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妻迷途〕〔一指轻点你心上〕〔一世狂兵〕〔剑破苍穹〕〔重生之超级透视学〕〔拥吻热可可〕〔鬼之诗〕〔重生七零小甜医:〕〔宠妻婚然天成〕〔异想成神〕〔冰火女总裁的全能〕〔名门第一宠妻〕〔鸩赋〕〔浮生缭乱〕〔邪皇宠上瘾:爱妃〕〔人才妖貌〕〔万界女帝培养系统〕〔时光与你皆倾城〕〔亿世倾城:师傅,〕〔[刀剑乱舞]恋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294章鬼附身
    我看着这情形,突然不知所措,我该怎么办?

    “我已经跟不到雪成了阴,拜了堂,你别逼我!”我喊道。

    他们要的是阴吻完成桃花咒的最后一步,可是我却成了不拜大殿的人,雪又似乎有风,流。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对雪做过,只是没有对雪总提起这件事,让我觉得可能真的做过。不然人家妹妹怎么总是挂掉这是说。

    “不,你的阴缘不全,怎么会变成阴吻?姐妹们,把他带走!”王可白了眼,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

    那鬼一个个把我抬了上来,在空中,像提着祭品一样,向走廊那边走去。

    “罗达,罗达”一声脚步声在忙碌的鬼群中蔓延。

    有人走上楼梯来到屋顶。

    我的手一冷,这种感觉只有在恶鬼面前,才会有如此冰冷的手痛。

    “把我丈夫放下。“这苏尔你别闹了。

    穆云森清脆的声音,有着不同的悦耳,在音色上,绝对无可挑剔;这就是为什么我听到了苏尔的声音,可以知道是她。

    “小妹你做的不好,学别人抢男人?”苏尔说别人,指的不是雪,她总是以此为例。

    “抢什么人,谁规定他是你的!我们只是想完成桃花咒,你要他,等我们完成了,把他还给你就是”“王可说。

    周毕精玉的手微微松开,五根纤细的指甲。

    三清道“不要放下我丈夫,我要你们都出去抽烟。"

    我每次见到苏尔,她都是那么暴脾气,可是现在我像她这种暴脾气一样,过来救我,被他们折腾,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周毕伸出锋利的指甲,气势变了,像个难得的大鬼,随时准备杀人。

    王可的怒气越来越重,连我这个外行都感觉到了。

    一阵阴风吹过,大量的鬼魂向周毕凛扑了过去。

    周毕冷如狼,他的手划出一条轨迹,刷刷间,那些鬼像一张纸,竟是尸体。

    多么锋利的钉子,这是鬼武器。

    被灭鬼化为黑烟消散,不留痕迹。

    我被‘王可’一把抓住,她想用鬼魂托住周毕精,和他遁去别的地方。

    这时王可失算了,我手上还有一把匕首,如果我能刺伤她的心,我就能杀死她。

    王可被许多鬼魂附身,眼睛都红了,不知道她会变成什么样子,我现在保护自己,也只能为她难过。

    穆云森是一群被鬼魂包裹着的鬼魂,如果不考虑它们的生存,桃花咒就会变成桃花。

    “低弱不死,我的身体也是你能驾驶的?滚出去!”王可全身上下,发出了一声大吼。

    只见王可,出了一阵狂风,风如有形的刀,王可身上竟然出现了许多刀割伤口,鲜血流了出来,王可的脸上充满了扭曲和狰狞。

    我听到王可的声音,就知道王可回来了!却没有想到,王可居然对自己这么狠。

    一个个黑雾自王可伤口飞了出去。

    王可恶狠的望了一眼四周的鬼,咬着舌头,用拇指顶着舌尖的血迹。

    “太上老君教我杀鬼甚神不伏,鬼甚敢当,急如法。"

    一个玄奥的咒语被王可凭空传来,润阴之中,金光闪闪,威压不绝。

    润音出现了,那自王可飞出的黑雾,全部化作淡淡的烟雾消失,这是一种强大的灭鬼法术,可以把鬼一一灭了。

    这时周毕的手突然搭在我肩上,那细长的指甲吓了我一跳。

    “有了它,就不要离开了。"

    周毕凛的声音很温柔,当我转过头来看的时候,周毕凛化作黑烟消失了。

    在我肩上,一条项链滑落,我不禁本能地接住了项链。

    这是一条已经有些年代的项链,那条红色的绳子已经汗流浃背变成了近黑色,但是绳子的材质不知道是什么,看起来很结实。而在坠子的地方,则是一个方形的银色牌子,牌子上面的图案是一些旧字无法知道的意思。

    来不及多想,把银牌随意地放在口袋里,向王可那边递了过去。

    王可用一招灭掉鬼印的方法,现在已经崩溃了,我以前帮过她。

    “在我腰间背包里有写好名字的药,帮我处理伤口,还会有鬼过来。”王可浑身是伤,而且还在不断流血,她已经虚弱到了极点。

    连伤口都交给我帮她处理。

    现在我才注意到,王可的身体发育相当不错,不过二十岁的时候,却有一些地方已经复活了,雪白的,已经无法将她躺在地上,是十足的。

    我暗暗给了自己一巴掌,这个时候不能乱想事情,要好好分析一下当前的形势,不要把雪风水阵孤立在外面,苏尔已经被王可开车了,王可重伤完全倒在地上,老王昏迷不醒,下一波鬼魅,这就是我人生的节奏。

    对了,我可以破风水阵,让雪不要救我。

    但这是怎么开始的?

    在王可腰袋里拿出云南白药这些有药医治的伤口,我迅速帮王可包扎起来。

    我在一家药品公司工作,帮助人们处理伤口可以说是虐待。

    但王可是个女孩,而我是个大男人,帮她包扎伤口,总有一点放不开,就男女的身体而言,我还是有点害羞。

    在帮王可包扎好伤口之后,我把王可和老王放在了小圈子里,这个圈子不大,放下两人就是极限,我独自在这个圈子里,可以说是心惊胆战。

    天怎么还不亮,下一波鬼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这回谁能帮我。

    拿着王可桃木剑,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有了武器,我没有丝毫的机会也没有,两个人都受伤保护我,那时候我要勇敢。

    唉,想不到我以前是一个热情洋溢的人,现在竟然像一条老狗一样愚钝,心里很累。

    自从王可用出了鬼印法之后,就在殷明阳的周围,已经不寒而栗,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手,又有了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去你麻痹的,今天的劳役真是被当作牺牲了,还想让你把这些鬼,给我拼死一个,给我拼死两个一对,让我,让你麻痹的,我要让你把这些鬼都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君临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