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星之勋〕〔神级强者在都市〕〔报告长官:夫人在〕〔重生小俏娘:摄政〕〔重生蜜宠:景少,〕〔大道朝天〕〔惹火萌妻:总裁老〕〔娇妻入怀:霸道老〕〔临时老公,吻慢点〕〔北宋大表哥〕〔蜜捕成婚〕〔锦堂归燕〕〔生存进度条[穿书]〕〔绿茵风暴〕〔残王嗜宠:透视小〕〔歆底沉千念〕〔王者荣耀之超级召〕〔报告妈咪:爹地要〕〔都市之时间主宰〕〔替嫁小妻有点甜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377章 异类灵魂
    ,!

    我的计划二很简单,在这里想办法变成鬼,然后一步一步去偷城隍神谕。

    可能有观众高手会说,你为什么不去鬼那里偷长生花,这不方便吗?

    你问得好,我不想回答。其实就是这样,灵鬼是大能力者,如果被灵鬼发现偷东西,那么轻视灵鬼的,就会是德克。

    这种模式语言我知道的很少,所以可以自由的多练习,以便学习更多的模式语言。

    嘉轩看着我画的图案,摇摇头说:“那可不行,现在没有这个机会,我们跟外人无关,更别说想在里面跑腿了。”

    “这没什么,只要你现在知道谁是负责人,了解他们的管理制度,我就可以申请成功。”

    我想进入城隍庙,选择做鬼是最正确的想法,而面试这种事情,我特别擅长。

    当我们还在车里说话的时候,一只鸟落在窗户上。

    鸟的出现,让嘉轩的脸色不由变了,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嘉轩的手摸在鸟的背上,鸟化作烟雾消散在嘉轩的手里。

    这是一种通讯手段,在阴间没有手机,很常见。这可以是替代通讯,只是不能视频通话什么的。

    嘉轩读了鸟传来的消息,又看了看我,说道:“杜玥,我这里有事,不要跟你去对面的房间,这是关键,你先住,有了身份,我们再商量你想干什么。”

    嘉轩递给我一把钥匙,然后他的身影渐渐化作黑烟消失了。

    我没有去拿嘉轩的钥匙,而是捏了一把印法在手里,身体也化作烟雾消失在原地。

    烟遁,鬼会使用无形的遁法,很多时候看到鬼突然消失,突然又出现了,因为鬼使用烟遁,这个法术可以在短距离内快速移动,掌握这个法术的,一般都是鬼上面的。

    我跟着嘉轩的黑烟,一直飘到另一个城市,在一家银行门前,嘉轩才浮现出来。

    不过我和嘉轩以前所见到的身影完全不同,此时的嘉轩是一个瘦削的老人,西装笔挺,看上去朝气蓬勃,给人的感觉很干净。

    跟在嘉轩面前的难民,是两个人。

    我是锁着嘉轩的气机跟着来的,所以人一定是嘉轩,但就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两张脸。

    银行里似乎有一场灾难,浓烟滚滚,伤亡惨重。

    不仅这条街,还有几条街都被摧毁了。

    大城市有五大区域,街道数量众多,每条街道都属于繁忙地段,每天人流与步行街之间有阳。

    虽然我不知道这里以前发生了什么事。但从现场的痕迹来看,可以估计出一个大概。

    有一场厉鬼和恶鬼级别的战斗,而且人数不止一两个,至少五人,而且银行也派出了至少五人,现场将会遭到如此巨大的破坏。

    “听说,黄公子刚才拿出的血火舞,是那五个家伙直接的,真是个神啊,血火舞在百年难得一见,还没出来,就被雪藏了起来,真想快点找到那五个家伙,血火舞从他们身上抢过来。“路边有些女鬼。

    “不是吗,据说是凤血留下来的,宝宝非常非常漂亮让人动不了眼睛,还以为能在这个时候看一眼宝宝观光呢,可惜了。“三个女人一个市场,这些女人不停地谈论银行被抢的事。

    我自己也想不起来,在流言蜚语中,了解到了一些事情。

    嘉轩进出银行,不断调查现场。

    我还不断地扫视着远处的嘉轩,看着他与卫兵的关系。

    “你叫过来,有点不相信我,其实不管是因为他隐瞒身份,还是想着放弃王毅脉骨,选择当任黄成府的人,他都应该告诉我,他现在的身份是什么;故意隐瞒,给我的感觉不好,而他这些东西,都是在知道我是国王的孩子的情况下。”我对身后的一个黑影说。

