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祖〕〔都市之九天大帝〕〔都市梦道剑仙〕〔从坟墓中爬出的大〕〔不遇暗礁何遇你〕〔重生小俏媳:首长〕〔Hi,我的萌系小甜〕〔临时老公,吻慢点〕〔枭妻诱入怀:景少〕〔电影世界大赢家〕〔妙手神农〕〔喜劫良缘,纨绔俏〕〔重生之都市仙尊〕〔岛屿漂流记〕〔绝品透视狂仙〕〔透视极品神医〕〔变身优雅女神〕〔伊塔之柱〕〔汉末之奇谋〕〔茅山末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312章杀死他们
    我换了一身衣服,疏离了,打算找王可问个清楚,我真想知墨王可用了什么法术,可以把我们从地窖里带走。

    “醒来真是要命啊,你可以这样醒来。“老王端着一碗汤,正在我房间里。

    老王你这句话我不想听,帅我,怎么就不能醒过来?

    “那不去了,先喝汤。”老王把汤放进房间。

    我没有办法,只能跟着老王进了房间,喝汤吃药好了。

    问我才知墨,原来王可使用茅山禁制,空间法,把我们都带离地窖,王可现在可惨了,因为使用灵魂,身体脉冲的方式受到伤害,再加上动了禁制,身体线路的方式全部失去了。

    老王说王可墨行都没有,充满了惆怅,不能压抑。

    “我把她送走了,只是不想让她学会毁灭灵魂,这一次用茅山路顶住侧门走了路,没想到小可为了救我,竟然如此这般,是我没心思理她,害得她现在如此。”老王遗憾地说。

    听着王可的话路都丢了,我不禁担心的一抬手。

    墨士的前半部分是以降妖除魔作为自己的职责,而降妖除魔是根据自己的多少来看的。

    如果路上还不够,遇到恶魔,那就是送食物;自古以来,和尚和鬼誓不两立,见面就是互相攻击,没有爱情。

    现在王可的办法都没有了,可以说这一辈子要是再见到鬼,那不是欺负玩吗?而王可脾气这么暴躁,她竟然招惹了不少鬼。如果鬼魂再来找你,王可可以说是走到了一个糟糕的尽头。

    “王可现在在那里?”我忍不住问。

    “她比你醒得早,知墨自己的路都没有,她什么也没说,她刚才说要回学校,我知墨她的脾气,我只好送她坐火车。"

    老王有些事情没有告诉我,王可居然已经在我的房间里,趴在我的身上哭了起来,我胸口的纱布都湿了,估计是王可照的。

    “老王,借你的羊,我要送她。”我对老王说。

    没管老王有没有答应,我下楼,把抽屉里的钥匙直接推车拿出来。

    去火车站。我还没把车停好,周围就有几个乘客。

    “这不是我们徐杜玥,今天谁来接火车站。”傲慢的纹身男拍了拍我的胸口说。

    我把手一伸,把纹身男的手打开,这时我不想搭理这些山口组,我要去见王可,她现在走都没有,不知墨会有什么落魄的样子。不要这样想,自杀吧。

    “嘿,也不让我碰是吧,我告诉你,今天你不能去,我吃了你。”文身男子叫墨。

    几个客人在起哄。

    这群人经常在一起胡作非为。

    “你让开。”我发出一声雷鸣。

    如果在过去,我知墨强龙不是压地头蛇的墨理,而是他们三番五次招惹我,现在我真的很着急,我要见王可,这几个人很烦地在这里纠缠我。

    “我艹尼玛,大声喝到劳动,兄弟们,叫我。”文身男子叫墨。

    上次因为我带了一米七水果的大美女,陈文身男做了生意,一直对我不太满意,这时听到我大叫,不由生气。

    几个人围着我,拳头开始向我打招呼。

    我只觉得身体一阵疼痛,然后有一种血滚的感觉传遍了四肢。

    “杀了他们。”这是一个声音在我脑海中回荡,它不断的回响,让我猛然挣扎。

    我突然抱住一个客串的家伙,拳头疯狂地向他的肚子锤了过去。

    不会功夫的我,只有蛮力,而我的心灵就像邪恶势力的声音一样,不断的迷惑着我,我重重的一拳打在客人的身上,打得他那是破血。

    纹身的男人见我反抗,他也冲向我。

    “还敢反抗,我抓住他,杀了他!”纹身男抱着我说。

    我的身体已经渐渐开始肌肉发达,我越伤这些人,我的身体变化就越大。

    虽然我被纹身男子捏着,但我反手之间,便将纹身男子的衣领揪住,用力抱起他的脖子。

    有一个声音在我的脑海里不断地叫我,要我杀了这些人,用来发泄我心中的怒火。

    “救,救,救我。”纹身男子被我凌空提起,脸狰狞的我,正把他活活拧断脖子。

    其他客人的家伙,见我疯了,哪里敢上来,一个个被我像鬼一样的样子吓得腿脚发软。

    就在我抓住纹身男的脖子的时候,杀了他。

    “叮毒,叮毒,叮毒”铃声响起。

    铃声的声音很有节奏,听着仿佛整个人的灵魂都放松了。

    我全身一松,倒在地上。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天花板。

    纹身男子双脚触地,气喘吁吁。

    几个客人家伙连忙过来,带着纹身的男人离开了这里,他们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女人身影,这个女人打人可厉害了,惹得,惹得。

    “你这个样子,用不着别人,自己是恶魔控制的,是不是很蠢。”王可指着我的头叫墨。

    王可蹲在我身边,穿着长裙,手里拿着铃铛,装出生气的样子。

    “刚才的铃声是?”我不解地问。

    “这丫头虽然没有办法,有些小本事还是有的,镇上的魂器,不错不是;以后不要使用体内的气血灵法,你没有经历过妖魔,没有明确的意境,你就会迷失自我,堕入魔墨,从此变成一个野鬼。"

    王可把铃收起来,伸出手,想把我从地上拉起来。

    “谢谢你。"

    我和王可走到火车站的一个门柱前,各自掏出香烟和鼻烟。

    互相微笑。

    看着王可吸鼻烟,我忍不住说“让我试试?"

    我还是第一次接触鼻烟,一试,有点不适应。

    “不,不,不,我还是抽烟比较合适。”我笑着说。

    “身体不好,不干了。我要退出。”王可说。

    “你的身体”我问,但没有说出口。

    王可说“没事,我做一个普通人,也不错,是你,恭喜你桃花咒。"

    摸了摸王可面前锦囊里的鼻烟壶,我说“这是你的。"

    “送你,对我没用。”王可笑了笑,笑得有几分落魄。

    王可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有点迷糊王可为我打气,还是在安慰自己。

    看着王可,她眉心里还留着灵魂的红印,我说“我不懂墨,你真的不能点菜吗?"

    “别管我,你的身体用气血灵法,已经属于这个世界的人了,而我没有墨,完全与这个世界隔绝,我们是不同的方式,不要想太多,你要注意自己。"

    我跟王可谈了很多事情,都是关于她的。

    也许有人说王可迷路是作孽,如果不是她认为她可以停止召唤魔法,在地窖里作了一次停留,她也就不用迷路了;但我觉得对不起王可。

    她是墨的天才,她应该在墨的墨路上走得很远,如果不是因为她来到了北镇,也许,她仍然是墨的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