面响起一声轻微的响动,我忙走出来一看,我挂在通往阳台那扇房门上的布帘符咒微微飘动,那小东西想跑?

    后院的猫叫声更加凄厉了,我家后巷的侧门口有尊神设下的屏障。它是出不去的。

    我带上房门,来到院子里打开了后门的防盗窗。

    还没有看完四周,身后厨房里传来打碎东西的声音,然后那只黑猫闪电一般冲了进去,凄厉的猫叫和杯盘碎裂声吵得我头都大了。

    我往厨房走去,这一会儿打碎我家多少碗啊?

    还没等我走到厨房,黑猫突然追着什么从厨房里冲进了铺子里,满地的黑色手印脚印。

    我回到铺子里将后门关上,贴上符咒。

    这到处乱窜的小东西,只能一点点收缩包围圈,我没那个力气追着他到处跑。

    柜台上放着一个木盒子,是我今天用来盖住那散发臭味的荷包的,这小东西就是那时偷偷留在盒子里了么?

    楼上传来猫儿厮打的声音,我上楼一看差点晕过去!

    铺天盖地的黑色手脚印,印在墙上、地板上!

    这只流浪猫太凶,抓得那个小东西到处逃窜,可惜我家每个通往外面的门窗都有八卦布帘,他冲不出去。

    我站在楼梯口,枷鬼的指法已经掐好,准备锁住他。

    那小鬼看见我,手脚并用的朝我飞快的爬过来,我本能的一脚踢开他,来不及收了他,那被他踢飞的小东西又顺着地板爬到我身边,手印停在我脚边一尺远的时候,我手里的轩辕剑突然爆出黄色光来,吓了我一跳。

    “咚”的一声巨响,楼梯转角摆放的装饰物被撞碎了。

    这、这……好疼啊……

    我赶紧揉了揉脚,走廊里传来了哭声,细微但是尖锐,像在脑子里盘旋,扰的人心烦意乱。

    大指掐中指甲下,我对那个方向掐了个勘鬼诀——我都不忍心用枷鬼了。

    一个黑色的影子渐渐浮现在墙角,抱着脑袋哭泣,黑猫一见就炸了毛,厉声嚎叫着扑上去抓挠。

    我有些费力的蹲下身子,问那个黑影道:“小家伙,闯进‘鬼屋’什么感觉?怕不怕啊?”

    那黑影抱着头哭个不停,看起来就是个几岁的小孩鬼魂,被黑猫抓得满身伤,而且黑猫是逗着猎物玩,不然早就咬断他的手脚。

    这个男人带来的东西真的是烦,大晚上扰人清梦。这个小鬼是被豢养的吗?

    刘庆的前女友跟一个香港老板去了东南亚旅游,是不是为了博出名就养了小鬼?

    “你反噬了主人?”我问道。

    小鬼缩成一团点点头,露出一口黑色的牙齿:“她不给我东西吃、还要丢掉我……没成功,就把我送给这个男人,想让我继续缠住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接受了,但他也想要丢掉我……”

    看来刘庆和他前女友都犯了小鬼的忌讳,不给他生人的血还要抛弃他,这不是作死吗?真以为养个东西不用付出代价啊?

    每个人的福报多寡不同,德薄的人却奢望福报多多,只能走偏门搏命,养小鬼是走偏门的人最爱的方式,因为小鬼没有是非观念,主人让他们做什么都可以。

    但是他们应该没想到会被反噬,估计他们只考虑到自己的感受吧,没有一点敬畏之心。活该受到这样的报应。经历这件事情后,估计刘庆也会知道什么该养,什么不该养了。

    小 说网 .. ,更新w快广t告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君临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