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与竹马的互撩日常〕〔无限恐怖轮回重启〕〔王者荣耀之幻龙天〕〔都市小世界〕〔甜婚蜜令:权少宠〕〔萌宝来袭:爹地追〕〔我做的衣服带属性〕〔修道红尘间〕〔独家盛宠:总裁的〕〔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无限之科技主宰〕〔爱如潮水阿正〕〔妖孽之无敌魔君〕〔绝品灵仙〕〔追妻99次:高冷首〕〔乖张医妃倾世颜〕〔战天龙帝〕〔悠悠情不眠〕〔爱我你就抱抱我〕〔原来我很爱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嫁冥 第380章有什么用?
    ,精彩小说免费!

    吴子国这支荒野鬼队伍,对于整个荒野鬼外围来说,并不是一个强大的队伍,但是他们有一个人的秘密行动,给了吴子国他们逃跑的能力,所以吴子国他们敢在大城市里作乱。

    同时也是这个人的原因,吴子国他们有一件事,这就是贫瘠的外围都没有东西,润石;每个玩家都有三块符文石,一是防御的屏障,二是躲避空间跳跃,

    把书收起来,我想以后再看,这本书骨王还没有看过,现在落在我手里,可能是芯片;骨王王八蛋,等我筹够了,劳改也要把你坑回去。

    我收拾了有用的东西,又取出了阴石,用一种叫做储存的法术,用别人的灵魂作为载体,让灵魂变成一个容器,这是骨王记忆的传承,用来炼制魂器的方法,我现在没有炼制魂器的能力,只有这样的方法才能稳定使用。

    阴石被我揉在手中,阵阵阴气波动,一阵不稳之后,阴石变成了一条骨脉传承的独特符文,把那些东西放进了存放符文的地方,一件东西消耗掉一块阴石,还好我看上这里不多,否则,我抢来的阴石不够我用来提炼符文。

    终于把这些符文放进了他的肚子里。

    不断地把灵魂人暗杀,然后开始搜索,有用的东西对我都隐藏起来了,但是阵图、功法什么的,我不在乎;我脑子里有比地面上更多的东西,没有必要增加他们的负担。

    而那些禁锢灵魂的人,我并没有招惹,没有必要拯救灵魂,也不熟悉他们。让他们死吧。

    “有一件事对我们有用。”夕念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顺着殷明阳魂体指的地方,看到了一件破甲。

    这件盔甲有羽毛,我以前故意扔过它。

    “这群野魂竟然去了城隍府,把盔甲给偷了出来;盔甲是我六十年前留下的,我可以激活它,现在它属于你了。”夕闻言盯着盔甲说道。

    我把盔甲拿在手里,又掂量了一遍,如果这盔甲不坏,看起来蛮凶的,但现在却烂成咸金浩,有什么用?

    “这群野魂不但偷走了我的盔甲,而且古尔、陈明烈也偷走了一切。”殷明阳看了看四周被我翻得乱七八糟的东西,自语道。

    居尔不知是谁,但陈明烈这个人我认识,陈果爷爷,我调查过陈果的家谱,大家都跟陈果有关,我知道得很清楚。

    “陈明烈也是鬼?”我问夕闻言。

    殷明阳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我的记忆不完整,和林霍的记忆融合不完整,很多时候我还以为我是林霍,你需要帮我收集一些骨头。”

    我没有理会夕郁的语言,随口问夕郁的语言,心里只是有些疑惑,但这种疑惑是无关紧要的;我不能为了解决自己的疑惑,去帮助殷明阳收集骨精。

    谁知道殷明阳会为我挖个洞跳,还是不帮他。

    “叫程哥的天使,在使用这些野性灵魂集合的时候曾经出现过强大的魂器,野心很大,古尔在六十年前的战意排名中,可是稳稳的排在了前十位,我骗了他很久,他没有跟我下地狱,古尔跟我一样已经魂飞魄散,这个程哥费了那么多心思,这些武器还有什么用呢?这些魂器都是我请振兴石天做的,没有原来的主人只是一堆废物,可能”

