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小逃妻:冷少〕〔蔺先生,一往情深〕〔末日小镇长〕〔斗破苍穹之水君〕〔重生完美时代〕〔诸天业务员〕〔重生支配者〕〔我在美漫开超市〕〔变成僵尸穿诸天〕〔人间最得意〕〔恶女休夫〕〔史上最牛轮回〕〔一剑平天II〕〔重生之前方高能〕〔进化之眼〕〔未来天王〕〔异度冲击〕〔口袋之数据大师〕〔鬼医凤九〕〔娱乐圈之女王在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婚来袭:总裁,轻轻亲 第100章故意扔下楼的玻璃
    碎玻璃炸了满身!

    好在是衣服穿得厚,这些因为巨大冲击力而炸开的玻璃渣,只是挂在了衣服上,并没有戳进秦纷繁身体。

    饶是如此,也把秦纷繁和周围的人吓了一跳!

    “小姑娘,你没事吧?”旁边有几个好心的大爷大妈上来问道,“要不要我们给你打120?”

    “我没事。”秦纷繁笑着摇摇头,只是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狂跳。

    她抬头看了眼光暗交错的大楼。

    这些大楼的玻璃都是加厚制作的,不但能隔音,而且玻璃被打碎的几率也大大降低。更何况她这么一看,整栋大楼没有一块玻璃是碎裂的。

    也就是说,这玻璃根本就不是某个办公室掉下来的,而是很有可能是被故意扔下来的。

    刚才如果不是有人喊,大概这块玻璃就会不偏不倚的砸在她的头上。

    秦纷繁越想越觉得汗毛直立,攥了攥拳,蹲身去查看那一堆碎玻璃。

    不是加厚的材质,是最容易碎裂的那一种。

    秦纷繁小心翼翼的将那些碎玻璃拨开,看见一道光闪过,很细微,她照着光源的位置仔细摩挲,总算是被她摸到了一条极细的银线。

    她拿起银线就着月光看了看。

    如果不出意外,这应该是钓鱼用的线,非常牢固,耐力大,不容易折断,如果用它来捆绑玻璃,再合适不过了。

    秦纷繁将鱼线卷起放在怀里,远远看见清洁工过来了,定了定心神,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因为早上有了这个前车之鉴,秦纷繁这一天上班都极为小心谨慎,生怕又有什么东西不小心砸下来,好在有惊无险。等到了下班时间,她才松了口气,也没敢加班,拿了包就走。

    刚出大楼门,就撞见一个徘徊在门口的熟悉身影。

    “修远?”

    林修远看见她出来,眼一弯笑意安和:“纷繁,好久不见。”

    秦纷繁先是左右环视了一圈,确定没什么危险人物或者物品才迎上去:“你怎么来了,是有什么事吗?”

    “我来看看你身体怎么样了。”林修远目露担忧,“那天回去之后,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应该带你去看医生的。”

    秦纷繁怔了怔,心里涌过一阵暖流。

    已经许久没有人这么关心过她了。以前父亲在世的时候,对她也是很好,嘘寒问暖,说她是他的小公主,将她捧在手掌心中疼爱。后来父亲不在了,家里也破产了,她一个人支撑起这个家,照顾母亲和妹妹,后来再嫁给根本不爱她的燕泽阳。

    她习惯了一个人,也不再奢望他人的关心了。

    鼻子有点发酸,秦纷繁掩饰般的低下头咳嗽两声,揉了揉鼻子:“我没事,没感冒也没发烧,你呢,你没事吧?”她抬眸,语气中满是真诚,“谢谢你救了我。”

    “没事就好。”林修远并没有多提救她的事情,仿佛对自己做的好事并不在意。他抬手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不如我们先去吃饭?”

    他问的很自然,就好像两人本来就是要去约会一样。

    秦纷繁差点就脱口说好了,都到嘴边才觉得有点不对劲,及时刹住了。

    先不说她是个有夫之妇,就是今天早上发生的这种事,她都担心再出去会遇到什么意外,自己倒霉也就算了,还连累林修远可不好。

    她刚准备寻个理由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拒绝,手机就在这时响了,是金若兰打来的电话。

    “那个广告拍摄的部分,我有几个细节和你商讨,等下把地址发给你,你记得过来。”她飞速的说完,“啪”的就把电话给挂了。

    秦纷繁叹了口气,无奈的把没说出的话说完,尽管对方没听见:“好,我知道了。”

    虽然今天一点都不想在外面,不过这样正好有理由不去和林修远吃饭,秦纷繁暗自松了口气。

    “怎么,有什么事吗?”

    “有客户紧急找我去谈生意,对不起,没办法陪你吃饭了。”秦纷繁有意咬重“紧急”两个字。

    林修远脸上依然是如沐春风的笑意:“没关系,地点定了吗?”

    “国贸大厦楼下的五月咖啡厅。”

    “那我送你去吧。”林修远说着已经转身,“正好我回家也要经过那里,顺路。”

    他都这么说了,秦纷繁也没什么拒绝的理由,急忙跟了上去。

    林修远拉开车门,示意她先上车,这种体贴的服务简直比燕泽阳的那个混蛋不知好上多少倍。

    秦纷繁不自觉的在心底比较了一下,然后被自己这种想法吓了一跳。

    他又不是在追她,干嘛做这种莫名其妙的比较?

    真是疯了!

    秦纷繁咬了咬唇,看着坐在驾驶座上的林修远,突然间有些好奇:“你平时都自己开车吗?”

    “嗯,我更喜欢自己决定去哪里。”他说这话似乎带着深意。

    秦纷繁似懂非懂的点头,实在还是没忍住把心底的话问出口:“你对所有人都这么好吗?”

    抓着方向盘上的手紧了一下。

    秦纷繁这才察觉自己问了什么蠢问题,恨不得一口咬掉舌头,结结巴巴道:“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只是习惯对人好了。”林修远似乎并未多想,淡淡一笑,“我的家庭比较复杂,只有对他们都好,才能在这个家里站稳脚跟,不被欺辱。久而久之,我就习惯了。”

    “原来是这样,对不起,提起了你的伤心事。”秦纷繁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放下了,连带着坐在椅子上也自在起来。

    人就是这样,希望心安理得的享受别人的好,又不想有负担,虽然听起来很自私,但这也是人没法根除的劣端。

    她吐了口气,转头看向窗外,无意间瞥见了一个眼熟的身影。

    不自觉的支起身子,然而那身影很快就消失在眼前。

    应该是她看错了。秦纷繁苦笑着摇摇头,真是的,怎么会好好的想到燕泽阳那个家伙:“开车吧。”

    林立的树木飞速掠过,林修远的开车技术很稳,稳到秦纷繁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车停在路边。

    林修远转头看向已经熟睡的秦纷繁。

    她昨夜似乎睡得不太好,黑眼圈很重,连这么短短的一会儿工夫她都能睡着。

    抬手看了看表,按照约定时间,她还有二十分钟。

    他抬手调高了空调温度,又脱下外套给她披上,这才静静的看向她恬静的睡颜。

    庄项禹的话,又回荡在脑海中:“你接近她,到底是因为喜欢,还是因为七年前的事情?”

    他不由的伸出手,指肚轻轻碰到了她的脸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华夏战狼项少龙〕〔天骄战纪〕〔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纯阳第一掌教〕〔豪门霸总养女是海〕〔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凌天至尊〕〔回流大时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