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恶灵裁缝师〕〔李大炮的抗战岁月〕〔幻界仙途〕〔暗夜风尘〕〔我在昆仑学生物〕〔篮场执剑人〕〔我的老婆是猪八戒〕〔超级丧尸工厂〕〔未来之王者荣耀〕〔蹭出个综艺男神〕〔重生军少麻辣妻〕〔绝密试验档案〕〔俗眼病〕〔极品农妃〕〔嫡女为谋:将军,〕〔咸鱼翻身的正确姿〕〔甜心圈住爱:恶少〕〔网游之帝国争锋〕〔Boss男配要逆袭〕〔宦海商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352章我还活着
    ,!

    对于原来的田三武,我很了解,他是想知道,我是六十年前人的后代。

    “我叫杜玥,我爷爷从小就叫我杜玥,说杜玥是个很特别的号码,会给我带来好运的,我的祖先也姓许,我的村子里,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都姓许。”

    我是由爷爷抚养长大的,可是我十多岁的时候,爷爷去世了,家里很穷,要爷爷陪葬,更穷的是,我还得辍学,到城里工作。凭着一些小聪明,混到了一个三流公司的副经理的位子上。

    “哦?那在你认识的人当中,有叫夕闻的语言吗?”殷明阳问道,是阴阳分裂之人的祸害。

    “恕我浅薄见识,我还没听说过殷明阳这样的人,原田,你听我说,我虽然怀了骨蛊,但这也是我死缠烂打的骨王,而且得到的,我不是真正的鬼,原田你放开我,我可以做你的手下,我知道你是外国修行者,在这个国家很多不便,有我在,整个北镇的人,我都做得最多。”

    为了生存,我说的是什么样的谎言,只要你能活着,不撒谎,坑拐骗偷,我就毫不犹豫地做。

    宁死不活。这就是我的人生。

    只要不死,就只能活着,一切都是可以再来的。

    “哦,我明白了,你跟他无关,那很好,很好。”殷明阳弯着身子,慢慢离开了我的身边。

    “别走,请帮我止血,我要死了。”我喊道。

    我的手微微一动,却不能抬起我的手,四肢麻痹只是消失了一点,在麻痹完全消退之前,我无法有所动作。

    但在瘫痪消退之前,我必须流血过多而死。

    “你对我没用价值,救你?用什么。”殷明阳笑着说。

    “我有玉蝶骨,你救我,我把玉蝶骨给你。”我急忙说。

    “玉蝶骨?你的身体会被我的灵魂所利用,如水魔吸收了你的灵魂,玉蝶骨自然是我的,你毁了我一个身体,你的身体自然是要奉献的;你是我的好工具,别担心,我会对你的身体好的。”

    殷明阳早就想到怎么瓜分我了。

    “你别走,我有些事”

    “好吧,我对你的事情不感兴趣,当我占领了北镇的人,什么东西不是我的?杜玥,你在我眼里只是一个弱者,弱者,不是活着的人。”殷明阳厌恶的离开了我身边。

    殷明阳心里知道,只要呆在我身边,总会被我纠缠,唧唧喳喳,落在他耳朵里,很累。

    现在殷明阳只等水魔吸收轩儿,然后带走我的灵魂,一切都会结束的。没必要听我在哪里嘟嘟嘟。

    于殷明阳转身离开我。

    丛林旁边,有一个人影晃动着,它的速度如同弓箭一样从弦上射出,直向我靠近。

    “已经到了死亡之墙,也不能不读书,是吗!”骨王的手按在我的头上,叫骂道。

    在骨王的手中,有一股巨大的压力压到了我的头上,骨王在骨王的手中握着我的头,那种力量就是把我的头压得粉碎的感觉。

    “啊!”心中一阵急得刺骨的疼痛,回荡在脑海中。

    骨王的手指在我背脊硬了一排,一条长长的伤疤从大脑传到了骨板上,出现在我的背上。

    背部伤痕的样子,让我痛苦到了极点,那让人感到发麻,直入我的脑海。我隐隐想昏迷过去。

    我肯定我只是震惊了一会儿,因为我的脸上有一种火辣辣的疼痛——头无法控制的疼痛,是掉落在地上造成的。

    伴随着强烈的疼痛,我的身体完全没有了麻痹的感觉。但是骨王的动作还没有结束,骨王的手指在我的背上画了一个十字。

    “是吗,要不是劳动,你别死在这里,你以为爸爸每次都能追上来救你!”骨王嚷嚷着嚷嚷着大叫。

    虽然骨王很吵,但是骨王一刻也没有死,一股灵魂火从它的手中,照着我的后背。

    骨王的灵魂之火已经从我身后延伸出来,遍布全身,火焰和我骨王都聚集在一起。

    我的皮肉渐渐脱落,疼痛消失了,整个人从地上爬起来。

    我和骨王越走越近,最后两个人影重叠在一起。

    我握了握手,微微活动了一下。

    随着我的移动,身体不断地发出罗罗·罗达达的声音。

    身体的火焰逐渐消失,我的骨骼控制能力比上一次要好,只有头部的一小部分火焰无法取消。

    如果我能完全控制住骨焰,那我就能控制好自己的骨体变化,显然这一步,对于现在来说,我还是很难做到的。

    “原田老贼,我活了下来。”我嘴里吐出一些白烟。

    殷明阳看到我这个样子,瞪大了眼睛,怒道:“是你!你是夕闻!”

    随着我与骨王的融合,殷明阳立刻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虽然时间很长,但它已经记录在骨头里的气体,却永远不会改变。

    我一步一步靠近原来的田三武,被插在胸前的刺魂针拔了出来,轩儿,我还是想躲开。

    “我不是夕闻,我是杜玥。”我淡淡的说。

    殷明阳的旁边,有块布在自动飞舞,不断包裹在空气中,似乎凝结成了人形。

    我看着原来的田三武,柱口笑道,“你不要以为,阴阳魂人对我还有作用!”

    骨王帮我管理体内的火焰,三百脉三十分,三气海一切都井然有序,我可以无尽的利用阴气的天地,现在我和以前一样,派出了一个天地。

    既然以前我可以用风火阵出阴阳魂,那我现在也可以这么做了。

    在我的手中,一团火球随心所欲,另一指,火焰的水柱泻下,落在地上,形成一圈火球。

    而在火焰的中心,则是原来的田三武。

    “殷明阳,你说我是弱者,不是活着的,现在,我把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你。”我淡淡地说。

    双手合十,那团包围着原天圣武的火焰瞬间汇聚在一起,汇聚在一起。

    火焰随风卷起,如同一条火龙,这些属性为阴生火,在巨大的阴气空间中,花草之间有一些影响的迹象,草逐渐枯萎。

    坟墓的力量除非到了很强的程度,否则它是无法影响太阳之间的事情的,平时凭空召唤风火,是无法影响太阳之间的人员的,但现在我使用的火焰,力量似乎已经超越了界限,开始影响太阳。

    不,不是我。

    我突然抬头仰望天空。

    天空中死亡的白色眼睛!这时正是自己身体逐渐活动的时候,随着它的移动,这许多天地的生命,都逐渐被抽离,全部被死亡的白眼睛所吸收。

    在商辂坡地的田野里,这里的植被很茂密,这时的植被正在逐渐枯萎,枯萎的速度肉眼看不到,就因为我有眼睛,所以我可以清楚地看到,感知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