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930攻略〕〔蜜枕甜妻:老公,〕〔傲斗天玄〕〔最强狂兵〕〔最强军宠:蜜爱狂〕〔最强请鬼上身系统〕〔二次元女友攻略系〕〔盗隋〕〔无限英雄之无尽征〕〔妙影别动队〕〔军爷撩宠之最强追〕〔为夫来也〕〔九层仙莲〕〔精灵之传奇训练家〕〔掌天龙帝〕〔篮坛史上最强〕〔东方玄奇故事〕〔掀翻时代的男人〕〔女鬼请留步〕〔次元法典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婚来袭:总裁,轻轻亲 第115章最冷的是心
    冷水将全身浸透。

    何慕施打了个寒颤,酒清醒了七分。

    看见秦纷繁狼狈的样子,和看着自己恐惧的眼神,何慕施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心下一慌。

    这里可是公共区域,万一给人看见了……

    他一咬牙,上前猛地扯过水管,另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腕,硬是将她拉到一间厕所里,猛地推进去,然后将门关上,用拖把横插在锁头上把门被抵住了。

    “何慕施,你放开我!”

    秦纷繁砰砰砰的敲着门,何慕施双手攥成拳,深吸了口气,从旁边的放杂货的一间厕所里,拿出维修牌,转身离开。

    他带上女卫生间的门,把维修牌挂在了上面,确定在外面听不到秦纷繁的喊声,才抹了把头上的汗,出门买了件衣服换上,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到了包厢。

    听到何慕施离去的脚步声,女卫生间陷入寂静当中。

    秦纷繁靠着墙壁,缓缓蹲坐在地上。

    刚才在何慕施抢过水管的时候,水也全部洒在了她的身上,此刻被冷水浸湿的衣服紧贴着她的身体,寒气似侵入四肢百骸,冷的她直打颤。

    水顺着头发流淌在脸上,滑入口中,酸酸涩涩的,不知是水还是泪。

    秦纷繁蜷缩着环抱自己,定定的盯着地面发呆。

    何慕施一定做了什么,让人没法进来,她再喊下去,只会体力流失的更快。

    但此刻最冷的,不是身体,而是心。

    秦纷繁想到刚才看见的那个冷漠决绝的背影,好像和曾经的那个站在手术室外的身影融合起来。

    她攥紧拳头,寸寸缩紧,骨关节泛起了青白色。

    他还是那样,狠心,绝情。

    这样的人,真的有心吗?

    寒冷将她的意识一点点剥离,秦纷繁死死的咬着嘴唇,不知是不是咬破了,口中弥漫出血腥味,却仍然抵不住眼前越来越多的黑点,终于头一歪,倒靠在了墙壁上……

    燕泽阳抬手看了看表。

    时间不早了,就算是二轮上菜,也该出来了。

    他看见胖子和梅姐走出来,两人都喝的脸颊通红,插科打诨歪歪扭扭的朝着车边走来:“诶,泽阳,你怎么还没走?”

    梅姐挥着手看向他身后那辆价值不菲的车:“这是限量版吧,燕总可真是厉害,我们这些人是比不上了!怪不得没吃完饭,就这么走了!”

    满身的酒气。燕泽阳皱了皱眉,往她身后瞟了一眼:“秦纷繁呢?”

    “你问她干什么?”梅姐嘻嘻笑,一脸八卦的神色凑过来,“该不会你现在后悔了吧?可是迟了,人家都结婚了!”

    “我知道。”

    “你知道还……”

    “我就是她的丈夫。”

    一句话让梅姐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梅姐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满脸的不相信:“怎么可能,你当年不是说不喜欢她吗?还说娶谁都不会娶她……”

    “你没记错。”姜钦听到他们对话,走过来笑着拍拍梅姐的肩膀,“不过他们现在确实是夫妻,我作证。”

    看姜钦都这么说了,梅姐也不得不相信了:“看不出来啊,秦纷繁还挺有本事。”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冲着燕泽阳眨眨眼,“欸,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那你们俩当年的那个赌约,你不就输了吗?”

    提到那个赌约,燕泽阳脸一沉。

    姜钦嘿嘿直笑:“没错,我还以为我输定了,没想到……泽阳,当年咱们怎么说的来着,如果你真被秦纷繁追上了,就答应我一个要求,现在还算数不?”

    “我从来不会食言。”燕泽阳淡淡道,“你要什么?”

    “没想好,以后再说吧。”姜钦也真没把这件事当真,挥挥手随意道,一边举起手上的包,“这是纷繁的吧,怎么丢在了座位上?我看手机还在里面,还想着过两天送去你家呢。”

    梅姐摸了摸下巴:“我真好奇秦纷繁是怎么把你追到手的,我要好好问问她!”她环顾四周,“她人呢?”

    燕泽阳眉头一紧:“她没有和你们在一起?”

    “没有啊,她去上厕所以后,就没回来了。后来你也没回来,我们还以为你们在一起旧情复燃了呢!”梅姐快人快语,却也后知后觉的发现燕泽阳的表情不对劲,“该不会你们也没在一起吧?”

    燕泽阳眸中闪过暗色,突然间直起身子,大跨步的走进酒店。

    “欸,你去哪儿啊……”

    梅姐的声音在身后越来越小,燕泽阳却好似没有听见,眼底浮现出焦虑。

    刚才他在卫生间听到了秦纷繁和何慕施的对话,何慕施说的那句“当年我们都开房了”,就像是迎面给了他重重一拳。

    他没有听到秦纷繁的否认,这种认知,让他在经过卫生间时,头都没有回一下。

    现在,这种不安感越来越强烈。

    当时他就应该转过身去,把秦纷繁给直接拉走。

    快速走到卫生间门口,上面挂着“正在维修”四个字的牌子。他转身准备去包厢在找一找,说不定她已经回去了。

    一只脚刚跨出台阶,就觉得有些不对。

    如果卫生间在维修,那秦纷繁早就应该回包厢才对。

    黑眸一沉,手已经重重推开了女卫生间的门。

    门吱呀一声打开,并没有燕泽阳所设想的维修的东西。

    但里面却也空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

    燕泽阳眼里闪过一丝失望。

    他转身欲走,却隐隐听到了抽泣声,声音不大,但在空旷狭窄的卫生间里,还是能听的分明。

    燕泽阳眸色一凛,顺着声音方向走到最后一个卫生间门口,“唰”的拉开了门。

    秦纷繁浑身都是水,紧贴着墙壁,闭着眼睛打颤,刚才的抽泣声,似乎也只是无意识的行为。

    “纷繁,秦纷繁。”

    燕泽阳蹲下了身,喊了她好几声,秦纷繁都没有反应。

    焦急一波波涌上来,燕泽阳打横抱起她,不顾她身上的潮湿紧贴着他昂贵的西服,转身就往外走。

    姜钦还在外面,看见他们这样出来,吓了一跳:“她这是怎么了?”

    “有空再说。”

    说话间,燕泽阳已经进了车内,冷声道:“把暖气打开。”

    司机急忙打开暖气。

    车绝尘而去。

    燕泽阳低头看着怀中面色发白的小脸,逆着光,好像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他的心突然间抽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