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从奇遇开始〕〔为何偏偏喜欢你〕〔暖心小皇后〕〔变身异界大法师〕〔天下珍藏〕〔氪无不胜〕〔美利坚庄园主的幸〕〔女主播的王牌快递〕〔超神学院:我有漫〕〔洪荒之我不是嫦娥〕〔侠隐红尘〕〔他曾是剑帝〕〔神话血脉〕〔钢铁之序〕〔来吧,试试我做的〕〔不完美艺人〕〔创业吧学霸大人〕〔T与K的邪灵故事〕〔星海剑圣〕〔地府快递员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婚来袭:总裁,轻轻亲 第257章我想要你的命
    秦纷繁一脸的愕然已经告诉了他答案。

    燕泽阳感觉肺里有股浊气发不出来,抓着她的手腕不自觉加深了几分力道,听到了秦纷繁倒吸了口凉气。

    “你做什么,弄疼我了?”

    “疼,你连心都没有,还能知道疼?”

    秦纷繁莫名其妙被怼,心里也生出怒意,狠力甩开他的手,全然不顾碰到了伤口,引发了一阵刺痛:“我到底怎么惹了你了,要这样冷嘲热讽?”

    燕泽阳将药瓶重重放在桌子上:“你是真傻还是故意装的?你说看不出来我对你的心思也就算了,我都已经亲口说过了,你还要拒我于千里之外,你就真的这么怨我?”

    他眼神灼灼的盯着秦纷繁,好像要把她整个人连皮带骨头吞下去一样。

    秦纷繁霍然想起之前偷听到的他和江月的对话,我爱她三个字在脑海中回荡,她的身子颤了一下,前所未有的慌乱席卷了她。

    她移开视线,不想看他,还没平复情绪,就被燕泽阳捏住下巴,愣是强迫她看向自己:“这段时日我思前想后,虽说是确实待你不好,误会冤枉了你,但也到不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你究竟为何这么恨我?”

    秦纷繁一双眼不得不和他对视,嘴唇却死死咬着,几乎要咬破出血。

    为什么,因为她在病床上被迫顺产,苦苦哀求,为自己谋一条生路的时候,他却躺在别的女人怀中。

    可这些她却说不得。

    她只能寻一个可以解释的通的理由:“因为我追了你十年,可你却对我不闻不问;因为我被你伤透了心,再也不敢相信你的话了。这样的理由,你满意了吗?”

    竟只是因为这些?

    燕泽阳自从想通自己对秦纷繁的感情,就在无数个夜里,反复回忆自己究竟做过那些事,真听到她的这些话,倒反而松了口气。

    “只要你肯原谅我,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那我要你死呢?”

    秦纷繁脱口而出,那一刻她脑中浮现出的只有自己躺在手术室上,所见到的铺天盖地的鲜血。

    她好像变成了一个旁观者,就站在边上,亲眼看着自己一点点冷下去。

    她眼里的光芒立刻变成了恨意,一字一顿的又重复了一遍:“如果我说,我想要你的命呢,你给吗?”

    燕泽阳的手蓦然一僵。

    他眼里浮现出沉痛,缓缓松开手:“我竟然不知,你已经恨我到希望我死的地步。”

    这叫一命赔一命。

    秦纷繁几乎脱口而出。

    没有人知道她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把这句话压回心底,但那股隐藏了许久的恨意,却在此时全然爆发出来,让她恨不得一巴掌狠狠打在面前这个男人的脸上,然后痛骂他的负心和绝情。

    但她没有这么做。

    死过一次后,她已经在这重生的几个月里,慢慢的想通了很久之前一直想不通的事情。

    上一世的秦纷繁,始终将爱,摆在比命更重要的位置。

    她为了爱,可以牺牲一切。

    她付出了爱,也需要得到爱。

    但这本来就是错的。爱不是沙漠中的水源,而只是一个苹果。得到了,她可以暂时解渴,没有也不应该绝望。

    没有人应该因为她付出了爱,就给她同等的回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想通这些之后,秦纷繁就感觉豁然开朗。上一世惨死的仇当然要报,但不应该是以没有得到爱为名义。

    她只是为自己谋求一条生路而已。

    所以在极端的愤怒之后,她的面色慢慢恢复了平静:“我不过随口说说而已,你不必太过在意。你的命拿来我也无用,我不过是想借此告诉你,不管过去如何,现在的我已经不爱你了。我知道在这个孩子出生之前,我无法离开燕家,所以我希望在这段时间,我们可以和和气气的相处,至于其他的,就不要去想了。”

    说完这段话,秦纷繁是真正的将一直提起的重担放了下去。

    其实她早就感觉得到燕泽阳渐渐改变的心思,甚至于在听见他对江月说的话后,相信现在的燕泽阳对她确实是喜欢的。

    她甚至于动过念头。如果能让这种喜欢越来越深,或许她可以借由燕泽阳的手,除掉燕母和燕茵茵,打击到那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情敌江月,还有报复燕泽阳当年对她的伤害。

    这个计划看起来非常完美。

    可秦纷繁最后还是放弃了。

    最大的原因,是她不愿意重走曾经的老路,用爱的名义来伤害别人。

    还有一点,是她不得不承认,那段刻入骨髓的爱没有那么容易被遗忘,她害怕自己会不知不觉,再度陷入这个名叫燕泽阳的旋涡里,迷失理智。

    她必须尽快抽离,让自己完全不会被燕泽阳所迷惑。

    所以复仇也好,保护孩子也罢,她都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做到。

    然而相对于秦纷繁的轻松,燕泽阳却是深受打击。

    虽然秦纷繁自从嫁进来开始就一改态度,对他若即若离,但燕泽阳总觉得十年的感情,不会这么容易就忘记。

    以前他对秦纷繁不好,那现在他就对她加倍的好。

    以前没有给她的信任,他现在就加倍给她。

    他自信什么都能做到,可若一个人的心都不在他身上,他还能做什么呢?

    燕泽阳沉沉叹了口气。

    他不是个会懊悔过去的人,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也回不到过去补偿,只能往前看。

    “我不管你现在还喜不喜欢我,我只希望你明白,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纷繁,我是你可以依靠的人。”

    燕泽阳拿起药瓶,轻柔却不容辩驳的拽过她的手,将没涂完的药粉小心翼翼的敷在她的伤口上,时不时吹一吹,然后包扎好。

    他再次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见她面容清冷,这才拿着药起身离开。

    看着合上的门,秦纷繁低头看向手腕上细致包好的纱布,眸中闪过一抹迷茫,但很快又恢复了清明。

    一个月后,秦纷繁又接到了宋怀打来的电话。

    自从上次宋怀答应帮她找朋友调查绑架案的事情后,秦纷繁就一直期待着,她也不忘找人去跟踪燕母以及江月,然而江月此人做事滴水不漏,更为奇特的是,她最终还是并未与燕母达成交易,但公司却意外的起死回生。

    秦纷繁找侦探调查过,说是有一个神秘的老板购买了公司百分之八十五的股份,又投资了一大笔钱,有钱程度令人叹为观止。

    因为没什么进展,所以秦纷繁对于宋怀打来电话有点心虚。

    结果她还没开口,宋怀就给她带来了一个惊天霹雳。

    宋小霜怀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隐婚娇妻:老公,〕〔武道大宗师〕〔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凌天至尊〕〔绝世兵锋〕〔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太子爷的独宠妃〕〔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千亿盛宠:闪婚老
  sitemap