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界之靠捡尸升级〕〔bts甜酒果的小太阳〕〔海贼之神级幻想具〕〔撩妻无度:神秘老〕〔碧海侠客传之打鬼〕〔诸天神话入侵〕〔兔子的修仙奶爸〕〔我有一座军火库〕〔漫威世界的九头鸟〕〔飞仙剑途〕〔崛起复苏时代〕〔狼探〕〔影中先生〕〔高手孤寂〕〔人道崛起〕〔丧尸末日请保持安〕〔科技改变异界〕〔新修真大时代〕〔游戏世界里的愿望〕〔异能少女重生:帝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婚来袭:总裁,轻轻亲 第240章别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她深吸了口气:“我觉得他们的关系很平淡,不像是长期合作的样子。”她拧了拧眉,“不过既然愿意投资,可见还是很信任江月的,看样子也是老实可靠,我认为问题不大。”

    燕泽阳淡淡额首,脸上情绪看不出喜怒。

    秦纷繁心里提起的大石头才缓缓落地。

    还好这个凌城算靠谱,才没能露馅。也不知道江月此刻看着这个突然换人的股东,是什么样的表情?

    秦纷繁勾了勾唇。

    他们吃完饭回来,燕泽阳打了江月的电话没人接,刚走进大厅,就看见宋小霜匆匆跑过来,见到秦纷繁时挤了挤眼睛。

    秦纷繁怔愣了一下,迅速掩去眸中情绪,转头对着燕泽阳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好久没见到小霜了,想和她聊聊。”

    “快去快回。”

    秦纷繁应了一声,拉着宋小霜去了边上没人的角落。

    憋了很久的宋小霜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秦姐姐,你知不知道我刚才差点就露馅了?江老板真的太吓人了,我去送水,听说凌城变成了股东,就没忍住多看了几眼,谁知道就被江老板质问,说我是不是知道什么,还好我聪明,给瞒过去了。”

    看宋小霜拍着胸脯一副后怕的样子,秦纷繁眯了眯眼。

    “既然她怀疑了,就让她怀疑到底吧。”

    宋小霜啊了一声,傻眼了。

    等秦纷繁和宋小霜走出来时,江月也已经出来了,正在和燕泽阳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看见她们两个在一起,江月眸中闪过一抹异色。

    秦纷繁急忙松开了挽着宋小霜胳膊的手。

    她扯了扯嘴角,笑的有些勉强:“凌先生走了?”

    “刚才送他走了,刚才我们谈了一下关于和燕氏共同开发的事情,我们都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项目,近期就可以开展了。”

    江月还想在说几句,但一到下午,客户就源源不断的来,她还没说上话,就被叫走了。

    他们看今天也讨论不出什么内容,索性先离开。

    宋小霜送他们到门口,秦纷繁冲她微微额首,转身上了车。

    透过窗户,她看见宋小霜走进去,江月迎了上来,两人似乎说了些什么,宋小霜低着头跟着江月进了办公室。

    门关上。

    江月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你和凌城到底什么关系?”

    宋小霜神色慌乱:“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你应该很清楚,公司的股东并不是这个叫凌城的男人,而是燕伯母。可你见到凌城,没有丝毫惊讶,你敢说,你和这件事完全没有关系?”

    面前的女人收起一贯的温柔,语气有些咄咄逼人。

    宋小霜似乎被吓到了,攥紧衣角,低着头身体打颤。

    大概是看出她的害怕,江月的语调温柔下来:“小霜,你别怕,我相信这件事你也是被迫无奈的,只要你告诉我,是谁让你这么做的,我不会怪你的。”

    “真的吗?”宋小霜抬起头,眼泪含着泪,“江总,你相信我,我真的是被胁迫的。”

    “我相信你,你说吧。”江月带着鼓励道。

    宋小霜抹了把眼泪:“是燕总让我这么做的,她说她要转让股份给这个叫做凌城的人,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让我帮忙把公司的资料给偷出来给她。”

    江月骤然握紧拳头:“她要转让股份?”

    “对,就前两天的时候来公司时告诉我的。”宋小霜紧张的搓着手,“她威胁我,说要是我不帮她这个忙,她就把我的秘密告诉家人。”

    “秘密?”

    宋小霜紧抿着唇不说话,眼里闪过一丝痛楚。

    这痛楚太深,不像是作假。

    江月移开视线:“知道了,这件事我会解决,你出去吧。”

    “那我的工作……”

    “我答应你的就会做到,你可以继续留在这里。”

    宋小霜感激的道了谢,急忙出去了。

    在她离开后,江月脸上的温柔瞬间转化为了狠厉,指甲深深嵌入掌心中,可以看见对面镜子里,自己那张苍白扭曲的脸。

    秦纷繁想到江月得知“真相”后的表情,嘴角忍不住上扬。

    燕泽阳转头看了她一眼,目光幽深:“你在想什么,这么开心?”

    “我在想小霜的事情。”秦纷繁打哈哈,倒还真不自觉的想到了宋小霜,“对了,你和宋怀认识,知不知道他有喜欢的女孩吗?”

    燕泽阳显然不感兴趣:“不知道。”

    “那就是没有咯?那就好。”秦纷繁吁了口气,“看来小霜还是有机会的。”

    燕泽阳眉头一紧:“他们是表兄妹。”

    “是没有血缘关系的表兄妹。”秦纷繁特意咬重了血缘关系四个字,又斜斜看了他一眼,“同你和燕茵茵一样。”

    乌黑的眸子如一汪深潭,燕泽阳眸中闪过一抹无奈:“我和茵茵的关系,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我知道,你心里的人,不是燕茵茵。”否则又怎么会在昏睡时,喊着阿月的名字。

    心里闷闷的像是有硬物压着,秦纷繁丢下这句,便移开视线看向了窗外。

    燕泽阳似乎有话想说,但在看见她冷漠的侧脸时,将话咽了回去,两人一路沉默的进了家门。

    保姆看见他们回来,擦了擦手:“回来的正好,快吃饭了。”

    “我上去换个衣服。”燕泽阳说完上了楼。

    秦纷繁也没在意突如其来的低气压,转头问正准备去端菜的保姆道:“妈呢?”

    “夫人在阳台呢。”

    保姆压低了声音:“我看刚才夫人的表情不怎么好,少夫人您可要当心。”

    自打她之前保下保姆,后来又时不时给保姆带点东西,相比较燕母这种贵族大小姐的傲气,保姆的心自然而然的就偏向了这位平易近人的少夫人。

    这一切都是秦纷繁一手主导,当然知道燕母为什么心情不好,但还是满含感激的朝保姆道了谢,回了房间拿了件衣服泡进水里,然后拿起还在滴水的衣服去了阳台。

    靠近阳台,就听到了燕母说话的声音。

    为了不让旁人听见,燕母有意压低了声音,却压制不住语气里的怒意:“我都说了不是故意的,你咬着不放,既然你认定我会背叛你,我们的合作也没办法继续下去了!”

    “转让股份是给你面子,没把你这个破公司弄垮,以为是我的仁慈了。我警告你,安安分分的工作,别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武道大宗师〕〔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凌天至尊〕〔绝世兵锋〕〔第一强者〕〔顾轻舟司行霈〕〔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