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100分:帝少,宠〕〔巨星小甜妻:前夫〕〔豪门通灵萌妻〕〔绝品全能兵王〕〔校草的专宠:池少〕〔封少,有点甜!〕〔我的外挂是爸妈[快〕〔甜妻来袭:傲娇帝〕〔绝地兵神之藏界风〕〔吞天龙王〕〔神界红包群〕〔一胎三宝:总裁老〕〔[综]卫宫家能不能〕〔豪门天价宠:最强〕〔3岁小萌宝:神医娘〕〔神术武装〕〔最强鬼医:暴君宠〕〔甜宠不停,男神纵〕〔我的魔法时代〕〔仙武之无限小兵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296章 你们什么关系
    来到大厅之后,穆海的脸上充满了悲伤,看来穆叔叔的死,对他的影响很大。

    “穆海,你舅舅他”我欲言又止,问道。

    穆海看着我,拉着我上了二楼,走到自己的房间,在阳台上,我们点了一支烟。

    沉默了一会儿后,穆海说:“杜玥,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

    我眉头微皱,难道穆海也遇到了鬼?不,应该和贾叔叔有关,难道贾叔叔被鬼杀死了?

    穆海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把贾叔叔的事告诉了我。

    穆家在几年前突然变得富裕起来,全靠云南这边的煤矿生意,一切都很顺利,可是就在六个月前,穆家开始出现各种奇怪的事情,一个接一个,同时,穆叔叔的身体突然变坏了。

    原本身体强壮到可以兴高采烈地奔忙一天的贾叔叔,在半年之内,身体变瘦了,要知道在几年前我还是商人的时候,这么辛苦,贾叔叔的身体还不错,可是在最近的六个月里,已经变瘦了。

    请医生过来看看,医生说贾叔叔身体虚弱,需要补更多的身体。

    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也就是大约两个月左右,穆海发现穆叔叔异常,穆叔叔晚上,居然梦游和换气,而且是每天五六个小时的那种疲惫的空气。

    穆叔叔为自己梦游,没发现,这种难说,穆海也没告诉别人,只是在黑暗中限制了穆叔叔的梦游,但是可怕的是,就在今天早上,穆叔叔暴毙了。

    穆叔叔突然死了,穆家其他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穆海知道,穆叔叔昨晚是梦游,而且空中来了各种姿势,这一幕比得上海岛大片。

    穆海知道贾叔叔的死因,但因为他们暗中安装了摄像头而觉得不对劲,所以也不敢说。还好我出现了,他把一切都告诉了我,要我注意。

    听穆海说完,我的后背有一种寒意,穆叔叔这一天的神态举止,我知道是什么情况。

    有人是用鬼来穆家的。而跟桃花咒,跟在我身上,是一样的法术方法。

    原来桃花魅,吸引异性,是改善男女关系的最佳选择,但随着鬼魅法的发展,桃花鬼魅出现了,吸引鬼,用它,抓住鬼的阴灵,还是被鬼抓住了本质。

    穆叔叔显然是被鬼魂俘虏了白素,而且是很久以来,鬼魂一直在穆叔叔的身边,折损着他的身体。

    “穆海你也别太伤心,叔叔死了,悲痛顺变。”我拍了拍穆海的肩膀。

    我们两个人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烟灰缸里已经放满了烟头。

    这时贾舒推门进来,发现我存在。

    “咦?徐总,你怎么来了?是不是让你来了?”贾舒以前在大厅里忙着,没有发现我的到来,现在看不出意外。

    我还在读书的时候,暑假经常跑到穆家,穆家一时间没有这么豪华的房子,但贾舒人很好,经常买好吃的东西招待我,这些年来,贾舒还记得我。

    穆海的父亲是个好人,当时我每天都说,如果贾舒是我的父亲。想想小时候真是天真无邪。

    “杜玥出差,在这里住几天。”穆海说道。

    “没错,徐总,我有个要求,要你帮我,你也知道贾舒达他没有孩子,总拿穆海当自己的孩子一般,他这个老无子的,现在人又走了,需要人留着精神过夜,穆海这孩子是跑不掉的,但是你知道,他胆子小偷小,小时候,他就在你的照顾之下,不被别人欺负”

    贾舒说了很多,语气中充满了对过去的思念。

    我眨了眨眼睛,贾舒你这些年还没变,巴拉巴拉说话的时候,别人都不放在嘴上。

    贾舒说了一堆,见我没有反应,忍不住说:“我知道,让你陪穆海这小子守大厅不是很好,但贾舒我会这样做的,等醒了,大红包不能跑,一定不能少于五位数。”

    听到大红包三个字,我眼睛一跳,红包五位数。

    “贾舒你别说了,我留在一起守大厅,不过先答应了,那红包多好啊,你别说了,你跟穆叔叔在那之前对我没什么好处,就算可以说是我爸爸,我帮穆叔叔守陵也应该是。”

    帮着守堂这件事,我不是为了红包,我徐三是那种见了钱就跳起来的人,告诉你,我是。

    得到我的答复,穆树松了一口气,脸上的不耐烦也缓了几分。

    后来事情就简单多了,一起去吃饭,很多亲戚帮着处理贾叔叔的事务,请吃饭是必要的。

    在饭桌上,我竖起耳朵,听道士说话。

    正常的死亡葬礼,必须暂停三天才能举行葬礼,但穆叔叔却是离奇死亡,而那位道士,请不断劝说贾舒,最好今天下葬,但贾舒并不同意,要求将遗体安放在大殿中,明天将举行葬礼。

    说死者三天的习俗,其实就是怕死者是一种假死的状态,马上下葬就会造成下葬的惨景,其次是希望死者复活,再说一遍,也可以让亲友看到死者的最后一面。

    道士见贾舒如此坚决,不由摇了摇头,不再说话,而是把饭吃了起来。

    但我注意到,道士不时会看我的眼睛,而当我看过去的时候,他会装作没事继续吃。

    那道士,有点奇怪。

    饭后,我带着穆海在拎着牙齿,一边玩手机。

    这时候,道士向我走来。

    道士脸上挂着一颗大黑痣,看起来像是一副山口组的样子,但听贾舒说,道士是镇上最温和的人,以前妖除了魔法很厉害。

    不管别人怎么想,我都很难把这么一个狡猾的皮条客,联想到一句话下来,而且还可能下来,没见老王和王可么,一个小老头,一个大学生,他们俩都是好道。

    “小弟弟,借一步说话。”道士说着,便干脆走开了。

    道士似乎以为我一定会跟他去。

    我觉得道家很奇怪,脚步没有动作。我们去看看,就像朋友一样。

    夜幕已经降临,我们两人站在院子里,互相看得很模糊。

    “你跟国王有什么关系?”大鼹鼠的道士说。他让你来这里了吗?”

    听到王甲这三个字,我忍不住停了下来。王老师一指老王,老王在华南有个外号鬼手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鬼王传人〕〔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杀手兵王俏总裁〕〔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