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下山虎〕〔透视神医兵王〕〔冷面教官是竹马〕〔村长的后院〕〔黏人精〕〔修真狂医在都市〕〔都市无上仙尊〕〔仙帝归来混花都〕〔都市逍遥邪医〕〔庶女绝色,鬼帝大〕〔武者世界大冒险〕〔武道狂徒〕〔修真之药武扬威〕〔灵医风华:王爷家〕〔都市最强打脸天王〕〔神级装逼升级系统〕〔重生七十年代小中〕〔军少心尖宠:早安〕〔一世魔尊〕〔都市小神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194章 反弓煞
    看阳宅轻松多了,就算说出来也不会增添不必要的业障,但是她信不信这些啊?

    老妈子家里还有个女儿,她给我拿来一把扇子:“热么?我记得嫂子怀孕的时候总是出汗,说自己扛不住热,天天吃冰西瓜。”

    老妈子脸色变冷,气哼哼的说道:“吃吃吃,叫她不要乱吃东西就是不信!怀上没多久就流产了,气死我了……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应该在你面前说这些。”

    这母女俩人不坏,但是对那个儿子很不满,絮絮叨叨的数落了一通,这家的儿子整天想着做点小生意、却赔光了钱,也不能踏实工作赚钱,媳妇儿也不听话,好不容易怀孕却乱吃东西,三个月就流产了。

    韩小换了轮胎,没忙着走,t恤一脱就跳上来树荫下站着,从我手里拿走扇子扇风,这潇洒的做派看得这家女儿红了脸。

    我踢了踢韩小道:“老哥,别乱发出男性荷尔蒙啊,有小姑娘呢。”

    “热死小爷了,顾不上了!”他呼呼的扇着风,对那老妈子说道:“你住这种地方,家宅被煞气直冲肯定不行啊,要不你这两碗酸梅汤免费,我们给你看看宅子呗?”

    我无语的看向他,他真是随心所欲,随随便便就答应帮人看房子。

    老妈子愣了一下:“你们会看啊?这么年轻真的懂吗?看这些的先生不都是老人家吗?”

    “啧,你们住在这儿,难道没听过韩家啊!”韩小热得不耐烦解释。

    听到韩家,老妈子神色呆了一下,忙问道:“你们是韩家的人啊!哎呀我们这片儿把你们家传得跟神仙一样,但是请不起你们家啊!你们家的人很少看宅子的,都是看阴的吧?”

    韩小脸不红心不跳:“也看宅子,但这要看机缘,谁耐烦见到一栋房子就去点拨点拨啊,关我们什么事儿?对不?”

    老妈子一拍巴掌道:“对对对,小哥你坐、你坐,我真没想到活神仙能在我家坐坐……”

    活神仙?我嘴角抽了抽。

    从墓里爬出来的活神仙啊?这些淳朴的村民真好糊弄,一传十、十传百,韩家在这周边都成活神仙了?其实韩家也只不过是一个世代学习风水的家族而已。

    这称呼太辣耳朵,韩小都有些听不下去:“神仙两个字不能乱叫,大不敬啊,叫一句先生足够了,让我老妹帮你们看看吧,她比我看得好。”

    老妈子这才知道我们不是夫妻,有点尴尬的道歉,然后噼里啪啦的数落起家长里短,只差没有从她嫁过来开始说起。

    韩小听不下去,打断她的话道:“我们对你和你男人的婚姻生活不感兴趣……说说你家最近的事吧。”

    老妈子有点蒙:“多近?这两三年?”

    两三年?!韩小那一口酸梅汤差点喷出来。

    我插话道:“是不是你儿子不孝顺、又不听话,所以弄得家里很烦?”

    “对,全部问题就出在我哥身上!”小姑娘不满的撅起嘴:“他还说要把我早点嫁人,收一大笔彩礼来翻新家里的房子,这跟卖了我有什么区别!没良心的坏哥哥!”

    反弓煞是一种比较猛的形煞,对家宅冲击大,好在他家这里比较偏僻,平时没多少车流、人群走动,受到的冲击较小。

    好比一把弓箭瞄准了家宅,这种形煞轻则财帛难聚、气场受冲、子女难教,重就容易出硬伤意外、血光之灾。

    她家也没有院墙,就这么敞开对着弯路,天长日久,家宅的气场被冲得乱七八糟。

    我跟她说要么在这里安放泰山石、要么挪两棵树来这里挡住,但她家厨房又靠近树木,如果房屋门口立着树木又犯了形煞。

    “你还是请个山海镇镇宅吧,或者悬挂九宫八卦镜,在正门悬挂就行了。”我指了指她家堂屋门框。

    小姑娘问道:“小姐姐,我的房间窗户也被对着呢,有什么办法吗?也挂镜子?”

    “你那里不严重,可以在窗台上种点小仙人掌。”

    种点带刺的植物来挡反弓煞是高层住宅和写字楼常用的方法。

    韩小将t恤穿上,拉着我走人:“行了行了,这些东西随便哪个风水店铺都有卖,你自己搞定吧,我们要赶路了。”

    我走回车上时,那个小姑娘还扁着嘴看向韩小,一副舍不得的样子。

    “韩小,我以前认识你的时候没发现你有这么大魅力啊,最近你是怎么了?”我纳闷的看向他,发现他最近确实有点变化。

    好像马上要毕业了,他的无所事事突然变成了忙忙碌碌,他的老爸受伤后他成了家里的顶梁柱,这大半年以来成熟了很多。

    大男孩或许青春阳光、让人喜爱向往,但是带着轻熟味道的英俊男子……嗯,也是有毒的。

    “我一直很有魅力,你从小习惯了所以不觉得。”

    他一边开车一边淡淡的说:“有没有魅力只是一眼的事,第一眼就决定了。”

    我觉得他这话有点深意,但是我也没有多想,知道他是我们家的亲戚以后我就不再担心这些事情了,毕竟亲戚不会害我。

    可是事后发生的事情让我后悔万分,恨不得当初没有认识他。

    一路开车开到晚上,韩小走到我旁边说:“大小姐,还要我请你吗,下车了,太晚了,不适合开车赶路了,今天晚上在这里休息一晚。”

    我点点头,跟着他走进宾馆,开了两间房,因为赶路很累,我进了房就和他道晚安了,忽略了他眼睛里的一抹可疑的光芒。

    晚上在我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个东西朝我逼近过来。

    我以为是眼花了,揉了揉眼仔细看去,一个红色的线头从窗棂里塞了进来,细细的、一点一点的延伸。

    那红线像有灵性的动物一般,自行延续往下滑动,窗外的高大身影一点点将红线塞进来,红线就自己在里面找路。

    如同一条极细的蛇,缓缓游动,来到房间中央。

    刚才我感觉到好像有人在房间里行走,但是身体如同鬼压床一般不能动弹,这种现象在科学上解释为“睡眠瘫痪”,这时候脑波是清醒的波幅,容易产生半梦半醒般的幻觉,然而全身的肌肉张力降到最低,低得指头都不能动。

    但这种说法是对普通大众的解释,我们这圈子里的人不相信这种“科学”,行走阴阳的人灵识超常,很多“感觉”其实是一种“征兆”。

    这种征兆伴随着危险,地上那条红线顺着地面游到了床前,

    小 说网 .. ,更新w快广t告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永生不灭〕〔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