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京春慢〕〔原来我会玄学〕〔天龙邪尊〕〔快穿攻略:boss的〕〔幽冥少年传说〕〔丫头别逃:霸道恶〕〔我要当天帝〕〔咸鱼的自救攻略〕〔噬灵武道〕〔全能快递员〕〔三寸人间〕〔三界医馆〕〔无限英雄之无尽征〕〔轮回之葬仙〕〔重生未来当专家〕〔魔法者之师〕〔人生修炼手册〕〔神界编辑器〕〔孤掌昆仑〕〔女帝的工程大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婚来袭:总裁,轻轻亲 第150章调查出真正的凶手
    后背靠在车上,秦纷繁看着面前吞云吐雾的燕泽阳,尽量冷静道:“我是被陷害的。”

    燕泽阳用力吸了口烟,烟头瞬间消去一大截,然后将剩余的明明晃晃湮灭在垃圾桶上:“证据呢。”

    “监控室?”秦纷繁想了一下,苦笑,“好像也没什么用,我确实出现在了病房,去看了小蕊,还装了监听器。”

    “装监听器的理由是什么?”

    燕泽阳竟然还有耐心听她解释,让秦纷繁有些意外。

    事实上在最近几次她和姜钦发生争端时,燕泽阳的表现都出乎了她的想象。刚才拉她出来的时候,燕茵茵那个恨不得将她剥皮抽骨的表情,现在还印在她的脑海里。

    “是为了看有没有人会伤害小蕊,事实上刚才,我听见了病房里有动静,所以才过来一探究竟。你们呢,大半夜的怎么会来?”

    “是姜钦打来的电话。”

    燕泽阳皱起眉心:“他说收到了恐吓信,让他带小蕊离开s市,如果不走,就会对她不客气。他不放心,就找我一同去看看。”

    “恐吓信,什么样的?和寄给我的一样吗?”

    看燕泽阳点头,秦纷繁薄唇顿时紧抿,眼里闪过一丝恼意。

    她挺了挺身子:“我有东西给你看。”

    她从口袋掏出那块手绢,塞进燕泽阳的手里:“里面有我在小蕊身上找到的证据,你可以去查一查。”

    燕泽阳打开,看着上面的脱落的宝蓝色指甲油,眸色一沉。

    他收起手绢:“近期你不要再接触姜钦和姜蕊了,否则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我会想办法证明我的清白。”秦纷繁抬眼便撞到他深静的黑眸里。

    姜钦在这时走过来。

    两人默契的同时噤声。

    姜钦看着秦纷繁的眼里满是厌恶:“这件事你们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这样做。”秦纷繁看着他的脸隐在树荫下,半明半灭,“姜钦,我知道你一直不相信我,但你不该利用小蕊,将她至于危险之中。”

    “你什么意思?”姜钦眸中闪过一抹慌乱,但很快就被他掩饰过去,“害小蕊的人,明明就是你!”

    秦纷繁看了燕泽阳一眼,手腕被不轻不重的握了一下,然后看着他上车离开。

    她收回视线,看着姜钦的眼里全是漠然:“我一直以为,针对我的人是燕茵茵,可现在我才知道,原来背地里还有你这么个指挥者。”

    姜钦身子微抖。

    “上次我被你发来的短信叫到疗养院,差点遇险,我还以为是有人复制了你的号码,现在想想,这一切也都是你安排的吧。”秦纷繁讽刺的勾了勾唇,“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帮我树立了何慕施这个敌人。”

    姜钦满目恨意:“如果不是你,小蕊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我真恨当时竟然让你跑了!”

    即便是猜到了真相,但被姜钦亲口说出,秦纷繁心里还是生出一股凄凉感。

    她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已是一片清明透彻:“我会找到证据,证明你是错的。”

    “你别想走!”姜钦大跨步上前拦住她。

    “现在抓我走,我也一样会被保释,你很清楚,只要燕家不想,我照样可以从牢里走出来。”秦纷繁淡淡道,也不管姜钦是如何怒火中烧,“燕家是不会让这样的丑闻公之于众的,更不会让燕家有一个坐牢的媳妇。而且若我出了什么事,你觉得燕家会放过你吗?”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你在威胁我?”姜钦眯了眯眼,眸中闪过杀意。

    秦纷繁动都没动一下,直视着他盛满怒火的眼睛:“虽然我不屑于用这种手段,但不得不说,很多时候非常有用。”她的语气缓慢柔和,“证据在你手上,你还怕我跑了不成?既然什么时候都可以把证据交给警察,不如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调查出真正的凶手。”

    “真正的凶手,不就是你吗?”姜钦低吼道。

    “你心里真觉得就是我,没有一刻怀疑过?”

    秦纷繁的反问,竟让姜钦一时间哑然。

    像是有什么东西梗在喉咙口,吞不下去也吐不出来。

    秦纷繁似是看穿了他心底所想:“既然你有过怀疑,我们就去证实一下。只要能证明我是清白的,之前所有你做过的事情,我都不会再计较。否则我进了警察局,将那些事抖出来,你也跑不掉。如果连你都坐牢了,小蕊不是太可怜了吗?”

    她这番话像是一记重拳,打在了姜钦的心底。

    姜钦脸色忽青忽白,硬是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好,我给你时间,但一旦我发现你出国或者有任何风吹草动,我就算拼上这条命,也会把你送到监狱去!”

    “谢谢。”

    秦纷繁张口,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她每走一步,都感觉后面有人在用仇视的眼光盯着自己,后背像是灼烧了一般,生生发烫。

    就像是吃了柠檬,从牙齿到每个神经都是酸的。

    秦纷繁握紧拳头。

    在这摊浑水里,谁也无法轻易抽身,她以前最恨利用权势压人,如今也不得不这样做。

    她深吸了口气,努力放缓情绪。

    “滴——”

    喇叭按响的声音。

    秦纷繁诧异转头,看见了马路边停靠的车。

    后座车窗摇下。

    “上车回家。”

    秦纷繁抿了抿唇,立在原地半饷,才拉开门坐进去。

    车内升高的温度,让忍了几个小时的窒息感反扑而上。

    她这才发现,原来被冤枉这件事本身,并不是那么难以承受。让她难以承受的,反而是温柔的、细心的,不断侵入的好。

    “你怎么还没走?”秦纷繁声音压的很小,不想被他听出声音里的哽咽。

    燕泽阳从手中的文件中抬起头来,淡淡扫了她一眼:“去办了点事情,又经过了这里。”

    “燕茵茵呢?”

    “她去逛街了。”

    秦纷繁怀疑的盯着他:“该不会你把指甲油的事情,告诉她了吧?”

    翻页的手动作顿了顿,燕泽阳眸中骤然生出冷意。

    秦纷繁等了一会,看他重新又投入工作中,没有回答她的意思,烦躁的揉了揉头发。

    事情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该看到不该看到证据的人,也都已经看到了。除非是能拿到燕茵茵染了指甲油的指甲,能拿出做对比化验,再对上小蕊脖子后那道还没愈合的伤口,否则一切都是白谈。

    时间紧迫,可燕茵茵比她想象中的要有手段,想要接近她,怕是难上加难。

    燕泽阳在她侧头看向窗外时,转头在她的侧脸上定格了几秒,然后低头发了条短信,很快就收到了回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第一强者〕〔君临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