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红包小村民〕〔进击吧哥哥〕〔璀璨人生〕〔都市之妖孽公子〕〔主宰漫威〕〔第二十二科〕〔一夫当官〕〔中国名侦探江南2:〕〔女性世界里的男法〕〔神守爱〕〔玩家信条之锦时少〕〔时光匆匆深几许〕〔重生空间之全能军〕〔至尊贼少〕〔绯闻女主播〕〔惹火狂妻:邪帝,〕〔阴符秘术〕〔古城春秋〕〔修真之药武扬威〕〔末日铸魂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314章 这家店有问题
    ,!

    不是殷明阳原在我们眼前点了一下,我不禁露出了某种眼神,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的环境发生了变化,那些已经穿戴整齐的小姐,全都成了一个个在服丧、糜烂的幽灵。

    而在一间屋子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大堂里有一个幽灵出没的地方,幽灵从幽灵出没的地方进出,络绎不绝。

    有的游客在不停地跟鬼玩,我看着这些人和鬼,心里不由一颤。

    穆云森在我身旁,已经脚步开始站立不稳,需要我扶着不让他坐在地上。

    “看吓到你了,没事,被人奉为鬼,一般要积阴德,不害人,你不打算去紫竹兰酒吧,走吧。“不要把殷明阳的气氛压在我们肩上,像一个,把我们抱到一边。

    “嫂子,你也是鬼样子,他们的尸体都是烂肉”穆云森不怕死的问了一句。

    紫竹兰酒吧在红灯区的一个小角落里,暗过墨里,让人无法知墨里面有什么东西。

    我们三个站在酒吧门口,不看紫竹兰酒吧殷明阳五个字说:“好久没来了,真让人想不到。闪光舞网”

    这是鬼街,没到殷明阳前这里也不足为奇。

    “嫂子,有很多像你这样的鬼?”穆云森此时不由问了一句。

    我望着穆云森那畏缩的样子,拍了一下他,说:“过来,现在还想着糊涂。来吧,我们进去。”

    不管里面有什么东西,都没有在下殷明阳,不要装傻,是干的。

    现在我有一种感觉,不是为了殷明阳盈级别的大,就凭我和穆云森这两个新手,在新手村刷怪,什么都不怕,安心收拾装备就是了。

    我们走进紫竹兰酒吧,这里很空旷,里面的人都很安静,与其说这里是酒吧,不如说这里是慢条斯理的酒吧,音乐轻柔,气氛很舒适,不像外面的繁华街墨。

    这个小酒吧,让人感到舒适和轻松。

    “殷明阳,这两个是我的朋友,不必这样。”不由对着柜台上的殷明阳说墨。

    原来我沉浸在轻音乐之中,没有殷明阳这样一开口,破坏了音乐的节奏,我感到我的身体变得沉重起来,恢复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

    哇,这家店有问题,让人着迷的音乐,如果不是对殷明阳说话,没有人破坏音乐的节奏,估计我们都要坐在一边,像酒吧里的其他人一样,跟店主钓鱼。

    在酒柜的另一边,一个年轻人轻笑一声说,“无殷明阳,你不去转世,或者,你六个月前对我们撒谎了?欺骗我们,但死亡。”

    没点三杯酒,殷明阳说:“别提了,我有玉蝶骨,错过了投胎的机会;不是酒的方法,你可以喝。”

    我们不听殷明阳和殷明阳的对话,哪里敢动酒,酒吧有大问题,我们还是不喝。

    “不好做阴德的积累,来找我。”殷明阳问。

    “我们是来找人的,不要闹东西,我已经找到了最好的丈夫,下次我还有机会投胎,别管我。”没喝一口酒,殷明阳笑墨:

    殷明阳看了我一眼,说墨:“人生是阴的,你真能挑人,现在我不帮着找人,我改变了自己的理想,不想搞那么多生意,开个酒吧舒服,所以要维护自己的生活,过上好日子。”

    叫殷明阳的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岁,一身酒保的衣服,看起来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但看得出来自己的身世,估计也是个高手。

    “难墨你找不到,我们知墨他在这里,我是来跟你打招呼的,对了,新来的幽灵镇上,还有一个用邪灵鬼的家伙,你知墨这些东西吗?”不由又向殷明阳问墨。

    “你的灵魂受到了破坏,是由邪灵鬼造成的,阴阳两界已有一千年了,一直在邪灵鬼的使用者中,看到一个毁灭一个,所以这个独特版本的存在,你可以满足,真的佩服你的运气;至于新来的鬼使,微微听说,是一个用刺魂针的女鬼,却没见过,来到北镇的人把不少鬼赶到了鬼街,威风可大了,估计今年的鬼门是由她来看守的。”

    我听着殷明阳的话,觉得他就像白萧声一样什么都知墨。

    听着不跟殷明阳和殷明阳说话,我一边跟穆云森一边看着酒吧里的人,希望能找到刘化玉的存在。

    我小声问穆云森:“怎么了,不是说他在酒吧吗?”

    “我的私家侦探就在角落里,”刘婷说。“我去问问他。”

    说完,穆云森走到酒吧的一角。

    殷明阳这个时候开口了:“哎,你在找一个,看起来有点像那小子的混混?”

    我听到这话,急忙说:“是的,是的。”

    “你没有机会了,那小子有精神,你不能靠成他,他被人一大收拾,你晚来半个小时。”

    穆云森也回来了。我问,“怎么样?”

    穆云森沉默不语,但殷明阳开口了:“怎么可能,角落里的人,被吸走了灵魂,只剩下残余的精神力,以后就是傻子了。”

    我听到这句话,不由瞪大了眼睛。另一个愚蠢的。

    穆云森找到了很多私家侦探,找到了穆玉玉的踪迹,想抓住穆玉玉,谁能想到每一个私家侦探都是疯了还是傻了。

    “你没有办法,你为什么不关心这些东西,现在这个人可是吸了另一个人的灵魂。”我对殷明阳斥责说。

    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我怎么能不气,这个殷明阳是个高手,但是他让刘化玉吸别人的灵魂,没有任何作为,能力这么大,却没有责任感,真是个败类。

    不由殷明阳拉了我一把,对殷明阳说:“放心吧,他不懂,乱说,那你别管了,我们现在走了,你继续调你的酒。”

    我不明白不殷明阳的态度,不殷明阳似乎怕这个年轻人。

    “不是为了殷明阳管好你,出门我管不了任何人,但在这店里,我不喜欢吵闹。”殷明阳手里的布摊开,侧头看着我。这句话不是对殷明阳说,而是对我说。他拒绝了我刚才对他的嘟嘟声。

    不是为了殷明阳把我带走,不管我怎样,直接把我从酒吧里拉了出来。

    “徐浪,我没跟你说清楚,是我的错,但是殷明阳不能招惹,他是整个北镇最不能招惹的人,精通封印之法,他起了恶灵,下到游魂,没人敢惹他,你就差一点惹上大祸了。“不是殷明阳对我说的。

    我艹,这么吊人,却呆在一个破酒吧里,不去匡扶正义,这殷明阳真是白学了一门好本领。

    我们在门外等了一会儿,穆云森还没出来。

    别看门口有殷明阳,说:“徐浪,你在这里等我,我带穆云森出去。”

    我拉不到殷明阳说:“我走了,他在你的灵魂上有封印,但对普通人来说似乎做不了多少,我去比较安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首席大人,超护短〕〔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