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光与你皆倾城〕〔天眼高手〕〔仙缘岛〕〔文娱之我的爱情公〕〔家有悍妻怎么破〕〔圈套男女〕〔提拔〕〔风月宝鉴〕〔至强战皇〕〔万道剑尊〕〔鹰扬美利坚〕〔蓝月之主〕〔我的皮肤强无敌〕〔终极保镖〕〔重回80当大佬〕〔掌心雷〕〔蛇妃惹火:妖皇,〕〔都市逍遥邪少〕〔天罪灵墟〕〔穷极仙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195章 诡异的红线
    我有点害怕,还没等我叫出声,韩小就推门进来了,还没等我细想他是哪来的钥匙为什么会这个时候恰到好处的进门,那根红线动了。

    红线像循着味道过来一般,直接往他手指游去。

    红线的一端缠上他的无名指,然后就安安静静的不动了,

    “这线头上有我的头发。”韩小轻笑道:“所以知道要来找我。啧,没想到他们这么沉不住气。”

    我仔细看,红线头上确实有一根长长发丝缠绕,这是我的吗?

    “别怕。”韩小淡定的对我说道:“巫术而已。”

    僧道俗,这民俗之中擅长通灵之法的人就叫“巫”,这一种类没有系统的传承体系,而且十里一风、百里一俗,巫术种类太繁多,我对此一知半解。

    窗外的人影动了动,韩小的手突然被红线拉起来、往窗边拖去。

    他笑了一声,被抓住的那只手飞快的捏了一个诀,他纤长的手指掐诀十分轻巧优美,看得我眼花。

    “蓬……”一簇细小的火花从他指间燃起,烧断了缠绕在红绳上的发丝。

    窗外的身影一顿,转身要逃,韩小捏着红线一扯,哐当一声,身影撞在了窗户上,弄得玻璃窗摇摇晃晃的响了起来。

    我更紧张了,门外到底十个什么东西?为什么感觉这么迟缓。

    “别急,这是障眼法。”韩小掐诀收线。

    这个宾馆的门窗都是雕花的,里外两面嵌上玻璃,被撞得哐当哐当响,在这黑夜里动静很大,但是居然没有人来询问,真的是很奇怪的事情。

    韩小右手也捏了个指诀,玻璃窗像被挤破般猛晃了一下!

    一个红色的东西顺着窗棂缝隙被扯了进来。

    我仔细看,居然是一张符咒大小的红色纸人!

    纸人有双眼、张开口、四肢俱全、长发、身体中间用刀刻出了符咒,最精致的还是双手五指俱全,这红绳的另一端,就栓在纸人的无名指上。

    我看到的第一眼就知道这个纸人是“我”,被别有用心的人裁剪出来害我的。但是为什么又缠的是韩小的头发?

    传统的道家里面虽然有纸人纸马之术,但并非用来害人。

    纸人术大多是黄色和白色的纸,这两种颜色意味着“通阳”,而这样的血红色纸人,是用来“通阴”的。

    再加上缠着韩小一根头发的红色细绳,明显是想要拘魂。

    韩小将那纸人一点点的拖了过来:“这种巫术也就是普通水准,你的仇人里面有巫婆巫女吗?”

    我想了想,摇了摇头说:“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现在都不知道谁和我有仇,他们可能都想得到轩辕剑。”

    这时我注意到韩小脸色不自然的僵了一下,心中起疑,但是我没有说出来,目前看来他还没有要害我的样子,先观察一下他的动机。

    他赶紧岔开话题,对我说:“纸人勾魂的法术不知道什么时候兴起,但在三百年前出过一次事,好多江南地区的县志都有记载。

    乾隆年间江南一带出现了纸人作怪的传闻,据说有纸人入屋剪掉发辫,被剪掉发辫的人会被拘走魂,沦为他人的工具,最后魂魄消散而死。

    在好几个县发生了这种事情后,惊动了统治阶级,统治者虽然极力压住民间的恐慌,但还是被县志、野史记录了下来,关于纸人杀人、纸人勾魂这种传说也流传于山野之间。”

    我点点头,他脸上突然严肃起来:“明晚,我们就来追凶!白天我会教你,你只需要跟着我做就可以。”

    画画和剪纸人。

    韩小是个灵魂画手,他画出来的东西别人根本看不懂。我还以为他真的懂这么多呢。

    在神殿学习基本功时,我也学过一点画符,要洗手焚香、念咒静心,而且要一气呵成不能断。

    韩小画纸人居然也是这种方法,一笔画出所有轮廓,然后在身子上画符。

    丑死了,简直看不下去。

    他咧咧嘴道:“将就啦,能弄出一个就好了!你看你,每次都把符刻坏,害我画这么多次……”

    画纸人的方法很简单,用一张纸对折,然后在对折处画出纸人的半边头脸和身体、手、脚,这样剪下来一展开就是最简易的纸人了。

    不过要先选好纸的颜色,一般是黄白红三色的纸。

    黄纸通生、红纸通死。

    剪下来后在身体中间画符,这些都不难,难的是把符刻出来。

    符咒太复杂,韩小这样专业风水世家的人都只能勉强刻出来,更别说我这个门外汉了,我刻坏了好几张纸人。

    “行了行了,你放着吧,我来帮你刻……你再刻破,咱们黄纸都要用完了!”韩小嫌弃的打发我,让我放下美工刀。

    我只好坐在一旁看他发挥。

    刘姨进来给我们添茶水的时候,说道:“这种纸人能行吗?你们都把符刻的歪歪扭扭的,到时候有没有用啊?”

    刘姨是这家店的老板娘,和韩小认识多年了,韩小帮他解决了店里闹鬼的事情,刘姨感念他的恩情,就对他非常好。

    “能替身就行,样子丑就丑点吧……”韩小撇撇嘴,端起茶盏来喝了一口,挥挥手让刘姨把水端开。也就是他才能这样无理却又不让人讨厌的。

    晚上,我们准备了一下必要的工具,激动的时刻要到了,但是韩小突然说接了一个电话就跑出去了。我虽然想继续追凶,但是,韩小不在我没有办法继续下去,只能作罢。

    现在我开始怀疑韩小了。

    小 说网 .. ,更新w快广t告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重生八零:媳妇有〕〔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