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星之勋〕〔神级强者在都市〕〔报告长官:夫人在〕〔重生小俏娘:摄政〕〔重生蜜宠:景少,〕〔大道朝天〕〔惹火萌妻:总裁老〕〔娇妻入怀:霸道老〕〔临时老公,吻慢点〕〔北宋大表哥〕〔蜜捕成婚〕〔锦堂归燕〕〔生存进度条[穿书]〕〔绿茵风暴〕〔残王嗜宠:透视小〕〔歆底沉千念〕〔王者荣耀之超级召〕〔报告妈咪:爹地要〕〔都市之时间主宰〕〔替嫁小妻有点甜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302章 放了我的祭品
    ,!

    “不,在我把他带到这里之前,他并没有斩鬼。”我说。

    “那估计有鬼符发现了他的存在,利用他的昏迷,在这里留下了一个斩首的鬼符,搞了个圈套,谁接近谁就会死。”

    王可身边以前没有鬼,但是在黑人园的这段时间里,昏迷不醒的王可身边,出现了这么一个斩首的鬼,看来这是一个黑人照。

    用人救人的心理,让鬼蹲在一边,谁想靠近,就会被砍得不知头;黑人真是阴险到了极点。

    我真不明白,王可怎么会是鬼奴?

    王可是怎么跟鬼沟通的,他可不像我有鬼婚,普通人见鬼都难,别说成为鬼奴。闪光网

    看着昏迷在眼前的王可,我却不能去把他带走,我心里那是一片担心。

    难道我就把王可不管了?不可能,和老同学之间的感情,让我不要单独离开。

    “风儿,有什么办法摆脱被斩首的鬼?我要救王可。“我想,还是决定帮锦鸿,毕竟她是鬼,比我懂得多做。

    彤风儿伸手掏出一根峨眉刺,向王可投了过去。

    只见一道黑影闪过,峨眉刺落在地。

    手中的彤葚,光芒闪烁,那落在峨眉地上的荆棘出现在彤葚的手中。这是魔法,远程回收。

    彤儿摇了摇头,道:“难,唐妮的鬼魂不会让任何东西靠近,就算我放手,估计也救不了王可,不过,这种安排并不像是幽灵符,这唐妮的鬼魂范围,有点像阵法。”

    就在我们不知如何处理的时候,天空中,有一片银色的芒刺向大地,很微弱的光芒反射了整个世界。

    是吗?月光出现在天空中!

    月光的出现十分突兀,在黑暗中仿佛是打开了灯。

    我看到天上的月亮,不由连忙从裤裆里拿出彤儿交给我的锦囊。

    这是彤儿千叮万嘱之间的锦囊,对我来说,我想把它藏在一个离不开我的地方,手机就会掉在口袋里,我想有一天决定把它放在我裤裆里,这是我的乖乖。

    我知道那是鼻烟壶。

    风儿站在一边,脸有些红,她歪着头,眼神飘忽不定,像是想看着我,又像是想不走开。

    看到阳光灿烂的表情,我意识到他们隐藏的东西,似乎有一些精彩的作品。

    拿出鼻烟壶,它竟然发出了光芒,它的光芒直照着天空,而朦胧的月亮在天空中出现了回声。

    这惊人的一幕刚刚出现一会儿,一秒钟?半秒,甚至更短。鼻烟壶消失后的光芒,看起来和普通鼻烟壶没有什么区别。

    但我感觉我的手掌,似乎没有疼痛,彤儿鼻烟壶有神奇的效果。

    借着天空中的月光,我看到他的手掌上,桃花妩媚的痕迹十分模糊,似乎在逐渐消失。

    桃花诅咒在消失,我心里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一直隐身斩首的幽灵,突然露出了身体。

