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英雄联盟之暴君〕〔目标瓦良格〕〔神器收藏家〕〔我要做门阀〕〔海贼之海军鬼神〕〔火影神树之果在异〕〔造化神宫〕〔万古魔帝〕〔系统小农女:夫君〕〔娇妻太生猛:顾少〕〔超级护花天王〕〔狼王的娇宠〕〔一战惊九霄〕〔极品龙帝〕〔儒武争锋〕〔玩家信条之锦时少〕〔三寸人间〕〔茅山鬼王〕〔纵天神帝〕〔快穿:炮灰女配要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219章 神秘的老婆婆
    我的眼在与老婆婆的脸对视了一秒之后,赶紧移开了,全身的神经都紧绷着看着地下踩着的地毯。

    老婆婆一脸慈爱沧桑,虽然年轻时乌黑的头发已有如严冬初雪落地,却似秋日的第一道霜,散发着独特的气质。根根银发,半遮半掩,若隐若现。尽管脸上条条皱纹,却仍然不失年轻时的美貌,那一道道皱纹更像是老婆婆历经的件件往事。黄黄的皮肤,脸上的皱纹也显示出岁月流逝的痕迹。

    这好像和平常的老人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可老婆婆的左眼珠子已经不在,周围的肌肤都皱巴巴地填满了左眼珠的空荡,导致半张脸都扭曲着,十分丑陋。

    “你可是轩辕明月?”老婆婆开口了,声音低沉有些有气无力。

    我不敢抬头看老婆婆的脸,眼睛看着脚上的地毯,点了点头。虽然很疑惑老婆婆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但是我却不敢再多问些什么。

    老婆婆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窘态,便又带上了那个黑纱制成的面罩,可那张脸却仍在我的脑中挥之不去。

    “是我的脸......吓着你了?”老婆婆断断续续才说完了这句话,虽然隔着面纱,但凭着女人的直觉我能感受到她隐隐的啜泣声。

    “不不不,不是的婆婆,您误会了。我只是......我只是很惊讶您的眼.......都遭遇了些什么。绝对没有冒犯您的意思,请您原谅我的莽撞。”我连忙向老婆婆道歉。虽然老婆婆的左眼不知道被什么人挖掉了,但那张脸充满着慈爱。

    “好了,明月,没关系的,我早就已经接受我的脸了,人不是还得活下去吗?你说对吗?”老婆婆边说,边扯着衣角钻进面纱拭了拭眼角的泪水,我心里十分的愧疚,不知道说些什么话去安慰老婆婆。

    不知道怎么的,虽然是第一次遇见老婆婆,她的一举一动却让我倍感亲切,特别是当老婆婆轻轻唤着我的名字的时候,我竟然一瞬间想起了母亲。

    “明月,过来坐吧。没关系的,你不用安慰我什么。”老婆婆说着,伸出手来牵着我的手,把我拉到了那张铺着野兽皮草的床褥上坐下了。

    “婆婆,你认识我吗?”我挨着老婆婆坐着,一脸疑惑地看着她。

    老婆婆却哽咽着,说不出一句话,我伸出手取下她的面罩,右眼涌着泪珠,而左眼边的皮肤和肌肉全都萎缩在一起了。

    我的手轻轻拂过老婆婆的左眼,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婆婆,你的眼是......”我还是忍不住说出了这句话,眼里早已泛着泪花。

    老婆婆擦拭去了眼角的泪水,哽咽着看着我许久,才开口告诉了我一切。

    我听完后坐在那床野兽皮草上久久不能平静,心里又是欣喜又是悲愤,眼里的泪珠一颗颗打在放在腿上的天罗伞上。

    泪珠在天罗伞上却嗞的一声消失了,天罗伞自己晃动了一下,小和尚变幻在了我的眼前。

    “明月姐姐,你别哭了,既然你把小和尚从八宝玲珑塔里带了出来,小和尚就一直追随着你照顾你啦!小和尚会帮你找到灭族仇人帮你报仇的!”小和尚凑到我的跟前,替我揩着脸颊上的泪水。

    我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整个人就像崩溃了一样,自顾自地抽泣,任谁说话都不理会,很快,帐篷里面挤满了人。

    我伤心得不能自已,整个人精神已经恍惚,除了哭泣其他什么都做不了,隐隐约约听见周围人纷纷的安慰。

    很快我的力气耗尽了,抽泣声越来越无力,眼前不知道是被泪水模糊了还是怎样,人影愈来愈大,我也渐渐听不清楚周围人的声音了,一切都变成了慢镜头一帧一帧地切换着。

    我又回到了轩辕家的祖屋老宅。

    府上张灯结彩,门口挂着两个红红的灯笼,上面用黑墨写着喜字。我推开沉沉的大门,跨过门槛,府里上下都挂着红,铺着红毯,摆放着许多贺礼。

    我意识到这是我大婚的那一天。

    父亲!母亲!脑海中突然闪过什么,我急切地在府里四处奔跑,大声地呼喊着父亲和母亲,可府里上下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我瘫软在院子之中,神情游离。

    就在那一刹那,周围突然出现了许多下人和族人的尸体,铺满了整个院子。他们的面容狰狞,嘴角流着鲜血,每一个人的双眼都直愣愣地看着我。

    我跪在原地,发了疯似地大叫。

    父亲......母亲......

    我站起来一个踉跄险些被族人的遗体所绊倒,他们躺在院子里和走廊上,没有一点落脚的地方,我只有爬着到了宗屋。

    宗屋的地上铺着一条华丽的地毯,我的父亲和母亲就趴在上面。眼角的泪水不停地流淌,我慢慢地爬向父亲身边,他闭着眼,从腹部流出的鲜血还是温柔的;而母亲的双眼就直愣愣地望着父亲,我爬过去,咬着双唇,舌头能尝到一些血腥味,伸出手颤抖着合上了母亲的双眼。

    我的身上沾满了鲜血,失了魂一样坐在大厅的地上,狼狈不堪。眼里的泪花早已模糊了视线,隐隐约约看见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明月姐姐,你终于醒了!”我睁开双眼,一整模糊之后视线才足以清晰,眼睛却肿胀着十分难受。小和尚焦急的脸蛋充满了我的整个视线。

    “我睡了多久了?”我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嘶哑得快说不出话了。

    “明月姐姐,你倒下之后睡了足足两天了,真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醒不来了!”天罗伞小和尚说完跑出了帐篷,我却虚弱得起不来身。

    过了一小会儿,外面传来了一阵匆忙的脚步声,是老婆婆。

    “没事的,你们就是中了黑森林的迷雾里的瘴气,身体暂时会很虚弱,休息几日很快就恢复了,”老婆婆哽咽在着说着,能听出她十分地心疼难受,最后她又唤了一声我的名字,“明月。”

    我转了转眼珠,会想起了两天前老婆婆在帐篷里告诉我的事情。

    小 说网 .. ,更新w快广t告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