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庭〕〔萌宝种田:腹黑将〕〔入骨暖婚:首席的〕〔剑侠神医〕〔位面监察使〕〔大叔,轻轻吻〕〔狂龙傲宇〕〔明星饭店〕〔阴媒〕〔鬼医嫡妃〕〔小爷要造反〕〔池司爵苏悠悠〕〔惹爱成瘾〕〔逆世魔女:强宠天〕〔妖尾之金金果实〕〔穿成豪门宠文的对〕〔穿成美男子〕〔付先生的占有欲〕〔重生最强女帝〕〔斗破苍穹之水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214章 一切都是幻境
    前方卷了了小型风暴一般,雪花汇聚成了一个巨大的雪人,正张着嘴打算将我吞噬。

    手上和叫上的镣铐被这股巨大的力量吸引,我悬挂在空中左摇右晃,完全不能控制自己。天哪,这该这么办!殷明阳说玲珑塔类的幻境不会伤害我的肉身,只会一层层剥离我的魂魄,而这时雪人的的嘴就在我的头顶上。

    我感觉到一种强大的力量吸引着我的身体,我就好像一个铁器,面对着一块巨大的磁石。身体的各个部位都被拉扯着,每一处皮肤都被绷紧了,我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拼命地想要冲出来,身体都快要炸裂了!

    “啊——”我拉扯着手腕上的镣铐,撕心裂肺地大叫。

    忽然,我听到了许多重合着的人的声音,从我的身体里发出来,还有此起彼伏的呼吸声,与我融合的魂魄快要撕毁杜玥这个肉身了!

    “不行——,你们不能出来,快回去!”我靠着残存的一丝力气,想要压住身体里正在分离的七魂八魄。

    轩辕剑慢慢地从我的胸口出来,发出了刺眼的光,我的胸口随之抽离出许多金黄色的游丝,那些七魂八魄被轩辕剑的力量所压制,安静了下来。

    我长长舒了一口气,整个人却毫无力气任凭锁链吊着,轩辕剑悬浮在我的面前,化作了一道屏障,把我与暴风雪隔开。

    “玥玥,这一切都只是幻境。”殷明阳的声音在我的脑海中闪过,我抬头看了看那个席卷冰霜而成的巨大雪怪,从它雪白的身体的左边卷起一团冰霜像是手一样朝轩辕剑伸去。

    我聚集全身的精气,全部都灌注与轩辕剑之中,轩辕剑在我的意念之下化作了弓形,缓缓张开了弓,朝着雪怪射了一只银羽箭。

    银羽箭势如破竹,狠狠射穿了雪怪的心位,巨型雪怪一下子失去了吸引雪花的能力,慢慢瓦解,而我也被掩盖于雪堆之下。

    我的双手和双脚都被镣铐绑住,又被皑皑白雪深埋,浑身动弹不得。周围一片漆黑,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都越来越急促,杜玥这个肉身的生命迹象越来越薄弱了。

    不行,我不能失去杜玥这个肉身,要是杜玥死了,我的七魂八魄就只有游荡在这玲珑塔之类了,仅仅靠着轩辕明月的一魂一魄我恐怕再也出不去了!

    “一切都是幻境,一切都是幻境——”殷阳明的声音在我心里一直重复。

    如果这一切都只是幻境的话......

    “轩辕剑,轩辕剑——”我在心里默念这三个字,伴随着杜玥肉体沉重的呼吸声越来越强烈,我要呼唤轩辕剑。

    可是深埋于白雪之下,轩辕剑迟迟感应不到我的呼唤。杜玥肉体正在与我的千魂八魄抽离。

    “轩——辕——剑——”我靠着最后一丝力量,在心里怒吼着轩辕剑的名字。

    霎时,我感觉到周围压着我的雪床开始缓缓震动,像是地震了一般,轰隆隆地响着,震动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

    那一片雪床砰地一声被炸开,像是平地惊起的一声雷,我大口吸了一口气,支气管剧烈地疼痛。

    轩辕剑悬浮在我的面前,是它劈开了厚厚的雪层,而那些被轩辕剑劈开的雪在空中下落变成了雨滴。

    雨滴滴落在那四只镣铐了,镣铐竟然慢慢地消失了,我一下子失去支撑摔在地上。

    我撑着地面,半趴着,全身都是软绵绵的,我伸出脏兮兮的手摸了摸轩辕剑,它又钻进了我的身体之中。

    而周围的一切都变化了,我脚下不再是滚烫的熔浆,周围也没有火焰缭绕,玲珑塔内又恢复了我最初进来时的样子。

    可我的身体却越发沉重,动掸不得,不得不倒在了地上失去了意识。

    虽然身体失去了知觉,我却很快有了意识,却始终无法将身体唤醒。只能感觉自己像是睡在一张软塌塌的床上,很舒适。

    我像是在一个布满阳光的房间里享受着下午的闲暇,房间里充满了淡淡的花香。可就在我舒适享受这一切时,身旁躺下了一个人。

    这个人没有说话,只是安安静静地躺在我的身边,慢慢地贴在了我的背上,我能感觉到他胸脯的温暖和他一浅一深的呼吸频率。

    我感觉浑身不再那么冰冷了,不断地有暖流流进我的身体里,是这个人身上的温度。我能感觉到他把手轻轻地放在我的小腹上,开始在我的腹部游走,慢慢地向上深入。

    我想伸手抓开那只手,身体却动弹不得,任凭那只手肆意而为,我心里感觉羞耻万分,全身的细胞都在暗自啜泣。

    “玥玥,我很想念你。”那个人说话了,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还很熟悉,轻轻地在我的耳畔低语,他的气息弄得我全身都麻麻的。

    猛地一下,我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木制的地板之上,眼前是看不见底的塔顶。玲珑塔恢复了正常时候的样子,我撑着地站了起来,身上的疼痛感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像玲珑塔内可怕的一切我都没经历过一般,浑身轻松。

    是刚才梦里的那个男人在梦境中治愈了我吗?那是一种相当似曾相识的感觉啊,那个男人的名字就在我的脑中——就像是手边放了一本书,只要伸出手去拿翻开第一页就能看见他的名字,可我却怎么都想不起他的名字、他的面容。

    只有那个熟悉的声音。

    唉,现在被引路老人关在八宝玲珑塔内,我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考虑这么多了。要是玲珑塔又出现幻境被镣铐铐住就完蛋了,所以眼前最要紧的事就是感觉想办法赶紧离开玲珑塔。我赶紧摇了摇头,便将梦境里的那个男人抛掷脑后了。

    我走在玲珑塔内,打量着周围的一切。玲珑塔内的实际大小要比外观大得多了,我随意翻开、摆动着周围的书籍、玩物,背后突然出来一个稚嫩的声音。

    小 说网 .. ,更新w快广t告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君临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