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抢了姐姐七任男〕〔我的疯狂二十年〕〔天价妈咪:爹地闪〕〔魂动九天〕〔重生六零医品军嫂〕〔一夜危情:豪门天〕〔重回1985:麻辣俏〕〔盛世权宠〕〔韩先生,情谋已久〕〔呆萌双宝:首长大〕〔凤策长安〕〔Boss生猛:总裁,〕〔绝色至尊:邪王,〕〔神医小萌妃:帝尊〕〔兔子必须死〕〔地狱打手群〕〔足球卡牌系统〕〔都市强无敌外挂系〕〔甜妻逆袭,霸道老〕〔幸得识卿桃花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婚来袭:总裁,轻轻亲 第233章是来挑衅她的吗?
    看着上面账户人的名字,秦纷繁按灭了屏幕。

    越是走到高处的人,疑心越重。

    燕爷爷也不外如是。

    电话不出十分钟就来了,秦纷繁看见来电人,就知道事情已经成了。

    “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将燕夫人的转账记录,全部打入了她的账户清单中,对付应该已经看见了。”

    “地址呢?”

    “地址我特意进行了加密,对方需要花很长时间解密,目的地是燕茵茵所在的公司。”

    秦纷繁深呼了口气:“非常好,报酬我会立刻打给你。”

    挂上电话,秦纷繁捏了捏眉心,脑袋隐隐作痛。

    她抬头看向阴蒙蒙的天色。

    希望这一切能尽快过去。

    燕母隔了很久才到家,脸色难看的几乎能挤出水来。

    她手中捏着一张银行卡,手中还攥着一份清单,阴沉的盯着秦纷繁。

    秦纷繁正在吃草莓,一口咬下,酸中带甜的汁水在口中蔓延开来,满足的又拿起一粒,像是完全没有看见燕母的脸色。

    燕母“啪”的将清单拍在桌子上!

    秦纷繁扫了一眼,咽下口中的草莓:“这是怎么了?不会是爷爷又说你了吧?”

    “这些是不是你做的?”

    秦纷繁面对质问,面色平静,甚至于还拿起账单看了看:“你这话我就听不懂了,这钱又不是打给我的,什么叫做是我做的?”

    “这些转账,原来根本就不在这个账户上!”

    “那就是在别的账户上咯?”秦纷繁轻描淡写的堵了回去,“这些都是寄给燕茵茵打点人际关系的吧?不管是从哪个账户上出去的,钱给了就是给了,也没什么区别不是吗?”

    “你!”

    一盘草莓很快见了底。

    秦纷繁意犹未尽的擦了擦手,神色泠然:“你这么生气,看来转账的事情,是被爷爷知道了。他对你说了什么?限制了你调动资金的权限吗?”

    燕母眸中闪过怨恨。

    她在燕氏集团是有股份的,所以才能调动这一笔笔钱,给燕茵茵去打通关系,尽早调回来。

    本来这一切都天衣无缝,只要等燕茵茵回来,生米煮成熟饭,燕爷爷想必也会顾念祖孙情不会再把人赶回去。

    没想到,这一切全部毁在了秦纷繁的手里!

    现在她调动资金的权力被燕爷爷给限制了,没有了钱,燕茵茵在国外的日子,她根本无法想象。

    秦纷繁看着燕母忽明忽暗的脸色,靠在软垫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不过没关系啊,她应该会给你钱的。”

    “谁?”燕母警惕的看着她。

    秦纷繁轻笑一声,眸光凌厉:“还能是谁,和你交易的人啊。”

    燕母面露惊慌,但不过几秒,就冷静下来:“你知道她是谁?”

    她带着试探的口吻,看来还没有因为燕茵茵的事而丧失理智。

    秦纷繁身子不易察觉的僵了一下,然后笑开了:“我没有看见她的脸。”她顿了顿,没等燕母完全放松,却又话锋一转,“不过我有录音,去做个声波对比,也不是什么难事。”

    燕母的脸色瞬间煞白。

    秦纷繁站起身来,侧头凉凉的扫向燕母:“迟早有一天,我会揭穿你们的把戏。我很期待,这一天到来时你们的表情。”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她一步步走上楼,踢踢踏踏的声音落在燕母耳中,宛如一道道催命符。

    秦纷繁走进房间,关上门,靠在门上,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真好,从今天起,她再也不用掩饰自己对她们的厌恶了。

    秦纷繁抬手摸了摸肚子,低眸间眉眼温柔:“宝宝,妈妈会为了你,成为一个最坚强的大人。”

    “少夫人。”

    保姆敲了敲门。

    她放下手,转身开了门:“怎么了?”

    “江小姐来了。”

    秦纷繁挑了挑眉。

    江月竟然选这个时候登门,是来挑衅她的吗?

    “我这就下去。”

    秦纷繁关上门走出去,下楼看见江月正在慢声细语的和燕泽阳说话。

    燕母并不在客厅。

    江月看见秦纷繁下来,眸中流露出担心:“纷繁,听说你受伤了,没事吧?”

    “你的消息还挺灵通的。”秦纷繁坐下,“小伤,还特意劳烦你来看我,辛苦了。”

    “没事就好,我给你带了点补品,你要记得喝。”

    秦纷繁勾了勾唇,算是回应了。

    她转头对着保姆道:“妈呢?没有告诉她江月来了吗?”

    保姆面色为难:“刚才夫人上楼时说要睡觉,谁都不许打扰她。”

    “别喊伯母了,让她睡觉吧。”江月温温柔柔道,“我就是来看看你,没事我就走了。”

    “这怎么行,妈昨天还唠叨着说,想见到你呢。”

    秦纷繁对保姆吩咐:“去告诉妈一声,如果她生气,就说是我说的。”

    保姆偷偷瞟了燕泽阳一眼,这才应声去了。

    秦纷繁低头喝了口水:“江月,你的公司怎么样了?”

    “正在装修,打算近日就开业了。只是爷爷那边……”

    “这两天出了点事,你放心,我会抽空和爷爷说明的。”秦纷繁不紧不慢道,一边回头看向燕母房间的方向。

    燕泽阳又和江月聊了一会工作上的事情,不知多久,燕母才走过来。

    和刚才相比,燕母的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还笑着和江月打招呼:“吃过饭了没?”

    “吃过了,是不是打扰伯母休息了?”江月搓着衣角有点局促。

    “没有的事,你们年轻人聊吧,我就不打扰了。”燕母不过说了几句,就想要走,却被秦纷繁喊住。

    “妈,你陪江月聊聊吧,我和泽阳有点事要出去呢。”

    秦纷繁拉了拉燕泽阳的衣袖,掏出手机:“是金若兰发来的,说遇到了点麻烦,让我们去救场。”

    燕泽阳瞥了一眼,还真是金若兰发来的短信。

    那个女人就是个麻烦集合体,帮忙救场倒是常事。

    燕泽阳起身拿起外套,看向江月:“你是在这里,还是顺路送你回去?”

    “你先去吧,我和伯母说会儿话再走。”

    燕泽阳额首,跟着秦纷繁出去了。

    两人刚上车,秦纷繁就捂着肚子叫唤起来:“你等我会儿,我去上个厕所!”

    说完推开门就跑了下去。

    司机从后视镜看着燕泽阳阴沉的脸色,打了个寒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九龙刀帝〕〔武道大宗师〕〔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