    “嘉轩是王道的一只手,他只关心王道,并不是因为一个孩子的出现而暴露身份,也很正常,他不会让你进城隍庙的,不是更正常吗?一个异类生物灵魂进入城神府,等于死了。”

    “我是异类灵魂?你不是也是亡灵骨法的传人,以活魂的形式来到这个地方吗?晚上的味道。”我对身后的影子说。晚上的味道。

    六十年前在北镇的人在昙花一现的鬼影中,和他相识的每个人都知道

    在许多记述中,大都指向一个方向,那就是殷明阳死了,死在任何地方,都是可能的。

    殷明阳死了,死在城隍地区。

    粉身碎骨夕闻言,除非他能让自己的骨头屹立一百年,所有骨头的精华都凝聚成一块骨头,才有重生的可能。

    可是殷明阳没有机会,他的骨头在我手里。以前我抢过来手中的火林骸骨,不是骨头之王,而是不死骨的传人,殷明阳骸骨。

    林火拿起骨头,带着夕郁闻言不死骨精,这样林火就可以通过一根无用的骨头开始明白,甚至可以利用这块骨头,帮助一些白鬼开启智力。

    亡灵骨道是不朽的,但是殷明阳绝对不能做到不朽,在殷明阳复活的时候,如果我把这块骨头捏在手中,殷明阳就会死去。

    一万缺一,这是殷明阳会死的一点,如果我不愿意,我甚至可以控制殷明阳骨骼的身体无法凝聚。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也用不死骨法。

    所有的骨法之间都有联系,要不是骨王故意废除吞噬类似这种法则,不死的骨法修炼者和修炼者之间,怕是吞噬了。但那条法则不再属于这个时代,不死骨法则的法则不允许有同样的残余。

    作为一个新人以后,我真的很想跟夕闻前辈学习语言。

    于是他用了骨王曾经使用过的分化记忆的手段,通过殷明阳骨,强行混合了一个拥有殷明阳和林火记忆的灵魂。现在的森林之魂火,更是殷明阳。虽然记忆不全,但传说中的殷明阳妖,我想见见他。

    在我身后沉默了许久的影子,终于化作黑烟飘进了我的体内。也不能说是在身上,应该说是飘进了我随身携带的匕首。

    夕闻言只能在短时间内出现,似乎记忆不够深刻,灵魂不够强大。

    我看着嘉轩为了应付现场。真的觉得他处理事情太慢了。

    看过一幕,我知道对方是什么来路,但嘉轩和卫兵们还在哪里搜集各种信息。

    抢劫这五个恶鬼并不简单,而且他们拿的东西,也很值钱,我就想着是不是要插上这件事。

    我一个人做不到,但是我有一只背手,实在不行,让殷明阳魂现,按照传说中殷明阳妖的脑袋,估计要帮着找几个恶鬼,应该不难。

    我走出巷子,想和嘉轩谈谈,如果我帮他找到那几个恶鬼,可以让我进城隍庙。毕竟,看到嘉轩的样子,在警卫人群中,似乎已经地位不低了,现在跟嘉轩说话,有很多机会。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让嘉轩知道你跟着他,把周洪飞招回来,通过周洪飞牵扯到这件事中。”夕闻的声音在脑海中回荡,然后消失了。

    听到殷明阳的声音,我脚步一顿,便明白了殷明阳的想法。

    我的身影化作轻烟,向马车那边飘去。

    烟遁这种法术在大城市里是禁止的,只有少数持牌鬼可以使用,一般人不能使用,也不会使用。我不怕被别的鬼看到什么东西,毕竟敢在大城市里用烟遁鬼,肯定有钱有势,警卫也不敢随便查。

    当我回到马车上时,看到白游正在玩嘉轩留下的钥匙。

    “白游,叫周洪飞过来,我有事要问他。”我对白游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重生八零:媳妇有〕〔首席律师〕〔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