    夕闻喃喃自语,但他的语言音量刚好可以被我听到。“可能是什么?”我问夕闻言。

    城隍庙突然冒出一群作乱的人,如果我能帮助城隍庙抓住作乱的煽动者,那我就有很多机会进入城隍庙了。

    “可能是叫程哥的灵魂是振兴石天,但是振兴石天在冥空间,除非有人复活了振兴石天。”

    听着夕闻的语言,我忽然想起,我说的镇星石天的名字那么熟悉,骨王提到,北民镇有三个人可以复活,一个是阴阳师安培晴,二个是被误报的成吉思汗皇帝,最后一个是麦汁最多的。

    “现在有人正在收集这些魂器,如果这个人能够使用这些魂器,那绝对是对坟墓的巨大影响。”

    殷明阳参与收集魂器分为三种可能,阴阳分裂、战争,还有可能是振兴石天的程哥。

    殷明阳奇才倒下,是因为那一场与阴阳师的战斗,而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也与这场战争有很大的关系。

    城隍庙绝对隐藏着千千的东西,荒魂只抢走了这些与六十年前有关的东西,谁相信巧合?

    抢东西,只是城隍庙不在大城市,城隍庙失去了主心骨。

    策划狂魂抢程哥,很能干,他不知道用什么理由,让城隍爷被曹寅地狱的人带走了。

    “不管是谁,这些魂器如果不是老老实实的放在城隍庙里,都是一些危险的物品,拿交战国的盔甲来说,我把灵魂附在上面,有了灵魂印记,这盔甲属于你之后,灾难就隐藏起来了,不过,我们必须参与这件事,放弃,那么危险就是生命。”

    殷明阳的想法都来自于将军,他不想自己的利益,而是更关心人民的安全。

    “杀!”那边的喊杀连连。

    看着那边的战场,我看到了使用异化符文石的每一个野生灵魂,此时已经筋疲力尽,他们与幽灵的战斗已经形成了劣势,一半以上的野生灵魂已经倒下,不一会儿这些野生灵魂就会被幽灵杀死。

    这群麻瓜没有按照我以前给他们的计划去做。跟鬼派硬碰硬,这不是聪明人会做的事吗?

    我抓起盔甲,殷明阳魂体化作黑烟飘进盔甲,破甲光芒一闪,直接钻进了我的体内。

    从主人手中的魂器已经收到属性,可以随着主人的意念,出现或返回身体。

    在我体内,烟雾遁用而出,身影化作淡淡的烟雾消散。

    战场上的人战斗混乱,不要分心注意我这么微弱的呼吸。无论是跑还是做,都不会被人发现,这是我最大的优势。

    避开了这个可怜的幽灵,逃过了一些野性灵魂的注意,我来到了另一边。

    在这里,嘉轩正在不断地施展法术,他是在战场上向每一个黑甲卫士施异教的。

    我的身影出现了,站在嘉轩不远处。

    烟遁有时间和距离的限制,长期使用会伤害灵魂体,除了重要时刻,我一般都不想使用。

    现在的嘉轩,仍然没有发现我的存在,仍然继续修炼。

    “嘉轩,你不要优先救我,而是要把所有的野魂斩杀,给你三个字的机会,否则,我会让你的脑袋动起来的。”我手里的匕首划出一朵刀花。

    嘉轩看到我,十分惊讶,顿了顿。

    “杜玥你怎么来了。”

    ”第一句话。”阴气体内涌动,杀得微露。

    “我不知道你在这里,你隐藏着体内的气息,无法察觉,我不知道,你不能怪我,我真的不知道你在。如果我知道你在这里,就会有人救了你。”嘉轩老头紧张地低下头说。

    嘉轩作为骨王的仆人,比任何人都知道不死骨怪异,他不想得罪不死骨的后代。

    我一步一步靠近嘉轩,同时体内的气息达到了极致,在我手中的那块夕骨的气息,此时也扩散出了波动,我的身体隐隐冒烟。

    “我可以叫你过来,说我一定是骨王的传人,你不但没在意,而且还送我过去塔里,你多吃脑白金,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我的身影掠过黑甲侍卫,匕首刺进嘉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永生不灭〕〔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