    这是一个幽灵,它的身体被一团黑雾包裹着,即使在月光下,也看不见它,它手里拿着大刀,前几次是用王可把大刀从我身上砍下来的。

    彤图也同时跃出,峨嵋刺针锋相对,向着斩鬼便杀了过去。

    虽然不知道斩鬼图为什么会自动出现,但这无疑是最好的机会,抓住这个机会,我们就可以救出王可。

    我偷偷走过去,尽量避开彤青和斩首鬼的战场,那可不容易处理,一刀砍头,我一个普通人就会被剁成碎片。

    王可只是昏迷在地,我忍不住试着拍了王可几下,这混小子睡得真死,我们这边打得像打仗,他想睡得像猪一样。

    “跟他走。”风儿在喝道。

    砍头鬼大刀的霍霍,彤精那小盘子装不下。

    一斩,一个敏感的戳穿,彤精因为被我缠住斩了鬼,一直在李。继续说下去,风儿就撑不住了。

    不吵醒王可,还想背着他跑。

    “放了我的祭品,离开。”斩鬼粗哑的声音响起。

    我哪里能把王可给留着呢,估计要不是我,王可可能会被砍掉脑袋。

    背着王可,我过去没去别墅,鬼太多了,要是傻了过去,就这么发个头。

    借着朦胧的月光,我一直走着,身后是两个大鬼大战,我考虑不了那么多,先把刘尼古拉斯带走。

    在逃跑的过程中,我看到了一具尸体,从袈裟上可以看出死者是一个和尚。

    和尚是我见过死得最惨的人,肠穿肚烂,死在路边。

    尸体被数量不明的碎片分开,似乎被切碎了。

    “逃不了,他是我的牺牲。”斩鬼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杜玥,我看你,这次你不能跑了。”周毕在我不远处,直接把我扔下去。

    艹,这回猴子在这里多瘦啊!

    摔倒在地,我被周毕子压着。

    周毕子的眼中充满了愤怒,狰狞的抓住了我的喉咙。

    与此同时,彤图身后出现了周毕子,锋利的峨眉刺穿了周毕子的脑袋。

    周毕整个人化作黑烟消失了。

    一部分黑烟缠绕着风儿,只听周毕的声音在不断回荡:“杀了我,对,杀了我,杀了我,你不能转世,你碰我的报应,你不能转世”

    我不明白周毕子的意思,但在向阳的脸上,我知道事情并不简单。

    阳光灿烂的脸虽然变色,但并没有太注意那裹在他身上的黑烟,而是一把抓住了我的脚。

    晴努力之间,我的全身被扯了半米。

    一把大刀砍在我的地方就被拖走了,如果刚才彤精不把我拖走,我的脑袋就被砍头鬼砍了。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但它实际上发生在几秒钟。

    “罪人,你们都是罪人,该死的。”斩鬼嘀咕着,拎着大刀,冲向我跟风儿,其实更准确的说,是冲向我,风儿就在我面前。

    彤灵儿肯定斩杀鬼的趋势,峨眉刺在他手里找了个锐利的角度,想要杀了斩杀鬼。

    我看着彤在挣扎,连忙起身,又背起王可,我们要逃出花园,到外面去。

    “风儿,来吧。”我走了一小段路,在彤儿叫道。

    “把他带走,别回头。”彤精叫道。

    我看着风儿,心里不由一软,把刘尼古拉放在路边。

    这个时候我怎么能去,如果彤可是这斩鬼的话,那我不是罪,不能去,彤闹个机会。

    只要有机会,风儿就可以杀死唐妮的鬼魂。

    看着彤与斩鬼之战,一个大刀,一个敏捷的逃跑,打得那不是花钱。

    我拿起石头,想找个中立的,给唐妮鬼一个杀。

    砖头,才是真正的武林绝学。凭这一招,我吃了大江南北的混混。

    彤精和斩鬼,玩起了狠分,直到过了很久,斩鬼大步后退了几步。

    斩鬼之间的招式决斗,多少有些难敌风儿,但风儿要消灭斩鬼也是不可能的。

    我看这是个好机会,斩杀鬼的距离我只有几米,只要我一跃身间,就能给一砖一瓦的干掉。

    但就在我要动手的时候,一个人影出现在我眼前,那是一个道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重生八零:媳妇有〕〔首席律师〕〔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